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小說網 > 張行白有思小説免費閱讀全文 > 第四章 踉蹌行(4)
  話說,張行自打前幾日穿越過來,又是神仙又是天災又是戰爭,本就小心翼翼,既得了提醒,且剛剛又親眼見到殺人如殺雞,更添忐忑。可折騰了這么多日,到底又困倦的利害,心里更加清楚,若不好好休息,反而沒有底氣。

  故此,稍作思索后,張行只將一個凳子放在門后虛堵,然后將床上的稻草、被褥取下,攤在門側后那邊地上,再將衣服、頭盔、長柄眉尖刀擺在靠內一旁,才稍微放下心來,躺下休整。

  而可能是太過于疲倦了,這剛一松懈下來,整個人便立即昏沉入睡了。

  但忽然,也不知道昏昏沉沉睡了到底多久,隨著房頂一聲鳥叫,穿越者陡然驚醒,而下一刻,他清楚的聽到門外有些許動靜,便立即握住了樸刀刀把,暗暗支起身子。

  一只手從門縫里伸入,將凳子挪開,然后近乎虛掩的門被緩緩推開……此時屋外似乎已經雨停,所以不知道是月光還是星光,將一個人影清晰的映照了出來。

  隨著此人進入,這些日子一直走在最后的張行幾乎是瞬間在門后認出,這是那個王姓矮子,跟都蒙之前提醒過的韓姓高個同為長水軍伙伴,中午還來幫自己鋪了稻草的,但此時回憶卻讓人脊背發涼。

  除了被門口,屋內一片漆黑,王姓軍士入得屋內兩步,直接拔出匕首,小心向床的方向摸索過去。

  見此情形,躲在門后面張行再無多余可想,他又等了一息,瞅著屋外并無其他人跟入,也無其他人影,便猛地站起身來,然后反手抽起長刀,幾乎是按照某種肌肉記憶往對方身后奮力一劈。

  但一刀劈出,張行便心中冰涼起來……原來,鄉村人家的小小偏房,又是門后逼仄地方,根本掄不開眉尖長刀這種半長武器,一刀下去,刀鋒撞上夯土墻壁,動作變形,反倒把張行自己給彈了個踉蹌。

  所幸王姓軍士也嚇了一跳,沒有抓住第一時間反擊,而待此人醒悟過來,提起匕首來刺時,張行也早已經棄了刀,慌亂拿頭盔去擋。

  匕首碰到頭盔,剌出一道火星,順勢偏離,張行不敢怠慢,趕緊伸出另一只手去捏對方持匕手腕,兩手相接,結果對方也伸另一只手來搶頭盔,最后就是四臂交叉,二人扭在一起,偏偏房屋窄小,幾次扭打后,干脆又滾翻在地。

  也就是此時,滿腦子空白,幾乎只憑本能搏命的張行只覺胸腹之間的那股所謂真氣再度涌出,卻是順勢使了出來,真氣沿著某種管道在雙臂打了個回轉,重新轉回胸腹,形成一個循環,而被所謂寒冰真氣充盈了的臂膀也是瞬間氣力大增,即刻將對方壓制了下去,拿著頭盔的手也掙脫開來。

  “你……”

  察覺到什么的王姓軍士大吃一驚,然后張口不知道是要呼喊還是要說什么。

  但張行得勢不饒人,一面按住對方持匕手腕,一面運行真氣,掄起頭盔,朝著對方面門奮力砸去,連砸數下,這王姓軍士便沒了動靜。

  可黑燈瞎火之下,張行根本不敢去賭,又反復砸了數十下,直到手下感覺不對,這才散開真氣,然后喘了一氣。

  片刻后,他將尸首拽到門內月影之下,才發現對方的腦袋早已經被自己砸的稀巴爛,雖然看不真切,卻明顯都成某種果凍狀了,而且還在月光下散發出絲絲寒氣。

  當然,此時也顧不了許多,張行強壓胸腹中的嘔吐之意,甚至來不及看一眼夜空,便拎起眉尖長刀,尋到匕首,戴起黏糊糊的頭盔飛奔出門,然后踏著泥濘地面往記憶中都蒙落腳的房子而去……自從穿越過來,這個頭盔就沒干凈過!

  轉到目前,剛剛奔出來幾十步,不遠處那間夯土茅草房便忽的火光一閃,繼而嘈雜聲、呼喊聲、怒吼聲不停。

  這讓張行陡然一驚,繼而加速前行。

  可即便如此,等他來到房前,卻似乎還是晚了——莫名房頂著了火的茅草屋前,拎著一把滴血短劍的韓姓高個軍士恰好滿臉獰笑著從門走出。

  當然,他的笑容立即凝固在了臉上,因為他也看到了張行。

  張行深呼吸了一口氣,再度掄起手中眉尖刀,對面的韓姓軍士不敢遲疑,趕緊來迎。

  雙方在房前空地上一交手,韓姓軍士便吃了大虧,因為戶外空地,正適合長兵器的使用,眉尖刀只是一掄,韓姓軍士抬劍一擋,便被崩開了兵器,自己也一個趔趄倒地。

  不過,后者絲毫不慌,就地一個翻滾,逃回看屋頂冒煙的夯土草屋。

  屋內必然有都蒙的長柄武器,更要命的是,都蒙此時是死是活也不好說,張行根本不敢給對方留時間,直接扔下長刀,捏起匕首追了進去。

  甫一追入,不過是半步踏入房內,濃煙黑幕之中,韓姓軍士便又反身從屋內撲了出來,儼然是算計準了,以為張行傷勢未足,先逼迫張行棄刀,再引誘進來肉搏。

  這一次,張行有了經驗,絲毫不慌,立即運行真氣到四肢,與對方在門前翻滾纏斗。

  可肉搏剛一開始,穿越者便更一步意識到了對方推入房內的原委,因為就在施展寒冰真氣的同一時間,他同樣察覺到了對方四肢力量的陡然提升,而且有一股熱力從對方四肢那里涌來,熱力遇到自己的寒氣,相互抵消。

  非只如此,張行這里只覺稍一放緩真氣,對方熱力便順勢侵入自己身體,反過來灼熱難當,氣力不支。

  門前的爛泥地中,二人亂做一團,時而站起角力,時而翻滾撕扯,火光與月光之下,雙方都能清晰看到對方眼中的驚愕,而與此同時,兩人都只能奮力催動真氣,相互消耗不停,不敢有絲毫停滯,也不敢有絲毫脫戰逃竄之意。

  一時間,居然是個僵持局面。

  到了這個時候,其余兩名潰兵早已經聽見動靜過來。

  且說,張行不是傻子,這兩天他暗自運行這勞什子真氣,早就意識到,這點真氣固然有奇效,但以眼下的層次來講,絕不是什么一使出來就天人兩別的地步,掄起大刀下來,照樣擋不住……而此時,他根本不知道剩余兩名潰兵是什么路數,有沒有勾結?

  一念至此,張行一面與對方僵持,一面卻又趁勢放開喉嚨:“你們傻站著干什么?這姓韓的不地道,想裹挾著我們去落草,不讓我們回家,我和都蒙不從,便來偷襲……這等小人,若是他勝了,還有你們的好?”

  這番掰扯,倒不是指望這二人來救,而是要擾亂二人,不讓剩下兩名潰兵參戰。

  “不要聽他胡扯!”韓姓軍士驚怒交加,真氣加大涌出,重新翻滾到上面,卻也是順勢與那些潰兵說話。“我是看那姓都的紅山蠻子濫殺無辜,不把兄弟們的命當命,這才得罪了他們……”

  張行心中大定,曉得二人與韓姓軍士沒有勾結,但嘴上卻依然不停:

  “你打的什么主意真當其他人看不出來,到底是誰無辜?是那個想強暴人家寡婦的還是這村里給我們衣食床鋪的老百姓?”

  “你詐傷裝病,圖謀不軌!”

  “你半夜偷襲,可恥可笑!”

  “你……”

  就這樣,二人一面呼喊爭取剩下兩名潰兵,一面在爛泥地中拼死發力,真氣皆毫無保留的涌出,根本難分勝負。

  不分勝負,不明原委,又不見兩人的各自伴當,兩名潰兵哪個敢上?

  “狗東西,給俺躺下吧!”

  忽然間,隨著一次韓姓軍士側身背對燃火土屋,身后猛地響起一個人聲,接著便是一人宛如炮彈般自屋內躍出,手持長刀,先一聲大喝,然后刀柄重重的往地上一敲,便作勢要朝著其中一人劈出來。

  居然是之前以為被了結的都蒙。

  聞得此聲,張行自然大喜過望,而韓姓軍士卻驚惶難名,倉促之下,后者立即嘗試收身躲避逃竄,然而張行哪里能容他躲避,一面加大真氣運行反侵過去,一面卻是往后一仰頭,狠狠拿戴著頭盔的腦袋往對方面門上撞去——這本就是他出門戴頭盔時便想好的制敵手段之一,此時正好用上。

  預想中都蒙的援手并沒有到來,反倒是一撞之下,韓姓軍士徹底失措,臂膀真氣也隨之失了延續。

  張行毫不猶豫,一只手繼續扯住對方,另一只拿著匕首的手則宛如之前殺矮個子軍士一般,連連刺出,幾乎要在對方身上捅出一個馬蜂窩來。

  不過,片刻之后,幾乎是如定格動畫一般,張行復又猛地愣住,整個人也停在原地。

  因為他清晰的察覺到,忽然間,一股無形灼熱之力從對方身體中涌出,繼而往自己身體上依附過來……而且跟之前那種真氣相互侵略,敵我分明不同,這一次,這股灼熱之氣則是親和的,甚至是依附的。

  無形的灼熱之氣涌入體內,在四肢流轉一圈,歸于胸腹,一時間居然有些氣力回復,精神抖擻之意。

  這還不算,張行心中微動,略一運氣,卻驚愕發現,原本胸腹中那股藏蘊真氣的地方居然重新充盈起來,而且居然能自由調度寒熱兩種真氣——左手寒氣不變,右手所持匕首居然滋啦起來,那是匕首上的血漬在高溫下的蒸發。

  這算什么,打怪得經驗?

  太上老君贈送的第二個穿越金手指?

  還是這個世界原本就有這種真氣運行規則?

  驚疑之中,將張行從胡思亂想中拉回來的,赫然是一聲重物落地的‘撲通’聲——張行茫然轉頭,卻看到剛剛還威風凜凜的都蒙整個人忽然跌坐于地,便趕緊扔下手中死人,轉身來扶都蒙。

  都蒙癱在房前不遠出爛泥地上,靠著雙手扶持勉強坐住,呼吸急促而艱難,見到張行過來,反而埋怨:“你小子傷好,如何瞞著俺?”

  “是我太小心了,可若沒有瞞著,咱倆此時都死了……那個姓王也曾偷襲我,我那邊了斷了才來的。”張行也是無奈。“倒是都蒙兄,你傷勢到底如何?”

  “活不了了……”

  都蒙嘆了口氣。“姓韓的偷偷摸進來,運了真氣,連捅了三刀,跟你一樣手黑,都是胸腹那里,剛開始俺還想著裝死反撲,結果剛剛偷偷爬起來時就知道沒救了……內臟應該破了,撐不到幾刻……只能咋呼一下。”

  雖然只相識了三五日,但張行依然忍不住鼻中一酸。

  “哭啥?這是俺的報應……你知道報應嗎?”話到此處,都蒙抬頭去看那兩個畏畏縮縮準備上來的潰兵,當場呵斥。“你們倆個男女也不識好歹……走遠點,俺有體己話說給俺兄弟聽。”

  二人巴不得如此,立即轉身逃走,反倒是幾名村民此時出現在外圍,遠遠束著手望向此處著火的房子和這兩個在火并中明顯展示出善意的軍漢。

  “兄弟。”

  身后土屋淋了許多日的雨水,此時火氣從內翻騰出來,早已經煙霧繚繞,都蒙再來看張行,卻是喘氣愈發急促。“是俺不對,明明是一起逃出來的生死兄弟,卻起了借勢強占你家傳寶貝的歹心,俺是第一次看到不用真氣就能用的那般好寶貝,是真起了臟心……也真是活該……東西在俺腰后,你自己拿過去。”

  張行連連搖頭,只是來扶對方:“我背你到旁邊去,這里煙氣太重。”

  “好。”都蒙點頭應許。

  然而,剛一上手扶持,都蒙便劇烈色變,然后連連擺手。

  張行會意,只能無奈撒手。

  “算了,爛命一條,落龍灘上不死,老君破廟前不死,拖到這里已經算是借你的運道偷天改命了。”都蒙緩了好就才重新開口,喘氣更急促,卻反而語意平靜。“可兄弟……事到如今,俺雖是活該,卻還有一件事不得不托付給你……你愿意幫就幫,不愿意俺也不怨你,可還是指望你幫一幫……你須曉得,俺是紅山人,最重……”

  “我曉得,最重落葉歸根。”張行脫口而對。“你在老君觀那里救我一命,我拼了命也要把你尸首帶回去,埋在你家里。”

  都蒙簡直如蒙大赦,呼吸也陡然變得激烈起來,繼而扯動肺部,好像破了口的風箱一般難聽。

  張行趕緊招呼遠處觀望的村里老人,問了幾句,也沒有法子,只能帶著一碗溫水過來,陪著對方在泥地里繼續低頭坐下,

  就這樣,也不知道過了多久,身側之人的呼吸越來越艱難,忽然間,便沒有續下去,但張行也沒有抬頭。

  又等了好一陣子,他方才低著頭將靠在自己身上的人小心放倒鋪平,卻又輸了一些所謂寒冰真氣過去,好讓尸體迅速變涼,方便冷藏起來……又猶豫了一陣子,才不情不愿的將那個羅盤取下。

  說句良心話,經此一事,張行多少是切身學習到什么外物不可恃了——心有所欲,便有所指,不敢說是寓言故事中引誘人心的玩意,但把它當金手指肆無忌憚的用下去,怕是遲早吃大虧。

  那話怎么說來者?福兮禍之所倚,禍兮福之所伏,過度追求淺層欲望,怕是反而會召來大禍。

  諷刺的是,這話居然也是老君出品,孬好都是他,解釋權也都在他。

  收起羅盤,張行這才扭頭看向圍攏在外圍的本地村民,然后又抬頭看了看天,剛要說話,卻總覺得哪里不對,然后再度看天,復又低下頭來去看都蒙尸體,三度看天,終于意識到問題所在了:

  原來,頭頂天空上,居然有兩輪月亮高懸。

  雙月一大一小,大者與地球上的月亮似乎并無區別,上面也有斑斕暗淺,甚至有些相像,而微微發紅的小者雖然只有大者三一之數,卻輪廓清晰,明白無誤的與其他星辰不同。

  兩月相隔不遠,一皎一赤,交相輝映。

  張行愣愣看了一會,很快就接受了這個現實,

  就好像他很快接受了自己輕易殺了兩個人,也很快接受了臨時、也是唯一伙伴的死亡一樣。

  PS:感謝盟主楊寒征老爺和臭海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