筆下小說網 > 張行白有思全文免費 > 第二十章 坊里行(8)
  “小趙到底是怎么死的?”

  張行上前一步,不顧規矩厲聲逼問。

  “出了人命是不錯,但委實是誤傷。”這姓沈的副幫主看了張行一眼,卻只朝馮庸拱手。

  “昨日間,小趙校尉來送帖子,本來孫倭瓜是準備好生招待一番、套幾句話就送出去的,結果那小趙校尉根本不愿意久留,只轉到側廳強著喝了一杯便要走,便惡了孫倭瓜,然后有不安生的看出來孫倭瓜生氣,出主意要拿小趙校尉立個威,說是將他困在這邊一夜,好今日見面抬個面子……沒成想,小趙校尉死活要走,直接動起手來,而孫倭瓜手下那幾個有修為的素來眼睛長到腦袋頂上,一動手就沒個輕重,把人打傷了!而也不知道是傷到哪出內臟,當時真沒看出來,等到夜里一個不好,只說腹內疼痛的厲害,就直接去了……便是孫倭瓜早上知道后,都沒了主意!”

  張行思索半日,只想到一個詞,那便是生死無常,然后也有一絲自責,若是昨日跟來,或者晚間拿羅盤試探出來后,直接帶著馮庸來索人,會不會就是另外一個結果。

  馮庸也愣在當場,卻在瞅了周圍人半日后才再度開口:“尸首在何處?”

  “在后面花園那里……”沈副幫主拱手做答,畢恭畢敬。“孫倭瓜本想趁著中午見面時,把尸首裝包帶上,路上沉入洛河,做個生不見人死不見尸,沒想到馮總旗來的太快,人手也太多,剛剛只能讓我去后院埋上……正是因為攤上這事,實在是心虛,這才去給老王開了門。”

  馮庸連連擺手:“一事不煩二主,我現在不忍去看,你去將我兄弟好生料理了,用孫倭瓜上次給他娘制備的那個上好棺材,直接送到小趙家里去,他還有個哥哥和嫂子,拿捏住那兩口子,務必給我兄弟風光大葬!”

  “曉得,曉得,都曉得!”沈副幫主連連拱手,便退下去了。

  “丁將軍……你聽到了?”人退下了一陣子,馮庸也發了個一陣子呆,才忽然扭頭去看那位金吾衛伙長。

  “我算個屁的將軍?”丁姓伙長搖頭大笑,根本也是滑不溜秋。

  馮庸冷冷看著對方:“要不我把沈副幫主再喚來,順便將我兄弟從棺材里起出來,然后丁將軍當面再聽一遍?”

  丁姓伙長訕訕收了笑意,還真就側耳聽了一下周邊動靜,待聽著自己下屬們發財的動靜遮都遮不住時,終究還是認真作答:

  “聽到了!這青魚幫平日為非作歹倒也罷了,居然敢青天白日殺官抗法,死光了也都活該!這話無論到靖安臺還是到縣衙,又或者北衙循著我上司來問,我丁全和這半伙子金吾衛兄弟,都能再說一遍。”

  “好!要的就是丁將軍這句話!”

  馮庸點了下頭,再來看立在堂中的自家下屬,語調平靜,語意驚悚。“金吾衛的兄弟們做個見證就足夠了,因為那是給上頭交代的,死的也不是他們的人……而我們卻不同,因為死的畢竟是我們自己的人,我們得給我們自己一個交代……現在,我親自去殺了孫倭瓜,你們幾個,除了老王和剛剛門前第一排沖上去的以外,其余人都去,一人一個,將那些門前拘捕的打手、孫倭瓜的心腹,挨個殺了,不夠就從青魚幫里按名頭接著殺……殺了,就是自家兄弟,不殺,就脫了衣服滾出去……按照品級,我之后,從兩位小旗開始!”

  兩位小旗以下,頗有幾人面色慘白起來。

  但馮庸根本不管,復又重新拔出刀來,拖著往外面走去,眾人神色各異,卻都只能匆匆追上。

  張行是新人,落在后面,待走出堂來立定,卻正好見到馮庸拖刀來到院中被捆縛著的孫倭瓜面前,后者此時挨了不知道多少拳腳棍棒,早已經像個真倭瓜,抬頭看到馮庸過來,似乎還要說些什么,也不知道是準備求饒還是要說狠話。

  但無所謂了,馮庸根本不給對方機會,張行看的清楚,這位總旗明顯也是一位修行道上的人,走到孫倭瓜前,忽然運氣,握刀之手明顯有一絲偏向土黃的變色,隨即彎刀劈下,直直砍向了孫倭瓜的脖頸。

  不過,不知道是孫倭瓜脖子太硬,還是馮庸養尊處優許多年,失了計較,這一刀下去,只將半個腦袋削下,血濺的滿地都是,氣管露著外面都還在鼓動,孫倭瓜的一雙眼睛也睜得極大,逼得馮總旗抽回刀子,復又運氣砍了一刀,才勉強將首級斫下。

  孫倭瓜既死,周圍被捆縛的下屬、親信、打手如喪肝膽,其中一人更是因為雙手被縛松散,直接運氣扯開繩索,然后奮力頂開身前一人,便要逃竄。

  但事到如今,哪里輪得到他來跑?

  四下到處都是人,到處都是棍棒刀槍,逼得此人只能運氣到四肢,將雙手染得發綠,然后攀著墻走,宛如一支壁虎……張行原本只是扶刀肅立不動,但眼見著此人亂竄到自己前方的墻面上,再加上心里始終有一股說不清道不明的郁氣,便干脆轉過身來,劈手從旁邊一名看熱鬧的金吾衛手中奪來一把鋼弩,然后取了一支弩矢,借著單腳一踩,弦子一上,復又抬手一放,便將此人釘在墻上哀嚎不斷。

  只能說,動作熟練的嚇人。

  一擊而中,待回頭來看馮庸,后者正努嘴示意,張行便也不做他想,走上前去,招呼幾個幫閑用哨棒、鐵叉將人叉下,然后一刀攮入那人心臟位置。

  接著,沒有任何意外,一股無形的氣流直接順著刀柄涌來,張行試探性拔出刀來,那股溫和的真氣依然涌入不斷,最后依舊盤踞在胸腹之間。

  身邊亂糟糟的,張行根本來不及感受這股新的真氣是什么屬性,只覺得自己之前還覺得短期無望的第五條正脈隱隱鼓脹,似乎只差幾次沖擊了。可即便是這方面的感覺,也迅速被他拋之腦后。

  無他,待張行轉過頭來,發現身后已經在大開殺戒,一眾青魚幫骨干宛如市場上的雞仔一般被凈街虎們按倒在地,肆意殺戮。

  當此之時,張行只覺心亂如麻,既沒有上前補刀賺便宜的意思,也沒有什么惋惜可憐之意。

  畢竟,這些幫眾平素也注定不是什么好人,他們是這座城市徹徹底底的黑暗面,欺男霸女,逼良為娼,便是做個走私,都忍不住充個臨時的人牙子,往城里拐帶些女子、嬰兒之類。

  張行不能接受的,其實還是小趙的死。

  其實,論關系,他和小趙不過是臨時的同事,雙方甚至還有些相互膈應,跟都蒙那種相識雖端卻托付生死的關系不是一回事;論是非,肯定還是孫倭瓜惹事,甭管是誤傷還是怎滴,到底是他惹出的人命;便是說到稍有自責,這個責任他也大不過派活的馮庸去……但是,不知道為什么,張行心里總為小趙的死有些異樣情緒,而且暫時只能歸于事情發展的太快太突然了。

  青魚幫走的宮中北衙關系,參與洛河走私,只要宮中稍微漏一點點,便是天大的利市,何況孫倭瓜已經做這生意四五年了?故此,甭管張行犯什么嘀咕,都不耽誤這是一場財富的狂歡。

  殺人之后,上下再無顧忌,人人吃的盆滿缽滿,等到中午時分,靖安臺來了一位六品黑綬,控制了場面,居然還能這宅院中抄出成批的上好蜀錦、大量的銅錠出來。

  這還不算,這位黑綬著實眼尖,一眼看出左右兩通偏院的房梁太粗,而且居然是連續的,著人推倒后,居然取出了兩根極粗極壯的上好金絲檀木。

  除此之外,還免不了各方扯皮,各衙門的高層、中層各自皮里陽秋,相互打唿哨,而各部門公人也往來不斷,將事情一遍遍朝著那些當事人問詢個不斷。

  但是,正如馮庸說的那般,總歸是官兵拿賊,總歸是黑白分明……更重要的是,總歸黑道殺了在冊的官兵在先,說破大天去,那也是凈街虎這里師出有名,事出有因。

  便是有些行事激烈,難道還能治罪不成?

  一整日的繁忙,等回到修業坊北門的時候,毫無疑問,坊門早已經封閉,人家劉老哥幾乎是駕輕就熟一般搭上了梯子,伸手拽著,讓張行爬了上來。

  然而,借著對方伸手一拽,爬上墻頭,張行既沒有直接下去,也沒有幫著收梯子,反而就在墻上拉著對方坐了下來。

  “小張這是干什么?”

  劉老哥苦笑不止。

  “心里有些疑惑,老哥是長者,希望能傳授些人生經驗。”張行誠懇以對,然后不待對方推脫便直接發問。“老哥能看出來我以前是當兵的吧?”

  “哎……哎。”劉坊主就踩著梯子趴在墻上嘆了口氣。“看出來了,這又算什么?”

  “我是落龍灘逃回來了,前方二征東夷,已然大敗,而且敗的一塌糊涂。”張行懇切言道。“我不曉得其他路可有全軍而還的,但我們中壘軍委實凄慘,一伙五十人,活命的怕只有我一人……換言之,我是從死人堆里爬出來的。”

  “這真是……”劉坊主認真思索片刻,然后重重頷首。“也罷,我懂你意思……然后呢,為何要說這個?”

  “死人堆里爬出來的,照理說該看輕生死,我好像也的確如此,而且我跟人自薦時也說自己是殺過人的,便是馮總旗那里也看中我的殺伐,可不知為何,我細細想來,又總覺得自己不是那般人……如今日去查青魚幫,明明只要殺人便能獲巨利,可我腦子里卻只為小趙死掉而糾結,根本懶得去殺人。”張行認真以對。“老哥,這對頭嗎?”

  “對頭。”

  劉坊主當即失笑。“你不過是腦子沒轉過彎來罷了……死人堆里爬出來的,一方面是看輕生死,但一方面卻也是看重生死的……看輕的,是對頭的生死,該下手時便下手,因為稍作遲疑,自己和自家兄弟便可能要吃大虧;看重的,則是自己和自家兄弟,乃至于無辜的生死……對照到戰場上,不正是對敵人下狠手,對自家袍澤如兄弟嗎?”

  張行啞然失笑,原來事情就是這般簡單,自己果然是被事情一層層砸在臉上,失了計較——譬如都蒙一死,自己固然認定了要先下手為強的道理,卻是對著對手來的,但都蒙本身死的那般輕易,又何嘗不讓他更加珍惜性命呢?

  自己沒有因為殺人漲經驗就大肆放開殺戒、去尋修行人殺戮,一面固然是防備著這個機制可能有什么反噬后果,另一面,怕也有珍惜尋常人性命的心思。

  只不過,之前自己總是自詡見過生死的,沒有往這里想罷了。

  那一邊,劉坊主見到對方失笑,情知是心思通了,也趁勢抽了手,卻含笑來問別的:“不過這種事情,你怎么想著來問我呢?你該問你家馮旗主才對吧?”

  張行再笑:“老哥說笑了……我從第一日來,便看到你手上老繭,你莫說自己當年不是個跟我一樣的排頭兵……馮總旗可沒你這樣的繭子。”

  劉坊主怔了一怔,也搖頭苦笑,似乎是認下來這個說法。

  “梯子留在墻內,我夜間再出去一趟辦點事。”張行既然心里被點撥開來,便干脆扔下那些糾結,決心求個念頭通達了。“老哥且去歇息。”

  劉坊主點點頭,依言而行,然后二人各自歸房。

  那劉老哥且不提,只說張行入了自己偏院,也不換衣服,只是盤腿打坐,按照之前從秦寶那里‘映證’出來的手段,借助白日收取的那股真氣繼續嘗試沖脈。大約辛苦到雙月高掛,外面再無動靜,這才停下來,然后回屋取了那個羅盤,就直接翻梯子出去了。

  時值初夏,星光半掩,雙月各半高掛,遙相映照。

  附近的大街上,可能是因為白日發生了那般事情的緣故,金吾衛不免稍多,張行躲讓了許久才等到機會,然后依舊來到四個坊的十字大街口,手持羅盤,吟誦出了那句‘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

  咒語既下,羅盤不負眾望,直接彈起,在好幾個方向上晃了幾晃后,最后居然漸漸穩定在了東北方向。

  張行微微一怔……要知道,他此時念頭很清楚,只是想知道小趙死亡的具體情形,好將心念弄通達而已。

  這樣的話,指針指向那沈副幫主所在,指向案發現場,指向正在停靈的小趙家里,指向任何一個當時在場的青魚幫幫眾,都是沒問題的。

  便是四處打轉也都沒問題。

  但是指針偏偏指向了東北面?

  那里有什么?

  不管怎么說了,金羅盤在表面邏輯上基本上不會出錯,張行帶著疑問,捏著羅盤,便向北面行去,而不過走了半個坊的距離,他便忽然止步。

  無他,張行已經意識到了,自己這是去旌善坊水街的路上,是去馮總旗那個酒肆的路上,他剛來神都不過半月,就已經走過好多次了。

  一念至此,張行猶豫了一下,他深呼吸數次,在腦中努力調整了念頭,一連三四個念頭閃過,終于找到一個最合適的新念頭后,這才拿起羅盤,一字一頓,認真重念了一遍咒文:

  “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

  一言既出,指針先是稍晃,然后堅決而又穩定的指向了原來的方向,就好像什么事情都沒發生一樣。

  但是,夜風中,驗證了自己某些突兀想法的張行卻早已經滿身汗水。

  因為這一次,他清楚無誤刷新了念頭,在又一次念起咒語前,他依次修正過的想法分別是——小趙果真是意外送命嗎?若不是意外,讓小趙送命的真兇到底是誰?難不成也在水街酒肆?

  所以,讓小趙送命的真兇到底在哪里?

  羅盤告訴他,還在東北面,水街酒肆。

  這很突兀,但莫名其妙的顯得很合理……因為這樣的話,什么就都對上了。

  PS:感謝李kkkk同學和是逸軒呀同學的上萌,這是本書第34和35萌,前者是老書友,后者是個生面孔啊,還是說小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