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小說網 > 張行白有思小説全文免費閱讀完整版 > 第一百四十章 苦海行(7)
  大長公主的病情惡化非常迅速。

  沒辦法,年紀大了,而且是路上忽然得病,委實艱難,連挪都不敢挪。

  其實,這個世界的醫療水平是高于表面認知旳,主要是青帝爺和白帝爺兩位至尊在這方面的努力。青帝觀的草藥學和白帝觀中的外科手術,都是出了名的,也變相提供了一個廣泛的醫療體系。對于貴人們而言,青帝爺的長生真氣,更是一種適合溫養的真氣類型……這也是為什么長生真氣爛大街的緣故。

  當然了,真氣修為終究是輔助,是諸多變量中的一個,修為到了正脈大圓滿才會身體明顯強健起來,到了宗師才會有明顯的壽命提升,大宗師也得渡過那個關口證位成龍成仙才有可能獲得生命形式的升華。

  而這些對于絕大多數人而言都遙不可及。

  大長公主作為這個世界絕對前五的尊貴之人,同樣逃脫不了生老病死。

  一連數日,整個隴西郡境內都信使不斷,關中的各路官員、勛貴都在瘋狂的送醫送藥,不知道多少老醫生、老道士被半路顛死,但位于隴西渭源的西巡隊伍卻反過來安靜的可怕。

  牛督公以下的幾位長生真氣高手,基本上全都住進了觀風行殿,輪流給大長公主續命,而意外獲得了觀風行殿外圍小半個臨時指揮權的張行很快就意識到了——大長公主根本就是無藥可救,只是在借這么多長生真氣高手拖性命,然后在等什么事情或人罷了。

  而這兩個人很快就出現了。

  大長公主的女婿和外孫,也就是太原留守馬銳和他的兒子馬洪,也不知道是用的什么方法……是快馬輪換,還是凝丹高手輪換……反正在七月底便抵達了渭源行在。

  反倒是大長公主唯一的女兒,怕是不禁風塵,有些趕不及了。

  而隨著馬銳、馬洪父子的抵達,所有人就都知道,大長公主性命可休矣。

  果然,七月廿九日馬氏父子抵達,到了第二日下午,也就是七月三十日的傍晚時分,行殿內部便忽然哭聲一片,外圍宮人、太監,也隨即陪哭,便是西巡隊伍里的官吏、軍士,也都不免肅穆低頭。

  這一夜哭聲,震動了整個渭水。

  到了后半夜,張行才從一些出來找吃的北衙公公們那里得知了一些細節——據說,大長公主看到外孫后便徹底釋然,然后這一日反反復復就只拽著圣人衣袖懇求,說她經歷許多,早就看開,并不怕死,唯獨此生只一個女兒、一個女婿,外孫女既死,又只此一個外孫,所以請圣人允許將她的封邑三千戶,以及個人財產盡數轉封給女婿,并讓外孫迎娶一位適齡公主,允許女兒一家平安富貴到老。

  這基本上跟所有人猜的一樣,而圣人也沒有拒絕的理由,甚至直接又加封了馬銳到驚人的五千戶。

  非只如此,大長公主到底是圣人最后一個至親同輩了,估計這位圣人心里也是一軟,所以雖然大長公主本身沒有要求,可等到夜間,行殿內還是傳出旨意,乃是讓西都那里去整飭前朝皇帝,也就是大長公主丈夫的皇陵,準備讓自己這位姐姐以皇后的儀制,與丈夫合葬。

  同時,隊伍即刻折返向東,準備返回大興,首相蘇巍與左丞張世昭先行,籌備相關事務。

  而也就是這個時候,張行忽然得到了一個意外的任務——牛督公遣人來召他和其他十一名軍官入內,負責守衛大長公主臨時停放的棺槨。

  進去以后才醒悟過來,十二個人都是修煉寒冰真氣的,這是擔心大長公主會臭掉。

  活倒是很輕松,十二個人三班倒,確保大長公主躺著的棺槨里寒冰不化就行。

  當然,這不是重點,重點在于,雖然只是側面瞬時一瞥,張行終于得以見到圣人的容貌了——胡子很旺盛,而且是絡腮胡,咋一看,很像是毛人怪物。

  不過,毛人圣人只是前兩天來看看,等隊伍上了行程后,存放大長公主的棺槨便被移動到觀風行殿的最后部,而且圣人也不再過來,只是皇后和幾位皇妃,帶著幾位公主,以及馬氏父子輪番來守。

  張行自然樂的輕松。

  雖然他的任務從頭到尾都沒變過,都是伸手握住棺槨里伸出的四個金屬把手之一,充當人形充電寶……但沒有一言決人生死的一個毛人在側,總還是很舒坦的。

  就這樣,八月十五,雙月齊圓,匆匆趕路的隊伍回到了扶風郡的陳倉,到了此處便是抵達了關中平原的核心位置了,眾人原本應該不再緊繃。

  可就是這日白天,發生了兩件事情,使得西巡隊伍更加氣氛緊張。

  一個是前方汧水上游降雨,導致洪水泛濫暴漲,沖壞了來時的浮橋,甚至如果趕時間,很可能需要觀風行殿拆卸重裝;另一個是從渭源一直跟過來的那群巫族首領以大長公主的喪事為由請求辭行,等到天樞落成再來。

  其實,這倒不是說這兩件事情離譜,它都是很正常的事情,但是問題在于,它們都讓圣人心情變得糟糕起來。

  圣人心情糟糕,整個西巡隊伍便不得不戰戰兢兢起來。

  巫族首領被要求繼續隨行。

  至于汧水,圣人拒絕拆開行殿,要求等洪水落下后再行搭建廣大浮橋,然后回歸。

  長公主都死了,更加沒人敢勸這位毛人圣人,只能就此應聲。

  而這一日,作為仲秋節,西巡隊伍數萬人,只能過了個提心吊膽。便是張行,也有些磕磣,因為這一日晚間正是他值后半夜的班。

  三更時分,張副常檢和其余三名上五軍軍官進入鋪著地毯的行殿內部,卻連走路都小心翼翼……也就是中途遇到懸伏龍印抱長劍的白有思稍微一點頭罷了。

  接著,就是無聊的值夜。

  馬銳父子,還有已經被許給馬洪的一個七八歲小公主屬于重孝,依舊守在棺槨前,卻早已經睡著,隨侍的七八個宮女、太監也都睡著,而四個寒冰真氣修為都已經算是高手的軍官面面相覷,卻無一人敢偷懶,只能扶著把手肅立。

  這一夜,本該就這么平安過去。

  然后,大約半個時辰左右,張行忽然就被行殿前部的動靜給驚動了——呵斥聲、唿喊聲、嘈雜聲,亂做一團,好像忽然間起了火一般。

  但很快,當七八歲的小公主都揉著眼睛被驚醒后,動靜卻反過來戛然而止,使得這位公主殿下翻了個身,復又留著哈喇子在自己姑母兼婆母棺槨前于宮女懷中睡了過去。

  如果不是其他三名軍官和太原留守馬銳以及一位北衙公公都在那里相互用眼神試探,張行也幾乎以為剛剛是幻聽。

  很快,有人來了。

  “張行。”牛督公快步走過來,卻幾乎無聲,掃視了一眼在場諸人后,直接在其他人的驚疑中點了名。“出去叫你的人進來,要最少十個人……從右面的側后門進來。”

  張行不知所以,但還是在其他人一起低頭裝作沒聽到的情況匆匆從行殿后方小門離去,然后迅速叫齊了十名本就在外零散執勤的伏龍衛,并直接按照指定路線折返。

  “張副常檢。”匆匆折返回去后,果然迎面又撞上了牛督公,后者束手立在行殿門前,言語愈發嚴肅。“你是聰明人,有些事情不需要我來教……待會進去,你帶著你的人藏到圣人寢宮的隔壁,你不要管別的,只看你家白常檢發動不發動伏龍印,一旦發動,你便帶人出來拿人;而如果你家白常檢不動,你便只是一名御前侍衛……知道了嗎?”

  張行重重頷首,宛若多么冷靜一般,實際上心里卻已經炸裂。

  不說事情緣由,只說真需要白有思動用伏龍印,那他可不敢保證自己一定會拿人……趁著這個機會,一刀剁了那個毛人,是不是可以加速一下歷史進程?

  要知道,張行一直在行殿旁老老實實,首先便是擔心牛督公和毛人本人。

  牛督公是宗師,是天榜高手,自己親眼所見,強橫如賀若懷豹那種凝丹期近乎無敵的高手,被他一巴掌拍的全身出血,直接身死;而毛人圣人雖然不太確定,但考慮到人家是此時的天下正統之主,而修行這種事情到了高處很自然的會跟“統治”本身相結合,所以對方最少是成丹,最高說不得有大宗師的體面。

  而現在一旦使出伏龍印,你們兩位怎么說?

  而且還是黑夜之中,而且被制裁的一方很可能還至少有一位宗師,白有思也很可能站在自己這邊,再加上自己對行殿周圍情形的熟悉,以及大部分連續行路的辛苦,混亂之下……說不得能全身而退!

  張行面色沉靜,心中亂跳,引得牛督公微微搖頭,似乎是覺得這個平素看起來挺靠譜的張三郎到了關鍵時刻居然這般內里失態。

  但事到如今,也似乎來不及如何了。

  十余名伏龍衛在張行的帶領下魚貫而入,跟著牛督公來到一片木墻之后,扶刀排成一排,卻全都被墻板遮住,而張行本人按照牛督公的示意獨自站到了木墻盡頭的門前……從扶刀昂然而立的他這里,可以清晰的看到對面同樣位置的白有思,也能看到穿著中衣的毛人圣人坐在榻上側背著自己喘著粗氣,還能看到滿地的狼藉和被掀翻的幾案。

  甚至,似乎隱約能看到一片血跡。

  來不及多想,剛剛立定,掃視完寢宮情狀不久,張行陡然聞得外面太監前來匯報:“啟稟圣人,司馬相公和司馬將軍奉旨來見。”

  饒是張行早有準備,也忍不住愕然一時,而對面的白有思也同樣明顯眼神一動。

  “讓他們進來!”毛人圣人的聲音透著一股狠厲。

  隨即,司馬長纓為首,其子左屯衛大將軍司馬化達隨后,茫然踏入寢宮,而幾乎是甫一進來,為首的司馬相公便瞥了一眼左右兩邊的白有思和張行,然后迅速又從牛督公身上掃過,立即低下頭來,恭敬行禮。

  不知道是不是錯覺,從張行的角度來看,對方下拜后,胳膊似乎有些微微打顫。

  倒是后面留著兩撇小胡子的司馬化達,也就是司馬正他爹,尚有些從容之態,下拜行禮也好,請安也罷,全都中氣十足。

  這位,早年做過圣人的近侍。

  “是這樣的。”圣人根本沒有讓對方父子起身,甚至都沒有回身,只是坐在榻上冷冷出言。“朕剛剛做了一個夢,很是奇怪……而司馬相公素來年長德昭,見多識廣……請司馬相公為朕解一解。”

  司馬化達明顯意識到有問題了,頭都不敢抬,倒是司馬長纓此時拿捏住了語氣,伏在地上依舊語句通達:“請圣人直言不諱,臣但有所得,必坦誠以告圣人。”

  “夢很簡單。”圣人冷笑道。“朕先夢見自己被洪水困于城中,欲出城而不可得,無奈折返行宮,卻在行宮前見兩馬食槽……你說,該做何解啊?”

  這TM是什么詭異劇情?

  張行目瞪口呆,直接引來牛督公回頭一瞪眼,所幸圣人依然側身背對著他,倒是讓張三還有機會立即斂容。

  而斂容之后,便是行殿寢宮內長達十數息的緊張沉默。

  真的是十數息,因為雖然沒有人說話,卻能清楚聽到所有人的唿吸,圣人是肆無忌憚的喘著粗氣,司馬相公和司馬將軍這對父子似乎是想嘗試收緊氣息,卻始終不能做到,再加上幾個如張行這般沒拿捏住勁道的潛藏衛士,而且對方似乎也有……一時間,整個寢宮就只有唿吸聲了。

  等了十數息后,圣人長唿了一口氣出來:“為何不說話?”

  “臣不敢說。”司馬相公語氣艱難。

  “咱們君臣,沒什么不敢說的。”圣人冷冷呵斥。“說!”

  “回稟圣人。”司馬相公依舊伏地,花白的胡子在燈光下微微閃爍。“臣是這么想的……圣人是地上至尊,但有所夢,必有所應,不能等閑視之……”

  “說得好,然后呢?”

  “然后,圣人既為地上至尊,卻被困愁城,這顯然不是個好預兆……這是噩夢,是噩兆!”

  “說的不錯,這是噩兆!一定有什么災厄在等著朕!”毛人圣人忽然揚聲,并繼續追問。“然后呢?”

  “然后,回頭看見……看見雙馬食槽,這也是,這也是不好的預兆。”司馬相公語氣艱難。

  張行清楚地看到,這位老相公用腳壓住了自己兒子的衣角。

  “怎么不好了?”圣人嗤笑以對。“細細來說……”

  “沒什么可說的。”司馬長纓勉力來對。“國姓為曹,槽通曹,雙馬食槽,這是怕有人如雙馬一般對國姓不利!”

  “誰對國姓不利?”圣人冷冷追問。

  司馬相公再度沉默了片刻,寢宮內,氣氛已經緊張到了極致。

  牛督公已經負起雙手了。

  片刻后,司馬長纓近乎艱難的在燈下做答:“臣不該說。”

  “不要怕,說出來。”圣人失笑。“朕或許赦你無罪。”

  司馬長纓終于抬頭,卻面露掙扎,語氣悲切:“槽既通國姓,馬也應該通姓……這是說,姓馬的人里面,有大大妨礙國姓的存在……再加上前面還有洪水……圣人,長公主剛剛離去,臣身為世受國恩的司馬氏族人,這么說實在是慚愧!”

  說到此處,早已經是哭腔的司馬長纓重重叩首于地,泣不成聲,哀慟莫名。

  而毛人圣人則和張行、牛督公、白有思的反應一樣,一起在這哭聲中睜大了眼睛,茫然一時,然后悚然而驚。

  PS:大家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