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小說網 > 重生千金夢想家 > 第七十八章放開想象
  椰子大小的白玉蛋,應該不是掉下來的,而是故意送過來的,因為落在她懷里的時候很輕盈,就好像是一只無形大手輕輕地把蛋放下。林茹之莫名其妙,不知道為什么會給自己一個蛋,難道是賠償驚嚇的慰問品?

  不懂,不過不懂也沒關系,反正眼下安全最重要。大鳥已經消失,陽光已經回來,大家也緩緩蘇醒,各種牲口又開始叫喚起來了。

  “發生什么了?我怎么會睡著?”蘇梅糊里糊涂地爬了起來,看向小姐,卻發現小姐臉上有血跡,立刻警戒起來,問道:“小姐,可是有刺客?”

  “剛才發生了很奇怪的事情,并不是刺客,我都不知道應該如何解釋。”“蘇梅,你先去找張先生,然后我在把剛才發生的事情告訴你們。”林茹之說道。

  蘇梅看看周圍,雖然馬車壞了,但好像確實沒有危險,周圍的人都是昏昏沉沉,都在蘇醒,應該不會是刺客,就說道:“那小姐不要走動,我去去就來。”

  “我哪也不去,就在這里等著。”

  張瑋睡了一個好覺,只以為自己是午睡了一會兒,睜開眼,陽光依舊舒適,并沒有察覺危險。很多人都是這么認為的,只以為自己休息了一下。

  直到蘇梅找到他,張瑋才知道剛才出事了。

  李哥是欲哭無淚,沒想到一覺醒來,馬車竟然壞了。車雖然舊了,但有感情啊。

  張瑋不解地問道:“小姐,是不是又有刺客?你手里又是什么東西?”

  林茹之搖頭說道:“剛才發生的一切,說出來你們可能不信,聽我緩緩道來……”

  集市上的官差還是察覺異常的,城門上的衛兵也看到了集市上空出現了怪鳥,所以很快一隊士兵趕來集市,可惜他們來晚了。

  并沒有人知道林茹之得到了一枚蛋,因為剛才他們都睡著了,并沒有目擊者。只有聽完林茹之手舞足蹈陳述之后的蘇梅和張瑋才知道原來在自己睡覺的時候,發生了此等異事。

  “夢獸的恩怨情仇不亞于人族。”張瑋聽完之后感慨了一句。

  蘇梅卻驚訝地說道:“吼天?難道是云夢澤里的夢獸大統領?已經開啟靈智,實力不亞于六式造夢師的夢獸?”

  張瑋進行了一番表情管理,然后才說道:“肯定是的,沒想到竟然會離開云夢澤來追殺仇人。更沒想到會送給小姐一枚蛋。可以回去問問吳弛前輩,看看這枚蛋有什么用處。”

  林茹之連連點頭。

  大家很驚訝,不過集市上還是很熱鬧,雖然不能解釋為什么都睡著了,難既然人沒事,牲口也沒有損失,那么還得繼續做生意,就當是午睡好了。

  張瑋也不急著回去,得采購了毛驢再走。至于馬車的事情,蘇梅說保龍一族會賠償的。雖然是林茹之弄壞的,但這也應該算在保衛支出上,畢竟她也不是故意的。

  蘇梅會申請賠償,到時候會讓張瑋帶去。

  李哥還是相信蘇梅的,覺得人家家大業大不至于會為了幾兩銀子騙人,也就安心等賠償了。反正就是車蓋壞了,車還能拉,馬因為送去吃草了,也沒受傷。

  大家是議論紛紛,都在討論發生了什么,在場的造夢師知道自己肯定是被催眠了,問題是他們不知道是誰干得。他們在夢中嘗試醒過來,卻并沒有做到,他們可沒有警幻仙子的幫助。

  蘇梅找了一個破布,就是車蓋的碎片,讓林茹之把蛋包裹起來,說道:“小姐,以防萬一,免得賊人覬覦。”

  林茹之從善如流,立刻用碎布把蛋給包裹嚴實,她也知道如果這真的是吼天的饋贈,定然有奇特之處,小心無大錯。

  “蘇梅姐姐,吼天是不是很厲害?”林茹之對吼天產生了興趣。

  “吼天是云夢澤里最強的夢獸,據說當年楚國滅秦的時候,就幫助過楚國。不過后來云夢澤被齊魏瓜分,吼天好像也失蹤了,現在想來是到了涅槃的時間。”蘇梅說道。

  “涅槃?”

  “就是強大的夢獸繁衍下一代,臨死之前,龐大的力量也會傳承給下一代。”“所以如果小姐手里的蛋是吼天的后人,那么等到吼天涅槃,這顆蛋就會繼承一大筆力量。”蘇梅見林茹之不理解,就繼續說道:“涅槃是夢獸特有的能力。我們人族的力量是隨著生命的結束就化為虛無了,但夢獸不一樣,他們可以通過涅槃,把龐大的念能傳承給后代。強大的夢獸種群,強者如云,連人族也不敢輕易得罪。”

  “那夢獸會說話么?”

  “并不會說話,但可以通過念能交流。”蘇梅說道:“強大的夢獸,他們的靈智和人族一樣,雖然不能開口,但通過念能的波動就能直接交流。小姐你剛才說自己頭疼,其實就是因為他們的念能波動對你造成了影響。”

  異世界果然神奇,強大的夢獸可以在死前,用涅槃把力量轉移給后代,而且還能通過念能和人類交流,果然念能才是異世界的核心生產力。自己一定要好好學習,早日掌握核心生產力,到時候自己不但可以把地球科技造出來,說不定還能進入星辰大海。

  應該給夢插上翅膀,既然都做夢了,不如做大一點。異世界的神奇展現得越多,林茹之也越自信,越是對造夢的可能性深信不疑。

  如果是異世界的話,以前在地球上無法實現的夢想或許都能成真。林茹之細數自己從小的夢想,宇航員、科學家、超級英雄,長大之后也有成為優秀的游戲制作人的夢想。這些夢想在地球都沒實現,在異世界估計能實現。

  畢竟異世界有念能這個核心生產力啊,一切都變得有可能了。

  吼天的出現讓林茹之的眼界一下就打開了,之前她對異世界的認知還是太保守了,其實完全可以放開一些。

  給夢想插上翅膀,別被想象力給束縛了。

  張瑋最后選中了一頭一歲的母驢,又配了一個最便宜的韁繩和鞍。驢的載荷沒有馬多,速度沒有馬快,但消耗也少,吃的少,屬于節約型代步工具。

  騎馬雖然是風流倜儻,可養馬的消耗卻比驢子多太多了。張瑋并不覺得騎驢有什么問題,最重要的還是實用性,畢竟他家又不是大富大貴,能省的錢還是得省。

  回去的時候,因為沒有了車棚,蘇梅和林茹之兩人坐在馬車上,是接受到了大量矚目的目光,特別是英氣逼人的蘇梅更是讓男人流連忘返。

  蘇梅全程板著臉,顯然是不喜歡這些色瞇瞇的目光,沒給任何人好臉色,就好像在說自己可不是隨便的女人。

  林茹之倒是無所謂,她是孩子她怕誰,無懼任何目光。沒有了車棚,視野好了很多,街道的繁華盡收眼底,她抱著蛋的包袱,雙眼卻滴溜溜地亂瞅。

  張瑋則騎著毛驢跟在后面,顯然他還需要熟練一番,操作的時候還有些緊張。 由于各種問題地址更改為請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