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小說網 > 張行白有思是哪部小説的主角 > 第一百一十七章 斬鯨行 (9)
  淮南豪強出身的聞人尋安給張行的印象就像是個小號的陳凌一樣,只是明顯差了陳凌好幾層底氣,所以,這廝裝模作樣了一晚上后,到底還是低了頭,許諾去選趙破陣來做渙口鎮的新主人……對應的,趙破陣的副手輔伯石也代表了淮興幫做出了一定承諾。

  聽意思,大概是說趙破陣掌權后,需要對淮水下游的生意保持克制……應該是走私的生意,只是不清楚是單純的私鹽還是出海進入東夷或者妖族北島的走私……然后給聞人尋安的永德幫保留特定份額。

  對此,張行根本懶得理會,且不說他現在腦子里怎么可能會在意這個,便是在意也不會權欲強到直接插手這個江淮幫派同盟內部事務的份上——說白了,人家根本不是看你張白綬的面子,真正符合游戲規則,讓這些江淮灰色勢力愿意俯首的,本質上還是朝廷的名頭和白氏的威望。

  張三郎很有能耐,大家愿意服從,甚至有一部分人愿意尊重他個人的意愿讓他的熟人撰取最大一份利市,但前提是,他是靖安臺的欽差,還是那位白大小姐的夾帶中人。

  不過,拋開張三郎的想法和什么江湖規矩如何,到了眼下這個地步,趙破陣上位的局面似乎已經成了一大半——聞人尋安拿下,代左氏兄弟出面做事的李子達暗中拿下,加上早早表達了誠意的徐州苗海浪,再加上趙破陣本身,九得其四,其實此番拱著趙破陣上位的局面已經沒有大問題了。

  尤其是李子達此番忽然倒戈,加入角逐,絕不僅僅是帶來一票的結果,更重要的一點是,它打破了原本長鯨幫背離者們的默契。

  要知道,樊仕勇的建安幫,第五昭明的黑沙幫,岳器的長生盟,本質上就是長鯨幫分裂出的勢力,他們相互熟悉,重組方便,而且天然具有繼承者的心理……所以,哪怕是前期有著明顯的分歧,可一旦到了最后,還是很容易媾和與聯盟,先吃下生意再說的。

  但現在,李子達作為長鯨幫內部的原核心勢力,左老大的心腹,忽然選擇單獨出列,就很容易導致原長鯨幫勢力內部的猜疑與困惑,如果稍微用點手段,不是不能造成分裂,從而輕松把控局勢。。

  當然了,說半天,都沒啥意思,因為最大的破局者已經來了。

  翌日一早,張行剛剛醒來,便得到尚未知最后原委的秦寶提醒,說是那個左游又來了。這一次,張行猶豫了一下,沒有再行拿捏……他真不敢了……而是直接將對方請上來。

  雙方見面,微微一拱手,各自坐下,然后等秦寶一走,左游就“開門見山”了。

  “張三郎。”左游拱手以對。“左二爺已經到渙口了,而且已經同意了你的意思,就走白道……”

  張行點點頭,旋即搖頭:“走白道當然是好事,但是你們東夷人對左二爺影響這般大,委實可怕。”

  “這關張三郎你什么事?”左游戲謔笑道。“反正你把自家私人推上去,就要回靖安臺領功勞了……公私兩不誤不就行了。”

  “話雖如此,可從后日開始,我便不知道什么東夷人了。”張行微微探身,懇切以對。“咱們相互不要留言語以外的把柄……君子之約,就這一回生意。”

  左游笑了笑,也跟著搖頭:“我倒是想不同意,可是如何敢去鎮塔天王根底下尋你呢?我連你家倚天劍都要躲著的……東都藏龍臥虎,你根本不必憂心我,好好的升官發財就是。”

  張行點了點頭,然后二人各自沉默了一下,卻又幾乎齊齊欲言。

  “你先說。”左游大度以對。

  “左兄先說吧……”張行努力讓自己看起來很平靜。“左兄談的必然是正事,我要問的兩個,有點像私事。”

  左游怔了一怔,立即點頭:“那好,你要推你那個朋友上位,左二爺已經同意了……不過,左二爺既然回來,若不先行下手,處置一二門下,怕是后日也立不起威權……他忽然要走白路,便不想壞了咱們三家的生意,所以尋我來問問,朝哪個下手,哪個又留下?”

  “要殺人嗎?”張行恍然。

  “是。”左游瞇著眼睛應聲。“必然要殺人的,否則左二爺心中難平。”

  “只殺一個,再嚇唬一兩個就行了吧?”張行有些不耐。“別鬧太過分。真壞了格局,惹出事來,我一個白綬根本兜不住……須知道,我能在此處主持事情,根本上還是年前芒碭山的功勞,算是賞功賞勞,根本不是我本人有多大威望……連跟我一起來的另一個白綬見我吃相太難看都直接甩臉子躲開了,而我家巡檢在上游身邊也是有小人的,龍岡的兵部官員王代積也是個有心的人,把誰驚動了都不好。”

  “有道理。”左游點頭。“那殺誰?”

  “第五昭明。”張行思索片刻,給出了答案。

  “為何是他?”左游詫異至極。“他……殺帶頭的樊仕勇不更好嗎?樊仕勇修為最高、勢力最大,而且是帶頭反的,殺了他,對咱們都有好處。”

  “因為樊仕勇是生意人。”張行平靜給出答案。“岳器也是個生意人;聞人尋安和苗海浪也是生意人;李子達既然能被收買,說明也是生意人;便是我那半個兄弟杜破陣,當日既然能在芒碭山中跟我做下這筆生意,說明他也還是生意人;東海的厚丘聯原本就是地道的生意人……而左二爺和你我也是生意人……只要是生意人,大家遇到事情就可以商議,就可以交易,就可以不用打打殺殺。”

  “原來如此……你是說第五昭明不是生意人?”左游認真來問。

  “不清楚。”張行搖頭以對。“只能說他很想擺出一副不是生意人的樣子,或者說李子達既然投了我,第五昭明便是剩下長鯨幫反叛出那三人中最不像生意人的一個了……我是不想死人的,但如果非要死人,就讓他死好了。”

  “張三郎是有一套的。”左游難得感慨。“未必要殺之前對自家捅刀子最狠的,也未必要殺最大最厲害的,殺一個對咱們將來生意威脅最大的……是這個意思吧?”

  “咱們將來沒生意,只能說是對后日流程威脅最大的。”張行平靜以對。“殺了第五昭明,讓左老大出來選,這樣還是長鯨幫四分,再加上三個外來大勢力,一個淮興幫……剩下一個名額,左二爺有說法嗎?”

  左游聞言便要言語,但旋即心中微動,反而搖頭:“他沒說,咱們就當他沒有。”

  “那就公平選出來。”張行釋然以對。“我只要杜破陣上位,了了芒碭山首尾,還了人情,帶著功勞回靖安臺!”

  左游點點頭,旋即又笑:“我當日走得急,沒想到張三郎芒碭山做的好大事,不愧是人榜上有名的拼命三郎……只有取錯的名字,沒有叫錯的綽號。”

  張行反而搖頭:“那種拼出命來才能做成的事,我是一點都不想多做……”

  “誰不是呢?”左游感慨了一聲。

  二人一起嘆氣,片刻后,還是左游率先醒悟:“你剛剛要說什么……什么私人事情?”

  “我其實是想問左游兄。”張行回過神來,認真以對。“我之前便詫異,你這個修為,還要四處奔走……你當時搪塞我的言語算是有些道理……可現在,你這個修為也要做間諜跑腿嗎?東夷區區五十州,那里這么苛待人才嗎?”

  左游明顯猶疑了一下,但還是認真以對:“有些事情不是你想得那般……和你們大魏一樣,我們也是屬于類似于靖安臺的組織。”

  “我知道,斬鯨坊嘛。”

  “對。”左游點頭。“但問題關鍵不在于這個組織大小如何,而在于它是歸誰指揮……我們是直屬于我們那位大都督的,這就是憑空入了上三品的路子了,平日辛苦一些也無妨……”

  “我曉得了。”張行聽到一半便恍然。“雖然都是大宗師,但你家大都督在國中地位,根本不是我家中丞能比的……大魏東西南北,大宗師便有八個,不管實際如何,也都是表面上一起服從大魏皇帝的,所以我家中丞便是皇叔,也沒那個權威……反倒是你們那里,大都督一個人軍權、神權、特事權一把抓,平白跟國主倒了個個頭。”

  “咳!”左游尷尬一咳。

  “怕什么?”張行不以為然道。“這里是淮上,不是你們東夷五十州的地界……連這個膽色都沒有,做什么生意?”

  左游連連擺手:“還是不說此事了……還有什么要說的嗎?”

  “有。”張行懇切以對。“還有件私事……我是上五軍出身,二征東夷后才轉任靖安臺的,我有個至親的長官待我極好,卻在去年開春的時候死在了落龍灘……他是中壘軍的第二鷹揚中郎將,姓郭,你回去一查就知道是誰……你能不能想個辦法,把他尸骨幫我送過來,給杜破陣便可以。”

  左游聽得有些發愣。

  而這個時候,這張三郎明顯咽了口口水,卻又勉力挪動屁股下凳子靠了過去,并和之前在水杉林一樣,抓住了對方的手,方才顯得艱難,但也顯得懇切來言:

  “左兄,你若能把這事給我辦成了,我……我感激你一輩子。”

  左游沉默許久,然后也誠懇反問:“我多問一句……張三郎既然是二征我們大東勝國的上五軍殘余,為什么不恨我們呢?徐州這里因為有水軍,兩次征發都損失有限,即便如此,民間和江湖上也都對我們恨之入骨,不然我們何至于死抓著一個渙口左氏不放?”

  “就是因為親眼見到落龍灘的慘狀,甚至看到了分山君與避海君的爭斗,才下定決心少拼命多做生意。”張行言語愈加懇切。“因為人命真的是太賤了。”

  “我懂了,我懂了。”左游徹底釋然,并拍了拍對方手背。“此事我盡力而為……今天也不耽誤了,我這就回去,給左二爺一個交代……你安心吧,咱們安安生生做完這趟生意,各自平平安安回去。”

  張行連連頷首。

  左游便站起身來,往外走去,走了幾步,復又在樓梯那里回頭,對著坐在原地不動的張行言語道:“張三郎……你這般能耐,還能懂這個道理,真的是難得!我見過太多豪杰,年長的年少的,自命不凡,結果鉆了牛角尖,反而平白壞了自身性命……你不是問我這身修為為何要做這個事情嗎?實在是家家有本難念的經的,我們國中也是不太平,能借大宗師羽翼躲一躲,沒什么丟臉的。”

  說著,這左游復又拱了下手:“我叫左游仙,是真姓左……有朝一日,咱們換個地方光明正大再復相見,到時候咱們好好喝一杯。”

  話至于此,這左游仙方才悵然下樓去了。

  張行一聲不吭,只是強撐,過了許久,方才勉力起身,卻又躺到了一旁椅子里,癱坐著去看外面重新轉為牛毛細雨的春日雨色。

  就是在這個牛毛細雨中,當天下午,一道藍色的光芒與光天化日之下刺破雨幕,砸入到了新成立的泰和幫幫主李子達家中,但所幸李子達人居然不在家。

  于是,來人只是長劍短劍并用,將李子達的家給拆毀,然后便又騰空而起,當眾飛向了黑沙幫幫主第五昭明的家中……第五昭明猝不及防,只能狼狽逃竄,卻被藍色流光輕易追上,當著許多原長鯨幫幫眾的面,于大街上被長劍砍去一條腿,又被短劍刺穿胸膛。

  這便是聞名江淮的子午劍了。

  接著,這道海藍色的流光居然轉向了長鯨幫總舵,然后消失不見。

  經此一事,渙口鎮上下震動,人人皆知,左二爺回來了。

  幾位幫主,尤其是原長鯨幫出身的幫主,只能潛藏起來,根本不敢亂動。

  不過,就在上下都以為左二爺要大開殺戒的時候,長鯨幫總舵反而一直安靜無聲,連聲吵鬧都無的……一夜無言,翌日一早,也就是原定江淮大會召開日前一天,報名截止當日,一個意料之外卻在情理之中的消息忽然便傳來了。

  左二爺跟朝廷談妥了——他認栽了,只要左三爺能繼續做官,左大爺在新的幫派里還有一個位子,左氏在符離繼續當自己的土霸王,他便不再搗亂,甚至還做出約定,三年內去軍中效力。

  眾人初時還不大相信,但很快,上午的時候,便有人親眼看到左三爺昂然騎馬回了符離老家,然后中的時候,又看到左大爺左才侯的名字出現在了江淮大會報名榜單上,而且還是叫長鯨幫。

  到了下午,張白綬更是直接發出信使給諸位老大,說是左才將殺掉第五幫主極為不妥,已經公開承諾不再動劍,而且明日愿意奉酒賠罪,請大家稍安勿躁,一切都外甥打燈籠——照舊。

  話雖如此,剩下的樊仕勇與岳器,包括李子達在內也全都熄了多余心思,只能戰戰兢兢應聲,不敢輕易露面。

  便是杜破陣也明顯有些慌張起來,說是照舊,但……但好像,好像也只能照舊。

  半日功夫而已,說過就過,到了二月初五這天,春日雨水稍駐,張白綬自出來主持局面,這幾人反而不敢再留在家中。

  眾人匯集在一起,看到左老大和張白綬一起出了長鯨幫總舵大門,一如當日剛來時那般相談甚歡,也是心情格外復雜。

  而原定的江淮大會流程,就在這么一種不少人戰戰兢兢、不少人想跟著看戲,所有人各懷鬼胎的氣氛下迅速展開了。

  先是張行上臺,說是朝廷已經查到原長鯨幫雖有小過,卻無大錯,所以允許左老大與長鯨幫公平參與競爭云云,引來無數掌聲。

  接著按照報名幫會數量,決定爭擂……

  這個過程簡直有些讓人昏昏欲睡的感覺——無他,樊仕勇的建安幫、左老大的長鯨幫、岳器的長生盟、李子達的泰和幫、聞人尋安的永德幫、杜破陣的淮興幫、苗海浪的鐵槍會,外加東海那邊的厚丘聯,這八家根本無人挑戰。

  如果說沒有前天、昨天的事情,估計還能裝裝樣子,搞出一副江淮群豪爭雄的戲碼,但昨日那般情況,誰還敢冒頭?誰還敢花心思演戲?

  最后,就是幾個小幫會,相互輪戰了一圈,最后由黑鯊幫的沙大通成功勝出,頂替了那個黑沙幫的第五昭明,成功摘到了最后一席。

  原本以為要折騰半個月呢,結果一上午就了事了,也是格外敷衍了。

  但也算是省事。

  九席早已經列好在長鯨幫大門前的高臺上,眾人落座,依然小心翼翼不好開口,只是紛紛去看狀若無事的張白綬。

  而就在這時,左老大左才侯卻忽然起身,且面無表情,主動開口:“上午太順利了,愚弟定的是下午過來賠罪,我的意思是,我們何妨先選出來真正當家的,請他代我們與我二弟交涉,也好為第五兄弟討個公道。”

  這話信息量太大,眾人聽得一時轉不過彎來。

  但下一刻,隨著左才侯的下一句話,所有人便都醒悟過來。

  “我覺得杜破陣杜老大是個真正的豪杰。”左才侯伸手一指,直接指向了自己對面的杜破陣。“我投杜老大一票,也請杜老大許我一份生意。”

  杜破陣怔了一下,卻是瞥了一眼似乎有心事的張行后立即起身拱手行禮:“多謝左兄恩義,這一票,我受下了。而我個人的票也不作假,就是要投給我自己,也請諸位多多支持。”

  情況急轉,儼然是驗證了傳聞,所以其他幾席,或是沉默,或是嘆氣,但都不再沉默。

  “我也投杜老大一票。”沙大通第二個起身。“只求杜老大事后賞口飯吃!”

  沙大通既然帶頭,便已經有了三票。而接下來,本就有約定的聞人尋安、李子達、苗海浪三人緊隨其后,便是六票。這時候,被嚇破膽的岳器也立即跟上,隨即,厚丘聯的那位東海富商也笑呵呵的選了杜破陣。

  最后,居然是在剛剛坐下不到片刻后,便已經定下了八票歸屬,還全都是杜破陣……這時候,所有人理所當然一起來看最后的樊仕勇。

  樊老大面色一陣青一陣白,屢次去幾個有利害關系的人,卻始終得不到回應,最后想了一想,也只能站起身來,努力來笑:“既如此,我便湊個九全九美……我也選杜老大!”

  張行忽然抬頭,帶頭鼓掌。

  掌聲稀稀拉拉響起,所幸,幾位老大一鼓掌,下面圍觀的不知道多少還沒反應過來的幫眾立即呼應,也跟著鼓掌……雷鳴般的掌聲中,甚至有人以為剛剛開幕。

  掌聲停下,左老大既當選了老大,猶豫片刻,卻又朝張行誠懇一拱手:“張三兄弟……我們不是九選一,而九選九,幾乎相當于九幫聯合……我書只小時候讀了三四年,不懂得典故,請張三兄弟給我們這個大幫會起個新名字吧!”

  張行四下而望,早已經看到擠到臺下的左游,心里已經開始撲通了,但還是勉力來笑對:“九家里,七八家都在淮右,就叫淮右盟吧!簡單直接!”

  左老大一時大喜,其余人也要恭喜。

  而也就是這時,一直在張行視野中的左游忽然跳到臺下,恭敬拱手:“恭喜杜老大,且稍等一等……張白綬、左大爺,你們看,這是誰來了?”

  說著,居然伸手往遠處碼頭方向一指。

  臺下人自然不清楚怎么回事,但臺上那些老大卻迅速為之色變,齊齊起身,看向了碼頭方向。

  而果然,就在眾人目視之中,碼頭上一條烏篷船內忽然蕩出一道足足一丈開來的藍光,將船頭篷布斬斷,接著一名身負長短兩柄劍的白衣秀士輕松一躍,自船內跳上了碼頭。

  張行怔怔看著來人,大約猜到是怎么回事,卻不敢確定,便準備十二分小心以對。

  但也就是念頭一轉的片刻,忽然間,一道淡黃色的光芒從眾人頭頂閃過,宛如流星一般直直砸到了那人身上……那白衣秀士猝不及防,當場落下一腿,然后奮力拔劍,卻又被人當頭一刀斬下,宛如殺魚切肉一般剁成了兩瓣。

  所有人全都目瞪口呆。

  而下一刻,一個年約三旬的中年人自碼頭上回頭,手持長刀放聲來對:“那個張三郎,你中計了,這個不是凝丹的左二,枉我受你家巡檢托付,守了你許久!”

  張行目瞪口呆,然后忽然回過神來,去看距離自己只有十幾步的左游。

  左游當然也愣在當場,還沒反應過來。

  事到如今,張行還能如何,只能不顧一切,趕緊放聲回復:“這個左游才是真的子午劍!”

  說著,便欲往臺下去逃。

  結果,那左游面無表情,頭都不回,只是一回手,一股海藍色的真氣便忽然涌出,宛如實質海水一般將張行整個卷起,抓在手中。

  下一刻,一道藍光順著淮水直沖下游。

  而那中年人反應過來,只是一跺腳,也是卷起一道淡黃色光芒,緊緊追上。

  PS:大家晚安,吃好喝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