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小說網 > 張行白有思小説全文免費閱讀完整版 > 第一百四十二章 苦海行(9)
  馬銳身死,人心浮動,因為不管再怎么遮掩,大家也都心知肚明,所謂關隴門閥之間的造反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人盡皆知例子太多了。

  而與此同時,大長公主的尸體尚在行宮停著呢。

  只能說,一時間,人人都為這位圣人的涼薄感到震動。

  似乎是察覺到了什么,也可能是為了躲避某種尷尬,圣人再度下旨,將西巡隊伍大略分成兩部分,主體部分即刻向東出大河,入河東,轉太原,巡視汾陽宮;剩下一小部分隨留守的虞常基一起守著大長公主靈柩,等待著張世昭至仁壽宮一起總攬大長公主下葬事宜。

  上下此時早已經戰戰兢兢,只能倉促啟程。

  不過,據張行觀察,也就是行程倉促,留下來的人都是被一刀切,否則一定會出現明顯的賄賂風波——因為很多人都對能留下來的那部分人表達了強烈的艷羨之意。

  沒走幾日,大興的蘇巍等人剛剛迎頭匯合,身后便傳來小道消息,說圣人的女婿、大長公主唯一的外孫馬洪,忽然病重不治。

  稍微縮減后依舊龐大的西巡隊伍好像在繼續逃避著這些消息似的,又好像是在刻意逃避圣人和大長公主一起長大的故鄉關中,只是不做多余理會,一路急匆匆向東,十來日便抵達蒲津,然后便是不顧將士、宮人疲敝不堪,準備渡河了。

  這個時候,西巡隊伍內部發生了明顯的賄賂風潮,人人都想開小差,人人都想脫離隊伍,人人都想回洛陽……這當然是有情可原,但也同時有些荒唐。

  之所以說是荒唐,是說之前圣人興致勃勃要往受降城的時候,大家雖然震驚,雖然畏懼,雖然也都擔心東都家里,

  可實際上就是沒幾個人敢開小差,隊伍堪稱秩序井然。

  那么汾陽宮呢?

  汾陽宮在太原北面,算路程,距離東都大約千里開外,是東都到受降城的路程一半都不到,而且是皇家宮殿,素來有祭祀、軍事、政治傳統的,不要說前朝,先帝在時也經常去巡視的更重要的一點是,出來的時候,大家就都知道,時限是半年,是今年年底東都的兩個工程修好,大家就回去過年,可現在距離過年還有三個多月呢。。

  所以,現在的情況是,西巡隊伍要在原定時限范圍內.去一個比原本目的地路程少了一半的“熟地”,居然引發了慌亂,引得人人想開小差。

  只能說,實在是不知道大家在畏懼什么東西了。

  這個時候,本該宰執或者大員們出面調和陰陽、聯結上下,而此時隨駕的也確實還有蘇巍、司馬長纓兩位相公,外加段威、衛赤兩位尚書。

  但是,經過今年上半年至此的政治風波,這幾人又能如何呢?

  最后,乃是首相蘇巍出面,用了一種特別婉轉的方式提出了諫言——這位相公的意思是,去河東當然沒問題,但既然來到了河東,要不要去見一見本地的大宗師張伯鳳?到張伯鳳的書院里逛一逛,討論一下學問,探討一下治國理政的方略,順便在書院里簡拔一些人才?

  畢竟張伯鳳張大宗師的學問是公認的出色,這些年也是一心一意在教書授人,隱隱有大魏師表之態。

  對此,毛人圣人的回復非常直接和簡單:

  首先,他不去見張伯鳳,也不請張大宗師來見自己,隊伍直接向北找汾水,逆流而上去太原;

  其次,著刑部尚書衛赤督查西巡隊伍,在蒲津渡清點各軍、部有司官吏將士,有擅自離隊者、謊言告病者,殺無赦。

  這位圣人聰明得很。

  西巡隊伍,戰戰兢兢,但沒人敢再賭,幾乎全員在九月到來前渡過了大河,抵達河東,然后繼續前行,往下一站太原而去。

  而且這個時候,連一直裝病的張行都不敢裝了,卻也不敢忽然回到御前晃悠…一則是之前的事情尚有余悸,二則是裝病裝的太拉跨,怕回去以后活蹦亂跳太明顯了,被抓典型好在牛河牛督公給臉,稍微照顧他,順手給他安排了一個躲清靜任務,帶一隊金吾衛去給張大宗師送禮物。

  畢竟,無論是從威脅度來說,還是從跟朝廷的友善度來說,又或者是從跟朝廷的牽扯來講,張伯鳳這位大宗師都是非常無害的相對而言,西巡隊伍西行時一度經過太白峰,卻沒有任何問候,這就顯得意味深長了。

  實際上,進入河東后,隊伍整體上的防護嚴密程度也明顯下降了一籌,這就是一點點細微的敵人與朋友的辯證關系了。

  只能說,到了大宗師這份上,就算是人家一聲不吭,你也不可能真的裝作對方不存在的。

  當然了,張行愿意接這個活,也有這位張姓大宗師本身被公認水平最不行有緣故——書院夫子,哪怕是砍過人的夫子,也肯定比什么教主好說話一點,水平應該也更次一點。

  這一點,從對方曾經猜錯自己身份便可見一斑。

  西巡隊伍向北,逆著汾水一路溯源向上,而張行則向東來到涑水,逆著涑水向上…一隊金吾衛,兩三個公公,

  幾盒禮物,馳馬而行,哪怕是刻意放緩了速度,也不過四五日便抵達了張氏祖庭所在的聞喜。

  秦寶沒來,跟來的是小周,未免多話。

  “真是奇怪。”小周遙望山上的書院,言語奇怪。

  “哪里奇怪?”張行無語反問。

  “張氏祖庭在聞喜縣北,自家有棵祖宗公子針從紅山遷移過來時種下的神樹,那是黑帝爺和白帝爺之前的事情,

  算起來已經兩三千年了,據說冠蓋如云,張夫子不在北面自己老家樹下建立個神樹書院,為什么來這里建了個南坡書院?”小周言之有物。

  “那就去問問唄。”張行想了一想,只能隨之而笑。

  他怎么可能知道?

  眾人旋即離開大路,朝著南坡登山,山上的書院聞得是圣人使者抵達,如何敢怠慢?一時間鐘鳴陣陣,立即有數百名學生打扮的人在部分身份不明的年長者帶領下列隊來迎。

  只能說,無論什么時候,學生都是充點門面的最好工具人。

  不過,這不是還有個大宗師在上面嗎?再加上張行跟張氏無仇無怨的,也沒有拿捏誰的意思,此行只是出來躲清靜,自然不會狐假虎威。所以,稍作迎合后就直接上了山,進了書院,同時主動請求對方解散了學生,萬事以簡略為上。

  來迎接的人自然沒有反對的道理。

  很快,學生們便散去,一行欽差便被另一個年長之人帶著,直接迎到了書院后方一處依山而建的二層簡單樓閣內,然后其余人留在外面,張行則捧著禮物入內,立即便見到了大宗師本人。

  一見面,張行便曉得,為什么所有人都覺得這位文武雙修、筆戈雙絕,身后還有天下第一名門相輔相成的大宗師是對朝廷威脅最小,而且很可能是實際修為最低的一位了因為年紀太大了。

  須發皆白,老態明顯,再加上受過傷的說法,便是有大宗師的修為加成,也委實已經到了凡人的極限。可想而知,如果不能證位成仙成龍,超脫凡俗,那這位張氏夫子怕是真要成為近些年第一個除名的大宗師。

  而想要成龍證位,何其難也?!

  已經多少年沒有過現成例子了?司馬二龍的綽號怎么來的?

  “替我回稟圣人,就說老夫感念他的牽掛,十余年未見,難得他還有這份心。”一番交接和通報之后,張氏老夫子側扶著一個只到腰間的矮幾隨意開口。“禮物老夫收下了,愿他行程順利。”

  張行趕緊答應,并再度鄭重行禮。

  到此為止,這次出來,就算是完成任務了。

  沒錯,這就完了…沒有人質疑張老夫子的失禮,沒有人嫌棄張老夫子話少,因為對方是大宗師。

  哪怕老的快死了,那也是大宗師。

  如果說這個世界上還有什么明顯從力量和法理上制約圣人的存在,那就是這些大宗師了,不然也不至于有曹中丞的巍然不倒。

  恐怕這也是圣人不愿意來見大宗師,甚至總喜歡繞著走的緣故了。

  轉回眼前,張行行禮完畢,便看向了引他上山和來見張伯鳳的那名年長之人,意思很明顯…是要這位安排一下,咱們該走走該散散神仙的歸神仙,圣人的歸圣人,咱們凡人還是回到凡間喝酒吃肉來的舒坦。

  那位來不及問名字,只曉得姓張的年長之人立即會意,然后回頭:“伯父大人可有什么吩咐,或者交代,或者問詢?”

  張伯鳳低頭沉默片刻,再來看張行:“你剛才自稱張行,又掛著黑綬,是不是我知道的那個從落龍灘回來到靖安臺的張行?看來,果然是弄錯人了。”

  “說起此事,自然是誤會…我本身北地蕩魔衛出身的農家子弟。”張行當即行禮回復。“但因緣巧合,還沒有謝過張老夫子對張巡檢的叮囑,使在下逃過一劫。”

  “怎么回事?”張伯鳳好奇來問。

  張行便將當日曹林試圖收自己為義子,結果恰好遇到張長恭出面求情的事情說了一遍。

  “這是你自己的本事,長恭的求情說不上好壞,我當時也是因緣際會聽到了你的名字,他們拿你跟世昭相提并論,再加上確系有這么一個張氏子孫在二征東夷中沒了蹤跡,不免有所猜想。”張伯鳳隨口對道。“可惜,這么一想,

  那人到底是沒了。”

  張行沉默不語。

  張老夫子立即意識到問題,旋即來笑:“老了,總是不會說話不是說你活著他沒了可惜,而是單純可惜他畢竟,你二人誰能活誰能死,又不是相干的”

  張行也笑:“誰說不是呢?多少名師大將、貴種強人,一朝潰敗,俱為泥沙,一同死無葬身之地,真真是普天之下皆為草芥我能活下來,委實是天幸。”

  張老夫子莫名一怔,然后一時喟然:“說得好,天意之下,皆為草芥,大宗師也好,名門貴族也罷,在天意之下又有什么區別呢?未必有你一個農人子弟更得天眷。”

  張行只當觸動對方情緒,立即閉口不言。

  倒是那張老夫子回過神來,繼續緩緩來言:“你既是靖安臺的人,有一件事情不得不說不過此事說來丟臉,

  我只是一提,待會讓世靜跟你說好了就是劉文周的事情。”

  張行這才知道,那個人叫張世靜。

  而張世靜也立即領首。

  “除此之外。”張伯鳳繼續言道。“你既是輕車簡從而來,只要在北面臨汾追上圣人一行便可,不妨多住幾日,然后我讓世靜準備一下,隨你一起折返回命,以作答謝。”

  張行一怔,立即會意點頭,這是要給這個叫張世靜的子侄求官了,大宗師求官,圣人也得給面子。

  果然,那張世靜聞言,猛地一震,繼而伏地叩首。

  “不必如此。”張伯鳳朝自己侄子擺手道。“你跟英國公白橫秋有舊,自從他大用以后你就日漸耐不住寂寞了,也不差我找圣人賣這個面子…既如此,何必強行拴著你?只是我當年給你算過卦,委實是六十歲后才能出將入相……

  你怕是還要再等兩年,才能找到機會,此去準備坐幾年冷凳子吧。”

  張世靜只是叩首,而張行也詫異去看此人。

  “讓使者見笑了。”張伯鳳沒有再理會自己侄子,而是明顯不耐,只朝張行來說話。“我的子侄、學生,沒有幾個能耐住寂寞的,三五年便忍不住去做官……使者跟我有同姓之誼,待會還要麻煩你引他一程路…這樣好了,你有沒有什么修行、學問上想問的,我盡量來答,做官的事情就不必來問我了,我自己都不懂的。”

  張行從白橫秋故交身上收起目光,看向張伯鳳,欲言又止,再欲再止……很顯然,他當然有無數的問題想問,但有些問題過于敏感,不如不問,而另外一些問題與其問這位大宗師不如去問其他人。

  所以,最后這位張欽差最后問了一個很另類的問題:

  “敢問夫子,我知道想要成為至尊,需要順承天意,要有功德之類的東西,所謂沒有失德的至尊,那大宗師呢?

  想成為大宗師,是不是也要有功勛于天地人?塔到底是什么?”

  “這么說吧。”張伯鳳想了一想,平靜以對。“想成為大宗師,可以沒有功勛。但想要從大宗師往上再走,無論是證位成神還是證位成龍,都要有一定德行功勛。至于塔,想要成為大宗師,更多的是要脫穎而出,成為天意之表,引世間風潮但是這種事情很難驗證,便需要立塔,以塔來做衡量.明白了嗎?”新筆趣閣

  張行恍然大悟——原來個人修為之外,宗師和大宗師最主要的是要成為時代標桿,繼而推動歷史進步,而立塔是成為時代標桿的具象化表現。

  怪不得皇帝這么容易成為大宗師,而一個出眾的政治領袖那么容易成龍,因為他們天然就是標桿和時代的代表人物。

  當然了,這種強行用上輩子思維來解釋和思考的方式肯定是不對的,與其如此,不如回歸本身,立塔就是立塔,

  統治之塔也好、學術之塔也好、宗教之塔也罷,抽象的塔成了,實際的塔自然而然就會成了。

  至于說塔背后的這些概念,也應該不是無源之物,前面成丹不就是要觀想外物嗎?

  這是一個人借用天地真氣,尋求自己“道”的一個過程——先成丹于內、然后建塔于世、后合道于天。

  一念至此,張行點點頭,不再多問此事,而是忍不住問了另外一個問題:“那敢問夫子,天地元氣到底是什么?”

  張伯鳳明顯一怔:“你懂了?塔的事情?”

  張行點點頭:“應該懂了。”

  張伯鳳沉默了一下,然后緩緩搖頭:“那我沒什么可教你的了…天地元氣的本質,我要是知道,就不至于還在這里教書了。”

  這倒是個大實話。

  “不過,天地元氣是天底下最不講道理的東西。”張伯鳳想了一想,還是努力給了一點說法。“連因果都不講道理…等你修為上來了,就明白了。”

  張行再度點點頭,絲毫沒有什么失望之態,也沒有再問,能得到一個問題的答案,他就已經很滿足。

  而這,復又引得張伯鳳認真打量了一下對方。

  但也僅僅是打量了一下,隨即,這位昔日持戈而舞的大宗師便點點頭,然后抬起衣袖…很顯然,他已經倦了。

  一旁俯首的張世靜趕緊爬起身來,對著張行做了手勢,邀請對方離開。

  張行也毫不留戀,直接轉身。

  來到外面,也沒有出書院,而是匯合外面等候的其他人,來到書院的一處側院,就勢安頓…接下來,張世靜并沒有失禮,也沒有過度熱情。

  這是當然的,人家是白老爺子的故交,張家的出身,大宗師算命算出來過幾年要發達的人物,謹小慎微是在大宗師面前,可不是在一個區區黑綬面前。

  不過,即便如此,對方也誠懇交代了張伯鳳要他轉告的事情。

  “一位宗師…偷了東西…還跑了?”張行目瞪口呆。“難道黑榜上要出宗師了?”

  “此人喚做劉文周。”張世靜嘆氣道。“雖然聰明絕頂、天賦極高,但出身太低,從一開始便急不可耐,而且憤世嫉俗,所以養成了心術不正的根基”

  張行面無表情,心中無語,對方這種世家子不對,世家老男人的姿態未免可憎。

  “凝丹之后,也不愿意去做官,只是留在書院里一面教書一面鉆研些邪門歪道,早早仗著伯父的寵愛,央著伯父給他祭煉了一些東西,那時候就喜歡到處往外跑…后來去了太原,誰也不知道他什么時候晉升的宗師,也不曉得他到底干了什么。”張世靜自然不曉得對方小子的腹誹心謗,只是繼續講述。“結果…數月前他過來書院,詢問伯父一些事情,不知為何直接爭執了起來,最后忽然將伯父的一些東西卷走了。伯父念及師生之情,沒有下狠手,任他逃了,再后來才知道,他回太原收拾了一下,不知道去什么地方了,這才真正警覺。”

  “什么東西?”張行認真來問。“伏龍印之類的事物?”

  “不是。”張世靜聳聳肩,有些百無聊賴。“只是一些黑帝爺時候的傳聞卷宗,譬如赤帝娘娘與離蛇染紅山,黑帝爺成至尊后施展無上修為使離蛇復生,借神龜合玄武,還有吞風君與黑帝爺約法三章之類之類的…你是北荒…北地人,應該曉得這些。”

  張行心中微動,卻小心來問:“這些有什么要緊關系嗎?真要用這些給一個宗師安罪名?還要通知靖安臺?”

  “我也覺得沒什么關系。”張世靜有些不耐。“但是伯父說,怕只怕劉文周這人才思極高,又隱忍多年,圖謀極大,直接去打神仙真龍的主意……要我說,他要是真去打神仙真龍的主意,就讓他去打,死了正好清靜…總之,你既然來了,便順道給朝廷報個備。”

  張行點點頭,面色如常:“我知道了,我會寫文書給我家中丞、少丞,讓他們來分辨此事。”

  “就是這個意思。”對方即可領首,便欲轉身。

  而張行也準備就此歇下,但剛一回頭正瞥見一旁好奇的小周,卻又忽然醒悟,便轉身追問:“對了,張公…為何夫子不在神樹那里建書院,反而來此地?”

  張世靜回頭來看,微微皺眉,卻還是直言不諱:“因為算卦…伯父當年曾為此事求卦,也不知道求的誰,得到的結果說是要遠張立塔’,如此方有證位的一線生機,所以來到南坡。”

  張行點點頭,不再言語,張世靜也終于走了。

  但是,人走之后,一行欽差歇到客房里,小周忽然又嘴賤起來:“張三哥,你說張夫子還有沒有這一線生機?”

  張行目瞪口呆,恨不能抽對方兩個巴掌—一你在人家書院里扯什么淡呢?

  這可是大宗師的書院!

  如果人家真成龍成神了,這玩意就是人家的身體軀殼!

  不過,很快張行便意識到了什么,然后他其實也特別好奇,那位張老夫子,到底是真的老到不能為了,還是猛虎暫時打盹?

  而且,經過對方解惑后,他心里其實也有了一些猜想。

  所以,張三郎想了一想后,反過來一笑:“不如你去問一問…看看書院里多少張氏子弟,多少別姓子弟,多少名門之后,多少庶民之后,就能知道張老夫子還有沒有可能證位了。”

  小周微微一怔,即刻領首應答。

  而到了晚上,這位公子爺便給出了答案:“我去問了一下,六百多個學生,兩百多姓張的,還有三百多是名門世族,一百多是寒門、庶民出身”

  張行心中也不知道是該冷笑還是該憐憫,面色上卻依舊如常:“如此,果然是有些‘遠張了……張夫子的運道說不得還有一番計較。”

  小周反而猶疑一時:“是這樣嘛?”

  張行重重頷首,言語懇切:“有教無類,一時之師表,如何沒有運道?”

  南坡書院后方,正在寫什么東西的大宗師張伯鳳忽然若有所感,細細去想,卻又一無所得,好像又錯過了什么天機一般,最后只能一聲輕嘆,望天失神。

  PS:大家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