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小說網 > 重生千金夢想家 > 第六十八章忙碌
  偌大的韓府,有很多的瑣碎之事。到了九月收獲的季節,事情好像都聚集在一起了,打官司、走關系,三房也忙了起來,好像是要在冬天之前賺夠錢,好風風光光地過年。

  韓府的主要收入來自于年租,有八個田莊。這錢是韓府的,韓府三房得等老天君分了,才能獲得。三房自己肯定也得想辦法賺錢,大房有官職俸祿,還有各級官員的賄賂,有一份不錯的固定收入。

  二房和三房卻沒有這樣的待遇,他們并沒有官職,所以平時除了韓府的月錢之外,就只能依靠公爵的招牌賺錢。

  打官司是其中之一,其實也屬于走關系,只是打官司是走關系中最主要的收入來源。

  走關系包括打官司,送人情,拉皮條,買賣官職等等,打官司是最主要的,也是最常見的進項。

  畢竟官司數量可不少,能找到韓府的官司很多,二房和三房通常會出面說情,讓官員做出有利于客戶的判決。

  官員通常會給面子,一方面是韓府的招牌確實不錯,另外官員也可以拿到分成。

  這些都不算是潛規則,可以說是明規則了。甚至有些官司都得倒好幾手,韓府的仆人也是介紹人。

  仆人收錢,主人收錢,官員收錢,最后案子的結果無所謂,正義無所謂,反正有錢就行了,他們是幫錢不幫理。

  到了秋收,各種各樣的案件就多起來了。

  糧食可是大宗商品,一旦收獲,就有很多人會拿糧食做文章。大筆的資金開始流動,各種糾紛不可避免。

  所以二房和三房是忙得不可開交,甚至是韓暉和王婷兩夫妻也已經開始做這種生意了。

  他們雖然是林茹之的同輩,但年紀差了十來歲。作為韓府的三代,韓暉并沒有官職,他平時主要是幫府里辦事,拿一份月錢。比如府里要去了解田莊的情況,或者是做點生意,走走親戚,基本是由韓暉出面。

  王婷主要是主內,家里有些什么安排,她也會出面,當然過程中肯定少不了克扣。但她并不滿足這些,也希望丈夫能夠接點官司的工作,賺更多的錢。

  有了錢就可以去放高利貸,就能讓錢穩定生錢。如果高利貸還不起,就拿資產抵押,這樣錢也能保值。

  王婷非常會理財,知道錢會貶值,所以賺錢不是結束,怎么保住錢才是最重要的。放高利貸是很好的辦法,還有就是把錢全部換成資產。

  亂世黃金,盛世古董,王婷也是很懂道理的。

  主人忙著賺錢,仆人當然也很忙。糧食收了換錢,錢去采購過冬的物品,商家有錢了就會想著尋求服務,服務業也就興旺了。

  韓府的仆人那是服務業的頂點,很多人都愿意花錢請他們干活。比如廚子放假的時候可以出去做個宴席,婢女可以在休息的時候趕個女紅,都是額外的收入。

  “芍藥,這活有點技術,只能你干。在韓府,就你的女紅最好,會飛燕子的針法。從王夫人院子調到了林姑娘這里,你的收入也少了不少吧,干了這趟活,今年新年也能過得好一點。”“你聽我的,白天你照樣照顧姑娘,晚上點了燈干活,又不需要你付油錢,賺的錢卻是自己,不是很好么?”這位張媽媽是專門介紹工作的,她在韓府有些年頭了,丈夫是個管事,她平時也會幫府里賣賣特產,拉拉私貨。

  韓府里人才濟濟,張媽媽經常會在外面接活介紹給府內的仆人。大家也很樂意用韓府的資源賺外快,就如她所言韓府的油不用白不用。

  如果是在自己家里干活,點油燈的錢都是自己的,在韓府不用自己出錢,甚至是干活工具都能用韓府的。

  芍藥來到林茹之身邊之后,現金收入確實減少了不少,月錢沒變,但王婷手頭有現金流動,只要婢女工作出色,王婷也是會打賞的。

  但林茹之這里除了吃喝,并沒有現錢打賞。林茹之有些小錢,但她從來沒打賞過,她的錢全部花在造夢上了,并沒有買過生活用品。

  芍藥知道韓府很多人都是這么做的,用韓府的資源為自己賺錢。

  “你不用擔心,大家都這么做,而且做了好久,沒問題的。”張媽媽鼓勵道,大家都這么做,所以絕對沒問題。

  芍藥考慮自己的情況,也確實需要錢,于是說道:“好吧,我接受了。”雖然家里得了賞賜,可她自己不忘努力。

  “行,那我明天或者后天把料子拿過去,這家人給了一個月的時間,衣服是給孩子過周歲準備的,就在年底,你自己安排一下。定金是半兩銀子,之后還有一兩銀子,料子全部由他們出,要是有多的,你自己留著就行了。”張媽媽熟練地說道。

  其實一共給了三兩銀子的加工費,不過張媽媽作為介紹人拿了一兩半。反正客戶和芍藥也不可能見面,芍藥不會知道到底有多少加工費,張媽媽說多少就是多少。

  所以為什么各國貿易都要設置關卡?就是因為有了關卡,貿易掌握在少數人手里,他們說多少就是多少。

  韓府的高墻也是一道關卡,外面的人進不來,里面的人出不去,交流不暢,所以張媽媽這樣兩頭拉活的人有了很大的操作空間。

  客戶的錢先拿走一半,反正芍藥根本不可能知道具體的加工費。她一直是這樣的,從來沒有被發現過。韓府的高墻是很好的貿易壁壘,張媽媽掌握了交易的途徑,賺錢很容易。

  當然芍藥也不覺得自己虧了,一兩半銀子的加工費還算不錯,反正她就是出個人,材料全用韓府的就行了,算下來也不虧,就是占用晚上閑暇時間,純賺。

  忙碌了一年,到了收獲的季節,但收獲之后還有一連串的經濟活動。

  林茹之也感受到了韓府的氣氛變化,大家都很忙。她問了張瑋才知道,秋收到年底這段時間,大家都得努力賺錢,說道:“小姐,就說我家的絲綢鋪子,主要的生意也是這幾個月,年底的生意占了一年的七層,是最忙的時候了。農民把糧食賣給糧商,兜里有了點錢,種商、地主、高利貸,還有鐵匠鋪、日用百貨店等把農民的錢收起來,再繼續花錢。農民不需要絲綢,但賺了農民錢的人需要,地主、高利貸他們都喜歡絲綢。我家絲綢店有錢了,再去買糧食,錢就又回到了糧商手里。”“豐收之后,這套金錢的循環才能運行下去,所以這段時間大家都很忙,都忙著賺錢。”

  林茹之在地球的時候,已經沒有這么強烈的感覺了,畢竟購物節一個接著一個,根本不用非等到年底才進行大采購,平時想買什么都行。因為農民并不需要非等到秋收的時候才有錢,平時出去打工就有現金,有了現金就能采購,不用等年底。

  可惜楚國的農民沒有太多的工作可以選擇,完全被束縛在土地上了,只有年底才有余錢。沒有神龍,地主和高利貸還會把農民的余錢全部收走,農民的日子更是不堪重負。

  張瑋說的主要還是楚國的現狀,其他國家的農民沒這么慘。 由于各種問題地址更改為請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