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小說網 > 張行白有思全文免費 > 第八十五章 煮鶴行(14)
  “不知錦……不知大人何務至我家山門前?”

  “來抄家。”

  “……”

  “放心,盡量不殺人。”

  張行見到對方有些發愣,而且難得愿意出來交涉,便誠懇以對。“回去告訴你家能管事的,現在外面有四隊十二伙六百江都大營正卒,外加一隊三伙一百五十金吾衛,七名丹陽郡衙役,十九名溧水縣衙役,以及八名自東都靖安臺而來的錦衣巡騎,外加可以隨時調度江都大營軍隊的周副留守家公子一位……請他們自己想好,能做主的主動出來當面與我談,那便是抄家也是可以商量著抄的,否則,雞犬不留……限時在正午之前,我們可以暫且等一等。”

  沒錯,雪后天晴,這日上午,當大軍突如其來的圍上了丹陽虞氏在溧水的主宅家門時,里面出來交涉的居然是個中年都管,而不是虞氏嫡脈的幾個年長者,甚至不是正當年的那幾個號稱虞氏三水的江東才子。

  都管聽了個大概,嚇得面如土灰,肢體哆嗦,一聲不敢吭,便踉蹌轉回家門,而一直等到了太陽臨近正南的時候都毫無動靜,引得外圍士卒躍躍欲試。

  “拿出你周公子的氣魄來。。”

  見此形狀,張行略顯不耐起來,卻是朝周行范周公子埋怨起來。“讓他們老實些,別跟沒見過世面一樣在這里丟人,我來抄家,必然分派妥當……真亂起來,分潤不均,都覺得自己吃虧不說,關鍵是一旦生亂,免不了要損壞物件、遺失錢糧,對誰有好處?”

  周行范無奈,只能去做約束。

  沒辦法的,為了做到一舉成行,造成突襲效應,這次抄家是兵分三路的,白有思一路不提,胡彥帶著金鈚令箭也是一路,然后張行帶著周公子又是一路——換句話說,周公子,本就是張行的金鈚令箭。

  不過,也就是周行范剛剛離去約束其父部屬的時候,大門便再度打開了,然后數名管家模樣的人簇擁著一個面色蒼白、還身著白衣中年人從里面走了出來。

  “罪身白衣虞恨水,見過欽差。”來人失魂落魄,躬身在黃驃馬前一禮。

  “真是人生何處不相逢?”張行微微一怔,但旋即在馬上嗤笑,然后微微拱手。“白綬張行,見過虞氏三水的恨水先生,江上一別,看起來您還康健。”

  對方愕然抬頭,打量了片刻,然后不知為何,居然當場掩面落淚:“原來欽差當日說的竟是真的……我逃回來后,還覺得欽差是在嚇唬我,怕丟人,竟沒有告知家人。”

  “幸好沒有告知,否則就真麻煩了。”張行也懶得解釋。“恨水先生,你要是告知了,今日免不了要血光之災的……不如咱們這般有商有量來的利索。”

  虞恨水搖了搖頭,將眼淚甩的到處都是,費了好大力氣方才收住這些情緒,然后勉力來對:“欽差說要抄家,可有些話卻是要說清楚的……為何忽然要抄家?朝廷……朝廷……朝廷怎么就忽然?我們也沒……”

  說到最后,居然是哽咽難言。

  “恨水先生,咱們倆一見如故,簡直如至親兄弟一般,沒什么不可說的。”

  張行在黃驃馬上居高臨下,認真以對。

  “其實事情沒你想的那么夸張,譬如朝廷視你們為眼中釘什么的……你們還不配……就是這邊江東七郡惹了點麻煩,缺許多糧食,朝廷就派我們下來征糧,結果發現這簍子捅得太大了,實在是沒辦法了,哪里哪里都勻不出來糧食了。然后你看這江東豪強又都被楊斌當日平叛時殺光了,就只剩老百姓和你們了,可是再讓老百姓交糧未免有負良心,只好苦一苦你們。”

  虞恨水搖了搖頭:“我沒聽懂。”

  “你這個家世,聽不懂正常。”張行嘆口氣。“那換個你懂得……上頭要糧食,怕老百姓造反,偏偏你們是窩囊廢,只好讓你們出了。”

  虞恨水想了一下,還是茫然:“話是聽懂了,可是,若只是缺糧,為何不能直接借糧?非要抄家?”

  “因為我直接借糧,你們肯定不愿意借,而且要的急。”張行愈發不耐。“所以先抄起家來,只要吵架了,糧食還能跑出去?”

  話至此處,眼看著對方眼眶又紅了,而周行范也打馬歸來,張行徹底不耐,直接指了下日頭便呵斥起來:“不要哭,我說了,正午之前談不攏,便放大兵進去……你在這里哭哭啼啼,莫不是真想丹陽虞氏三百年文華為了一些存糧便毀于一旦?”???.

  虞恨水立即強行止住了眼淚:“張白綬說,好商量?”

  “是。”

  張行一聲嘆氣,然后揚聲宣告。“我的意思是這樣的,若要我們不動武,便要確保你家中各處,包括你們在各郡城內宅中的存糧盡數上交,至于來圍的此處,不要說存糧,雞鴨羊豬,便是過年的臘肉、咸魚,也一并要上交,練字的鵝、觀賞的鶴,反正是能吃的,都只要當成糧食交上來,一分一毫不能留……留了,便是個死!

  “家里所有銅錢也拿出來,分潤給士卒、金吾衛、衙役,也是分毫不能留,而所有金銀要取一半出來,分給給軍官、錦衣巡騎……但這個不保準,因為金銀可能會多一些,所以碎銀子可能都要分潤下去……這個不能藏私,藏了,我找出來,便要罰十倍!

  “最后,你也知道,我和這位周公子也算是文華之輩,所以你們要拿出傳家的字畫十件,我和周公子每人五件,再來十件珠玉寶物,五件是要給來公的,還有五件要給我們中丞……還有,隨行錦衣巡騎要多一匹好馬。

  若是這般處置,我保證你家宅平安,根基不失,但若是膽敢反抗,便是一刀一矢,也要你虞氏雞犬不留……聽明白了嗎?”

  虞恨水想了一想,認真來問:“張白綬怎么確保能公正執行呢?”

  “打開大門,拆掉前院墻壁,我領甲士五十進入,當著所有人面,一決于目前……如此行止,便是有所失誤,那也足以服眾。”張行昂然以對。

  “如此,我現在就回去稟報。”虞恨水拱手以對,便要在左右都管的扶持下折返。

  而走到自家大門前,他想起一事,復又回頭拱手:“還有最后一問,請張白綬務必告知,是只抄我們虞家,還是江東八大家一起抄掠?”

  “一起的。”

  張行在馬上會心一笑。“抄完你家我還要去抄桓家,其他也有兩路人馬去圍陳家和顧家了,而且都是粗魯之輩去抄……不過,還得說句實誠話,王家和謝家都還有個凝丹高手,需要拿你們做個例子,最后再做處置……”

  虞恨水心中大定,即刻轉回宅中,片刻后,就在張行下令全體架弩之后,丹陽虞氏的祖宅大門到底是午時之前敞開了。

  PS:感謝惡靈再現同學和李律的上萌,以及某乎大V某老師的打賞……提前給大家拜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