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小說網 > 張行白有思小説全文免費閱讀完整版 > 第一百五十一章 苦海行(18)
  親戚相逢當然是好事,尤其是經歷了東齊覆滅、改朝換代、家族落魄后,還能相聚,甚至隱隱有一起重新撿起舊日榮光的趨勢,那就更加有意思了。

  但是,圣人此時可能正處在人生中最糟糕的一段時光里,身為大魏公務人員,此時過于隨意,甚至耽于私情,乃至于公款吃喝,不免顯得有些不把圣人放在眼里。

  “依著我看,圣人一開始只是慌了,他就是覺得沒人敢真的反抗他,皇叔都不敢,其他人更不行,所以,之前一個區區一隅之地的東夷屢次違逆他,便讓他一直放下不,楊慎謀反后要射成肉泥……這次在關西,盡收五大總管如屠雞,處置太原留守不過一句話,最后,他當年親自降服的巫族居然真來了,也就真的慌了。”張行舉著酒杯倚著桌案,歪著身子戲謔言道。“不過,真正讓圣人心懷恐懼,其實還是都藍可汗那一箭……那一箭后,圣人陡然發現,自己丟的不光是面子,連性命都可能不保,便干脆一潰千里了。”

  “原來如此。”羅術單手捻著自己細細的長髯,然后另一手舉杯,以同樣姿勢倚著桌案來笑。“可要是這么說,經此一事,圣人莫非會嚴謹小心起來?豈不是大魏之福?”

  “或許吧。”張行哈了口酒氣,喟然以對。“這種事情誰知道呢?恐怕得看運道……此事之后,無外乎三種情況,或許從此以后圣人會嚴謹小心起來;或許會故態萌發,依舊我行我素;或許破罐子破摔,為了一人之通泰,肆無忌憚……委實得看運道。”

  羅術連連頷首,便來舉杯:“三輝四御在上,圣人洪福齊天!”

  張行趕緊回敬:“三輝四御在上,圣人洪福齊天。”

  左右各下手位置的秦寶、羅信兄弟二人齊齊一怔,然后趕緊茫然舉杯,結果上面那兩人卻先一步放下杯子又開始了新一輪扯淡,便一聲不吭,復又一起茫然放下,然后茫然對視。

  很顯然,這倆人從根子上跟不上上頭倆人。

  “世叔彼時雖然年輕,到底是入過東齊郡府做吏的,幽州總管是哪位,如何這般識人,讓世叔輕易升到了中郎將?”張行東一榔頭西一棍子,完全不按照章法來。

  “我頭上的幽州總管經歷過三位,都是圣人心腹,第一個叫陰福,便是如今西都留守陰常師他爹,我跟陰常師年輕時還一起往燕山里打過獵……他們父子對我倒是挺好……但也有可能是我那時候位置低,不在意,反正是在他手底下入了總管府,還一路升到了都尉。”羅術帶笑敘述,卻分不清是冷笑還是真笑。

  “無論如何,咱們都要承他們陰家點恩情。”張行感慨以對。“論跡不論心……人家陰留守現在都還是西都留守、圣人心腹。”

  “這倒也是。”羅術舉杯來對。“愿陰公死后為黑帝爺所賞,得入除魔大殿,長享神人之樂。”

  修為不到當個鬼的神人呢?

  成神仙也得講規矩,否則就散去魂魄,永歸天地。

  張行無語至極,卻依然含笑舉杯:“第二位呢?”

  “第二個叫白橫野……廢物一樣的玩意……也不好說,恐怕是裝的,那時候白家勢力最大,三個總管兩個國公一個侯爺,圣人還沒托著白橫秋搞起白氏內里小宗代大宗,他自然小心翼翼、如履薄冰……每日只是喝酒抄詩,什么都不管。”

  張行“哦”了一聲,秦寶則顯得有些尷尬。

  “這四五年,乃是一個叫李澄的做事,也是關中來的……這就是麻煩事,關隴那邊那么多家,層層代代的,總不缺人,死一個是關隴的,換一個還是關隴,總是不缺總管的兒子跟國公的兒子來做總管和國公……這個李澄來到幽州,一開始也跟白橫野一樣,后來遇到一征東夷、二征東夷,這才多少認真了一點,卻也是個沒本事還嫉賢妒能的,這期間我資歷也到、功勞也到,卻始終不給我升職。”

  “那最后……”張行依舊不解。“最后怎么過的正五品這條坎?”

  “我半年前凝丹了。”羅術說了一句簡短至極的話。“那時候你們已經快要出巡了,所以不曉得我三月前還上了最新一期地榜……他不敢不提拔了。”

  張行肅然起敬。

  就這樣,二人東拉西扯,但扯來扯去,終于還是回到了一開始的問題。

  “賢侄之前問我之前來這么快,是一心求殊勛,還是本就在附近……這是個什么意思?”羅術又飲了一杯酒,便放下酒杯來看對方。

  “所以,世叔是不是一心求殊勛呢?”張行也放下酒杯,在席中攏手正色來問。

  “是。”停了片刻,羅術干脆做答。“既然過了正五品這個檻,如何不想繼續做大?畢竟功高莫過救駕,但聽賢侄一言,這個圣人十之八九就昧下此功嗎?”

  “是也不是。”張行同樣回答干脆……他早已經看出來,此人是個典型的功利武夫,與秦寶根本不是一類人,甚至內里是截然相反的兩種武人。

  但這合情合理。

  首先,人家沒有血緣關系,只是姑父和外侄;其次,雙方年齡、經歷、生長工作環境截然不同……當然,非要再細說一點,就是羅術反而更像是典型的東齊余孽武夫,秦寶則是個被他媽從小約束在道德和理想武人前景中的特例。

  須知道,東齊跟大魏一樣,都是一般政治作風野蠻、萬事先軍的作風,甚至更粗暴、更荒唐,不然也不會是大魏滅了大齊了。

  “怎么說?”羅術并沒有因為張三郎的模糊回答而稍有不滿,反而來了一點興趣。

  而這,也進一步提升了張行對他的評價,有點跟江淮地區的陳凌類似了,甚至陳凌雖然有些城府和家室,卻過于倚仗家族和地域了,未必強過如眼前這位……這位可是凝丹。

  一念至此,張行愈發從容起來,只是笑著解釋:“其實很簡單……六品平地起,不管是成真還是食言,都是相當于沒有的……但不管真假,有殊勛的肯定要做補,所謂幾萬人賞不得,總得賞個一兩千人才對,否則圣人便連朝堂都運行不得了。”

  羅術恍然:“如此說來,還是有功勛能取的?賢侄果然是連曹皇叔都眼饞的智囊!”

  “自然能取,但也艱難。”張行越過對方的夸獎,就在案上攤手以對。“主要是軍情過于平白,沒有太多操作空間……剛一見面后不久秦二郎就已經與將軍說了,東部巫族全軍來襲,戰兵十五萬,民夫五六萬甚至更多,而且地形又是盆地模樣……人少了,只是徒勞入彀,給他們送腦袋和繳獲;人多了、或者時間長了,他們必然自退。”

  “能不能集中一些精銳突入城內呢?”羅術正色來問。“這樣圣人必然會印象深刻吧?”

  “或許吧。”張行若有所思。“城內高端修行戰力絕對是不缺的,而且還有伏龍印,只要在巫族修行高手聚陣之前找準弱點一口氣突進去,必然得到接應,我們就是被牛督公送出來的……但這么做可能會適得其反,因為城內糧食很緊張,勉勉強強卡在幽州援軍大舉匯集或者北地援兵包抄那個樣子,送得人少了,沒什么說服力;送的多了,圣人反而會憂慮糧食……我能想到的,無外乎是三五百騎,自己帶著一些糧食突入城內,以一種做不得假的姿態匯報大軍即將抵達的消息,才會有最好的結果。”

  “不錯。”羅術為之一振。“不愧是智囊……我親自挑選精銳,親自帶隊如何?”

  “我不建議世叔如此。”說著,張行以手點向賬內其他兩人。“他二人最合適……一個是求援的使者,正經的御前伏龍衛,來之前得了‘殊勛’的許諾;一個是幽州的援軍,年輕有為,也能服眾;關鍵是兩人目標也小,武藝卻又都很好……若是求戰后前程,這倆人拿這個功勞最合適。”

  秦寶為之一振,那羅信雖然面色變化不怎么大,卻也微微肅然,儼然心動。

  而羅術認真思索,也緩緩點頭,表示贊同:“也該讓信兒和寶兒取些功名,只是這般的話,賢侄你呢?”

  “世叔,你是中郎將,我是剛剛升的黑綬,往上或許一步登天,或許就被一些心懷惡意的大人物因為出身給抹了功勞,就不能靠這種小打小鬧來圖前途了。”張行認真來言。“咱們應該做些大的動作。”

  “怎么講?”羅術心中微動,捻著胡子認真來問。

  “能怎么講?”張行喟然道。“世叔既然先行至此,將幽州大軍甩在身后,我不信沒有計較……晚了一點,幽州大軍盡數到了,巫族人自己走了,咱們又有什么用呢?過早了進去,剛剛也說了,就是送命……所以,說立功也好,說真的做事也好,無外乎兩個法子,一個是剛剛說的小股部隊先行入內鼓舞士氣,另一個,自然是大張旗鼓,樹上開花,早幽州大軍兩三日功夫先行西進,嚇退巫人……如此,巫人必不敢賭,便是愿意賭,我們往后一走,接上幽州大軍,便可成一番大功。”

  出乎意料,羅術居然捻須沉默不語。

  “世叔,我有旨意,你有兵馬,什么做不得?”

  張行失笑,只將懷中圣旨和印綬再度取出,擲到案上,然后方才來看羅術。“要我說,懷戎這種接著河北、晉地、北地的要害重鎮里,肯定有東齊余孽演化的豪強,而世叔既在幽州數十年軍旅官宦,又曾當過東齊的官,必然認識,不知道能否介紹一二?這都多少年了,難道他們不想當官?圣人可是許了六品平地起步的前程!”

  羅術笑了笑,扭過頭去:“這不是覺得六品平地起步,有點過頭,擔心事后不能落實,平白壞了交情,以后沒法來見這些故人嗎?”

  “若是不能落實,那自是朝廷失信,也是他們輕信了朝廷,他們到時候自然該去怨恨朝廷。”張行瞥了眼有些慌亂的秦寶,有一說一,令人無可辯駁。“難道要恨我們不成?便是我們,不也是冒著不被計功的風險來做這件事情?說到底,早一日能攆走巫族人,便能早一日讓圣人獲救,也能早一日讓雁門、馬邑、樓煩三郡百姓脫離水火……這是于公于私,于實于利都值得做得無本買賣。”

  “說得好。”羅術拊掌而嘆。“其實……就在這懷戎,曾經出過一個東齊的英雄,賢侄知道嗎?”

  張行連連搖頭。

  “其實此人也算不得真正的英雄。”羅術復又笑道。“只因為是東齊國姓,而懷戎這個地方那么要害,便著他鎮守,而恰是因為懷戎這個地方那么要害,此地多有布置安排,所以此人在西魏滅東齊的時候,屢屢能夠借著地利、人和,以及北荒從苦海、通遼過來的援兵擊敗魏軍,最后硬生生拖到先帝即位兩三年才被覆滅……”

  張行緩緩頷首:“然后呢?”

  “懷戎這個地方,從東齊建國開始,便屢屢出鎮國姓,日積月累,高姓之人數不勝數,還都軍宦世家。”羅術終于點題。

  張行也笑了,東齊國姓,可不是軍宦世家嗎?

  “如今在這里,真正有號召的卻有兩個姓高的。”羅術繼續來講。“一個是黑帝爺觀中的道士,一個是販私鹽的賊寇……道士是因為距離東齊皇族比較近,家族勢力也大,所以自幼家里出資建了個極大的黑帝觀,只在觀中以服侍黑帝爺為名以作避禍,以防朝廷猜忌;販私鹽的雖是地道高氏,但早在東齊尚在時就已經被迫往山中占據井池煉制私鹽了,算個有本事的,如今已經是奇經通了兩脈的高手,在民間那里很有些說法……不知道賢侄中意哪一個?”???.

  “我中意道士。”張行脫口而對。

  “為什么?”羅術詫異一時,畢竟,他話語中偏向的意思已經很明顯了。

  “因為道士出身高、家族勢力大、號召力也大,而且明顯是個養尊處優,最多老謀深算的。”張行有一說一。“至于那個販私鹽的,恐怕是個真豪杰,真敢拼的。”

  羅術沉默良久,方才在自己兒子和外侄的矚目下認真來問:“可是我們是去對付巫族人,不該取真豪杰嗎?”

  張行當即失笑:“我們又不是真去打仗,而是去虛張聲勢,要壯丁要旗幟就好,為什么要真豪杰?真豪杰那么聽話?真豪杰事后萬一得不到封賞,不會嫉恨世叔嗎?反倒是家大業大自幼當道士的人……我們要救君上,你為什么不愿意出力?是想當著馬上就到的數萬幽州鐵騎的面造反嗎?”

  羅術拍案大笑:“不愧是智囊!我差點誤事!”

  羅信與秦寶也各自恍然大悟。

  張行同樣來笑,卻并不在意……這羅術已經夸過他三次智囊了,天知道哪次是真的?

  不過,張行很快收聲,立即催促:“事不宜遲,就趁著今晚上將縣令和這個道士一起叫來,將事情議定!”

  羅術連連頷首,然后立即依言而行。

  不過大半個時辰,縣令和道士便一起抵達,而羅術也撤了私宴,又在外面大帳里起了新宴,然后秦寶自和羅信自然起身在帳內引甲士充當門面,而張行則與羅術一起早早在主位與客位上安坐。

  須臾片刻,縣令和道士便一起戰戰兢兢入內,身后只各自帶著兩個布衣隨從。

  燈火之下,張行抬起頭來剛要說話,忽然怔住——無他,跟在細皮嫩肉道士身后的一名大漢,居然身材雄壯,面皮發紫,赫然是個有過一面之緣的男人。

  非只如此,秦寶和此人也都一起認出了各自來。

  “你這人,莫不是河上背井離鄉的張行嗎?如今果然做了朝廷鷹犬,還做到如此大官?!”那人見到對面兩人都認出自己,干脆一梗脖子,主動上前呵斥落座的張行。“枉我當日居然以為你是好漢!”

  秦寶率先勃然大怒。

  縣令和道士目瞪口呆。

  而羅術則搶在所有人之前拍案而起,身上寒冰真氣四溢外顯,寒氣瞬間充斥了整個大帳:“你這賊人,如何敢在軍中呵斥欽差,是反賊還是東夷細作?”

  紫面大漢,也就是雄伯南了,見到對方如此,知道此人與自己修為、武藝皆仿佛,卻落到了對方軍中,心中懊悔托大,不該拍著胸脯隨高道士一起過來,更不該主動呵斥……眼下局面,只怕今日自己逃走都要狼狽一點,更不要說保住家大業大的高道士了……但事到如今,他是何等性情的人,如何能服軟?

  所以依然當面冷笑,便欲報上姓名,直接罵回來。

  而羅信已經冷著臉開始摸腰后一個小號角了。

  卻不料,就在此時,被嘲諷為朝廷鷹犬的張行忽然起身,以手指之,搶先出口:“世叔,這便是我常常與你提及的紫面天王雄伯南了,當日河上,與我有救命之恩,不意今日相逢,卻脾氣不好,沖撞了世叔,我送他出去……世叔且與縣君、高道爺說正事。”

  說著,直接在眾人愕然中上前握住雄伯南之手,往外行去。

  雄伯南粗中有細,心中微動,只是任由對方將自己牽出去,一直往軍營外而去,走了好幾百步,方才止住。

  “雄天王,走吧!”張行撒開手,嘆了口氣。

  “你莫要覺得救了我一命。”雄伯南看著唯一跟出來,而且制止了其他追兵的秦寶,昂然以對。“我想來就來,想走就走,何曾要怕了那個姓羅的?”

  “我知道,我知道……”張行趕緊敷衍。

  秦寶遠遠冷笑:“我姑父除了自己是凝丹修為,帳下還有十八騎,皆是奇經通了四脈以上的高手,不用結陣也能真氣外顯,俱在主帳周邊,剛剛我表弟一吹號角,你便是能最后逃出去,信不信也要脫層皮?”

  雄伯南心中稍驚,但還是嘴上不饒人:“那我回去試試?”

  “雄天王趕緊走吧!”張行一面施展真氣抱住此人,一面回頭朝秦寶示意,讓后者少說幾句,然后又回來來對。“雄天王放心,我沒有讓你承情的意思,那個道人我也保證不扯到他家族……你且走吧!”

  雄伯南心中早已經想走,卻忍不住想要先推開對方,以作姿態,但不知為何,明明對方肯定沒有凝丹,卻居然真氣不斷,牢牢頂住了他的紫霞真氣,卻又不好施展出明顯凝丹手段,讓無論如何都是好意的對方受了傷的……也是一時尬住。

  倒是張行,相持了片刻后陡然醒悟,趕緊撤了真氣,誠懇以對:“雄天王,不要計較面子上的事情,真要計較,雖然當日到底沒收徐大郎家的贈予,但我委實不能忘了你的恩義……咱們之間,不必如此。”

  雄伯南聞得此言,想起對方是個背尸的義氣之人,甚至進一步想起對方拒絕李樞、自己和徐大郎的恩義,似乎也是出于義氣,反而尷尬。

  便也收了力氣,略一拱手,然后往黑夜中騰空而起。

  不過,騰空飛過兩里地,此人心中重新計量,復又覺得今日事反而是自己失態,且承了對方義氣,愈加尷尬,但也不好回去的,只是在心中記住,日后再說了。

  而另一邊,張行看著那道流光的不遠處的夜空中繞了兩圈,終究離去,卻是不由喟然。

  秦寶見狀,也終于上前,誠懇來問:“三哥,此人明顯是在串聯東齊地方余孽,不是反賊也差不多了……你念及舊情救他一回、放他一馬就好,又何必多想呢?”

  張行搖頭:“時乎時乎,會當有變也……今日是官賊,明日呢?他又是這般武藝修為!你沒看到你姑父根本沒追嗎?怕也是一開始就不準備拼命的。”

  秦寶自是內秀,不過半日,便已經曉得自己姑父是個什么情狀,居然不能反駁……而想到張行對自己如此恩義,一而再再而三,將來很有可能會當有變,也是愈加黯然。

  另一邊,張行也不多言。

  說白了,雄伯南自是武藝出眾,修為天成,但何至于此?只是又想起自己的穿越經歷,心中不免例行多思罷了。

  就這樣,折騰了一圈,過了這個小插曲,二人回到營中,羅術果然根本沒想處置雄伯南,而那高道人也果然早已經答應下來,本地縣令也在看到張行出示圣旨后,立即許諾開倉協助。

  PS:我真的有點驚訝……你們為啥會覺得上一章是漏發呢?

  1、主角決心已下,要跟秦寶一起出城,那么接下來找牛督公和牛督公送出來幾乎是必然。

  2、而且這個行為已經通過主角和秦寶前面以及后面的話做了聯通,確切表述了出來。

  3、這種情況下,詳細寫當然沒問題,但就此越過去也是通的,直接接著主角的話,鏡頭閃到突圍過程不是很連貫嗎?

  字數修改添加,不會影響購買價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