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小說網 > 重生千金夢想家 > 第五十八章艱苦
  臉先著地的林妹妹不能停下來,好在她還在換牙期間,乳牙掉了還能再長出來。不過誰也不能確保繼續挨打下去,她還能保持嬌美的容顏。

  老太君聽到消息之后,立刻找到吳弛,斬釘截鐵地說道:“停止,必須停止。術、流、靜、動四大流派,你教什么不好,教靜之流派,這不是折磨么?”

  “你也做過造夢師,應該知道她這年紀、這水平,除了靜之外,其他三個流派根本就修煉不了吧?”“我知道你心疼,我也心疼,所以我打造了三個大陣,不就是因為我自己下不了狠手去打她么?”吳弛也不忍心親自動手,所以全部交給機關。

  “她才十歲,就這么折磨她,怎么對得起她的母親?”老太君說道。

  吳弛說道:“她是長夢女孩,必須承受這些。很多時候只能自己保護自己,我們幫不上忙。既然她自己都能忍耐,我們這些做長輩的就應該成全她。”“林丫頭是好樣的,她知道什么才是正確的事情。”

  “有必要么?有必要么?”老太君是心疼地掉眼淚,是真不能看林茹之吃苦。

  吳弛心想就是因為老太君這種態度,韓煜那小子才毀了。好在林茹之在韓府才住了一年,還沒有沾染韓府的惡習。

  可不是有必要么?吳弛長嘆一聲,沒有回答,一切都在不言中。

  老太君當然也知道暗殺的事情,但還是覺得這一切對外孫女而言太過殘酷了。可沒辦法,欲戴王冠,必受其重。長夢女孩得到了關注,承載了希望,跟著希望而來的就是惡意。

  希望和惡意是如影隨形的,一旦希望落空,取而代之的就是無限的惡意。而要面對這些,只有實力,而要實力,只能吃苦。

  道理老太君都懂,可她實在是不忍心看著外孫女折磨自己。“難道真的只能是靜么?不能買些保命道具么?”老太君說道。

  “保命道具也需要念能激活,以她現在的水平,激活道具太慢了。當然你要是有財力也可以買一些刀槍不入的軟甲,不過刺客不見得會用真刀真槍。只有靜流派的防御是最為完備的。”吳弛也是考慮了很多,才決定讓弟子學習靜之流派的,很傻很憨,只能先挨打,但確實適合。

  老太君也知道四大流派里,靜的要求最低,只是她還有問題,問道:“她才十歲,真的能學會靜么?”

  “這點我不會懷疑,不管術、流、靜、動,她肯定都能學會。”吳弛知道弟子就是個妖孽,沒有什么是她學不會的。

  林茹之的情報通過蘇梅上報領導,領導又上交給上級,最后出現在皇宮內,擺在皇帝面前。

  “不愧是吳弛,傳授弟子的方法也是如此非同一般。”皇帝也沒想到吳弛竟然下得去手,他還真擔心長夢女孩沒折在刺客手里,先折在師父手里了。???.

  十歲的女孩如何承受三大陣法?吃的消么?就算是大人都不一定能撐得住,畢竟在掌握靜的防御之前,就是純純地挨打。就算是大人都不一定忍受挨打的痛苦,因為靜之流派真的是很被動。

  “若是其他流派,掌握就掌握了,哪怕對念的控制再復雜,但總歸是自己能把握的。唯獨這愚者流派,完全是被動的,有些人挨了大半輩子的打才掌握。有些人稍微被打了幾次,就掌握了。到底能多塊時間掌握,完全不受自己控制,誰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時候才能掌握。”皇帝悠悠說道,四大流派中,唯獨靜之流派是不受學習者控制的,誰也不知道她需要挨多少打才能掌握。

  所以皇帝看到情報,也是哭笑不得。他倒是不擔心,因為有保龍一族和吳弛,想必長夢女孩的安全沒什么問題。

  皇帝也樂觀,認為保護已經萬無一失了。

  林茹之可不敢這么樂觀,畢竟師父不可能十二時辰保護自己,所以還是要自強。每天一睜眼,就去闖關,繼續去挨打,繼續臉著地。

  韓炆失去了勇氣,站在外面看著表妹一次次摔倒,一次次爬起,意識到妹妹不僅僅有天賦,更有一股讓人害怕的狠勁。可以說韓府上下都沒有這股勁頭,同齡人里沒有,長輩里也沒有,現在她倒是了解為什么大家都期待林妹妹了。

  或許一百多年前韓家的先祖也是憑借這份狠辣才能封侯拜爵,他們肯定不是舒舒服服就成為公爵的。

  韓府已經沒有人能吃這樣的苦了,只有林妹妹,所以非她莫屬。韓炆承認自己不如表妹,她不敢對自己這么狠。

  當然也沒人嘲笑她,老實說吳弛認為自己十歲的時候也肯定撐不住。

  就這樣一日復一日,林茹之用掉了大量的藥物,有個好消息,她四肢完整,還是一個完整的人。

  壞消息就是她的臉都腫了,看起來虛胖了一圈,那是真的疼,晚上就算有《飄零心法》的吐納技巧,也一樣難以入睡,因為身上就好像有螞蟻千叮萬咬,就好像有無數的蟲蟻一口口地、一寸寸地撕咬。

  現在天氣越來越熱,汗水流淌,就感覺自己好像是被腌制了一樣。不過因為暗中有刺客,所以她不能對自己妥協,只能克服各種困難,忍耐下去。

  通過了沙袋陣,進入木人樁大陣,走進去就是噼里啪啦一陣亂棍,感覺骨頭都要被打斷了,一打一個淤青,可不是得浮腫起來么?

  但這還沒有結束,因為最后還有撞木大陣,威力還得升級。

  林茹之現在的視野完全是一條線,老實說她也是一直在忍耐,兩輩子都沒有承受過這樣的痛苦。她心中始終有一個不服輸的信念,讓她一直堅持著。

  承受著木人樁噼里啪啦的毆打,林茹之可算是從頭走到尾了,只感覺又腫了一圈。

  韓炆都不忍心看了,這還是人么?這就是個面團,以前她見婢女揉面團也不過如此,林妹妹現在就是個面團,五官都快分不清楚了。

  真不容易,林茹之站在盡頭,回頭看著木人樁,自己真的是被一頓好打呢。感覺站不穩了,晃晃悠悠地后退,走進了撞木陣。

  一根根撞木被高高吊起,只要砍斷繩子,撞木就會轟地落下,結結實實地撞擊。就算是石墻都會被撞得坍塌下去,也不知道她是不是真的能承受這樣的攻擊。

  殺手很好奇,很想知道撞木和女孩哪一個更結實。

  林茹之站不穩,晃晃悠悠后退幾步,正好站在撞木之下。機會,潛伏的殺手立刻發動了刺殺,一道鋒利的寒光斬斷了吊起撞木的固定繩,撞木瞬間發動。

  林茹之聽到破空聲在耳邊響起,此時她根本沒有力氣躲開,任由撞木呼嘯而來。

  “不好!”吳弛沒想到撞木突然啟動,立刻就要出手,眼看是沖不過去了,當機立斷發動百兵之夢,一柄十尺的大刀蓄勢待發,瞄準撞木就發動了攻擊。

  但吳弛畢竟還有一段距離,在危險境地,林茹之唯一能靠得住的還是自己。 由于各種問題地址更改為請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