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小說網 > 重生千金夢想家 > 第五十七章靜之流派
  第一節體育課正式開始,吳弛得先說說造夢師戰斗的流派。

  “造夢師新手總是喜歡拿著亂七八糟的重武器亂砍一通,完全忘記了自己是造夢師,最大的武器不在手上,而在身體里,在靈魂深處,是從阿賴耶識中獲得的念能。念能才是造夢師最強的武器,不是刀槍劍戟。兵器只是輔助,念能才是核心。你們一定要記住,不要走上歪路。”吳弛先給她們一個綱領,免得學生行差踏錯。

  然后他繼續說道:“使用念能戰斗的方法又分為四大流派:術、流、靜、動。如果展開說,就太多了,不要說三個月,三十年都不一定能全部學完。我就教你們‘靜’這一流派的技巧。”“靜這一流派最大的特點就是注重防御,也是你們現在需要的。我會花三個月時間,讓你們的念能修煉到感知危險,并且主動防御的程度。”

  林茹之見師父嚴肅的表情,就知道靜之流派肯定不好學。

  確實不好學,因為想要防御就要先挨打。不挨打怎么知道危險將至?怎么在危險中展開防御?

  必須挨打,讓身體和念能都產生應激反應,這樣才能起到防御作用。

  靜之流派,又被稱為愚者的流派,就是因為得挨打,很多技巧不能主動釋放,只能在挨打的時候才能出現。

  當然好處就是不需要修煉者有什么高超的控制力,甚至都不需要太多的念能天賦,只要能挨打,都能學會。

  只是學習過程么,注定是不會舒適的。

  吳弛也早就說了不準叫苦不準抱怨,靜之流派就是要讓身體能感知到痛苦,然后超越痛苦。

  因為兩個女孩都是嬌生慣養的大小姐,所以沒有一下子就挨打,而是先訓練體力,每天都要繞著院子跑三十圈,還要帶上負重,接著就是扎馬步,完成各種體能訓練。

  榨干體力也是一種痛苦,先練著,然后才是真正的挨打。

  一樁樁,一件件,都會有的。

  林茹之兩輩子都沒有這么累過,但為了自己的小命,必須努力,不能停下來。停下來就會死,所以再苦再累,只要感覺背后有一個死神追著自己,就算是咬碎牙齒也要堅持下去。

  韓炆一看比自己小的林妹妹都能堅持下去,自己作為姐姐絕對不能比她差,也是跟著努力,絕對不會輸給表妹。

  有吳弛的保護,鬼龍刺客似乎也意識到這次的任務并不能輕易完成,所以在紫血毒蛛之后,并沒有立刻發動襲擊,而是潛伏了起來。

  但越是如此,蘇梅就越是不敢怠慢。

  林茹之白天沖擊極限,晚上也沒停下來,依舊是訓練《素女九玄經》,睡覺的時候修煉《飄零心法》,可以說是十二時辰全部安排滿了。

  在夢境里,她也沒閑著,一邊整理店鋪,還要做《舞動天下》的拓展包,還要向警幻仙子學習知識。感覺就算在學校里都沒有這么努力過,真的是睜眼閉眼都在努力中。新筆趣閣

  努力還是有回報的,她能感覺自己的身體似乎有一股力量正在等待自己挖掘。力量就在那里,只等一個契機就能爆發出來。

  只需要一個契機,林茹之必須繼續忍耐,直到契機到來。

  吳弛找了一片地,讓韓府的工匠打造了一堆器具。

  第一關就是沙袋陣,一個架子上吊著幾十個沙袋,高高低低,大大小小。訓練的時候所有沙袋都會不規則地擺動起來,走過去的時候就會受到沙袋的撞擊。

  第二關是旋轉木人樁大陣,里面有幾十個木人樁,不斷地旋轉,木棍就會噼里啪啦地打向修行者。

  第三關是撞木陣,打擊力度提升了一個檔次,一根根腰粗的撞木晃來晃去,一個不小心就會被撞到骨折。

  林茹之看到這陣仗,表示服了。前幾天的訓練,她感覺念能都已經被榨干了,肌肉也酸得厲害。師父還真是一點也不給休息的時間,現在就開始進一步訓練了。

  韓炆看到這些考驗,也是面露恐懼,一旦進去肯定會很疼,肯定會受傷。之前的訓練還不到受傷的程度,但接下來就是挨打訓練,不受傷是不可能的。

  跌打損傷的藥都準備好了。

  “靜之流派沒有捷徑,只有一條路,那就是忍耐、忍耐、忍耐。不管多么痛苦,不管受了多重的傷害,一定要咬緊牙關。只有當念能了解危險之后,才能形成保護。要克服恐懼,念能才能運轉起來。”吳弛一揮手,沙袋就開始晃晃悠悠地加速了,很快呼呼的聲音不絕于耳。

  所有沙袋都已經有力地晃蕩起來,等待著挑戰者。

  林茹之義無反顧地走了進去,然后啪地被一個沙袋撞擊肩膀,輕盈的身體直接就被撞倒,趴在塵土中,久久緩不過來。

  不能停下來,不能停下來,林茹之感覺自己正在和疼痛搶奪身體的控制權,自己的身體正在抗拒她的意志。

  意志想要站起來,但身體卻在拒絕。

  韓炆看著躺在地上的林妹妹,心情很矛盾,她在害怕,要是妹妹倒下了,她就不用強迫自己去挨打了。

  但林茹之讓她失望了,穿越者是不會輕易倒下不起的。身體既然在抗拒,那就用念能去支撐,林茹之用意志催動那弱小的念能,灌入四肢百骸,強迫身體做出反應。

  站起來,林茹之咬碎牙齦,頂著疼痛和不適,再次站了起來。

  周圍的沙袋全部朝她打過來,啪啪啪,又倒下了。

  吳弛不出意外,這就是挨打訓練。趴下,站起來,再趴下,再站起來……不斷重復讓念能形成應激反應,最后形成保護。過程不會容易,但他相信自己的妖孽弟子可以做到。

  第二次倒下,疼痛都好像麻木了,乳牙都被撞掉了。呸,吐出一口血水,把乳牙也一起吐掉,繼續站起來。

  她知道自己體內還有潛能,必須把潛能全部逼迫出來。

  才開始,林茹之就被撞得鼻青臉腫,最后意識都模糊了,真的是天上掉下個林妹妹,可惜是臉先著地。

  韓炆看到玲瓏可愛的林妹妹變成了這幅模樣,她怕了,承認自己受不了自己被毀容。這一刻她承認林妹妹確實夠狠,自己不如她。

  “我不敢進去。”韓炆拒絕踏入沙袋陣。

  吳弛也不強迫,一般人都不可能做到這個程度,更不要說韓府的大小姐了,她們根本沒有理由把自己逼到這種地步。只要自己的弟子能做到就行了,韓炆只是旁聽生。

  “沒事,不進去就不進去。你把丫頭扶回去吧。”吳弛說道:“藥已經送過去了,你給她上好藥,告訴她明天繼續。”

  挨打才開始,等林茹之通過三關,就差不多能掌握靜之流派,學會被動防御了。如果是妖孽弟子的話,絕對不會讓人失望的,三個月夠了。 由于各種問題地址更改為請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