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小說網 > 重生千金夢想家 > 第九十一章幫忙
  一月是休養生息的月份,緩解去年的疲勞,積蓄今年的力量,連衙門公告都是空白的,二月份才會有新的指示。

  所以這個月就是休息的月份,該忙也忙完了,該吃也吃完了,大家都需要調整一下。不過韓府可不會消停,因為到了大把分錢的時候,拿了錢,二月份才能該干嘛干嘛。

  老太君躲了起來,讓王婷去負責。

  既然不節約了,只要有合理的理由,該批就批,然后很找老太君要錢。

  老太君只能讓王婷早點把別院賣了,不然這么大的窟窿堵不上。大兒子當了鹽道大臣,依舊要錢,說是任上需要錢的地方不少,還需要一千兩銀子。

  不得不讓人懷疑大兒子是不是光把錢撈回自己的小院,而不是想著整個韓府,沒想著他還有兩個弟弟。這么下去,老太君怎么放心把韓府交給長子?

  如果去年炭費節流成功的話,今年就應該大刀闊斧地變法了,奈何去年炭費全面潰敗,現在也別想省錢了。老太君大手一揮,給。沒錢,找南賢王借,然后把別院賣了,再還利息。或者讓供應商賒賬,年底再算。

  神龍節之后,張瑋第一天上班,穿了一身新冬服,精神不錯。上班之后,先檢查了一下林茹之的作業,主要還是練字的內容。

  “小姐的字長進不少。”

  林茹之心想可不是進步了么,畢竟一直沒停,不過她覺得還有進步空間。

  張瑋倒是覺得小姐的字一開始雖然娟秀有余,卻力道不足。但現在力道由娟秀變成了剛強,變化可不小。

  作業是沒問題的,張瑋點點頭,準備上課。

  新的一年正式開始,林茹之干勁十足。依舊是負重,加空氣椅。房間里炭火很溫暖,張瑋把手放在炭火邊上,一邊烤火一邊上課。在自己家可不敢一天到晚燒炭,都是穿著厚衣服躲在房間里,靠抖取暖。

  張瑋一家三口,全靠張瑋一個人的工錢,也是扣扣索索地過日子。花錢的地方多,吃穿住行全得花費,孩子以后上私塾也得花錢,走個親戚辦個家宴也得花錢,如果生個病受個傷也是錢。更不要說張瑋工作上的花費了,有時候得自費收集情報。

  上了一天的課,韓炆讓林茹之去見吳弛,吳弛叫她過去。

  師父有請,林茹之自然不敢怠慢,立刻就到了師父面前,乖巧地說道:“師父,你叫我?”

  吳弛讓徒弟坐下,緩緩說道:“距離我上次造夢已經過去好幾年,現在休息得差不多了,準備下次造夢。在夢境中需要幾首音樂,既然你擅長此道,就讓你來配樂。”

  師父要造夢?林茹之激動了,這可是六識宗師的造夢啊。“師父,你想造什么樣的夢?需要什么風格的音樂?”她的雙眼在發光,想見識一下宗師的實力。

  “你倒是比我還激動,不要著急,現在還在準備階段,至少得準備幾年呢。”吳弛隱瞞了造夢的風險,不想讓弟子擔心。

  林茹之只以為造夢對師父而言是小菜一碟,所以心情激動。

  “師父,你準備造什么夢?”

  “金戈鐵馬的浩然之夢。”吳弛準備造的是一個讓男人熱血沸騰的夢境。男人一生所求無外乎‘醉臥美人膝,醒掌天下權’,在‘醉臥美人膝’這方面,吳弛已經很強了,但在‘醒掌天下權’這方面卻還沒有成績。

  他一生都是為了創造滿足男人的夢境,很清楚除了風花雪月,就是金戈鐵馬。

  “具體呢?”林茹之表示金戈鐵馬的夢境也太籠統了,希望師父能詳細一些。

  “一切都源于我年輕時候的一些幻想。”吳弛很久以前就開始思考夢境了,甚至寫了厚厚的設定。“以前我就想創造一個有著國仇家恨的夢境,里面要有可歌可泣的愛恨情仇,也得有忠孝不可兩全的抉擇,更要有坦蕩赴死的豪情,要有曲折離奇的戰役。”

  要求不低,林茹之問道:“師父,有沒有劇本?”

  “有啊。”吳弛拿出自己一直帶著的筆記,里面全是他以前記下的各種點子。很大方地交給弟子閱讀,畢竟了解了故事才能配樂。

  林茹之發現這筆記都泛黃了,顯然有些年頭。里面的內容肯定是不同時代記錄的,字跡一開始還很端正,后面是越來越潦草,越來越瀟灑。

  東一段西一段的,比地球上的燒腦懸疑片還難懂,但她還是努力理清了故事線。這是一個架空世界,幾個國家沒有道理地在打仗,打得很熱鬧。然后就是一些見微知著的情節,比如將軍如何打仗,幕僚如何出謀劃策,當然還穿插了一些兒女情長。

  故事碎了一地,根本沒有主線,就是打,雖然很多小故事非常不錯,但也只是聚焦個人感情和整體國家的沖突,并沒有體現出大的戰略。

  畢竟全部內容都是虛構的,并沒有完整的世界觀。

  林茹之看得頭疼,但總算是理清了幾個國家的人物,但也只局限于他們的隸屬國家,還不算錯綜復雜的感情問題。

  什么敵國將軍愛上我,自己國家的女間諜愛上別國的皇帝,內容是要多狗血就有多狗血。

  吳弛發現弟子的表情很微妙,就好像是吃壞了肚子一樣,有些搞不懂了,難道自己的故事不好么?

  如果是戀愛的內容,故事非常好,林茹之自己都想攻略里面的女角色了,但要說金戈鐵馬就太差了,根本感受不到歷史的無可奈何。

  “你這是什么表情?”吳弛點了油燈,發現弟子還是胃疼的表情,甚至懷疑她是不是來了癸水。

  “師父,你這筆記根本沒有主線,完全就是個故事集。”

  吳弛當然知道弟子說的沒錯,所以尷尬地說道:“這不是才開始么,會慢慢改的。”“你就說大體上如何吧。”

  “感情的細節上非常好,但大體上并不能體現歷史的無奈。學習歷史,我認為‘無可奈何’是歷史最好的寫照。”林茹之說道。

  “我這又不是歷史,這是夢境,當然是得讓買家痛快。”吳弛表示得考慮市場的需求。

  林茹之卻說道:“展現了歷史的無奈,然后讓買家去改變,不是更有成就感?不經歷考驗,就無法懂得珍惜。”

  吳弛心想有道理,畢竟戀愛也有以退為進這種戰術,在《湘江神女》里也有迎娶難度非常高的女子,但越是如此,買家就越是上頭。

  顯然在正經的夢境中,挑戰難度越高,買家就越是愿意去對抗歷史的無奈。“言之有理,是我沒考慮歷史的大勢。”吳弛說道:“看來這方面你比我厲害,我的歷史知識怕是沒有你多了。不如這樣,你寫個大綱,讓我參考一下。”

  林茹之點頭,答應了師父。

由于各種問題地址更改為請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新筆趣閣為你提供最快的重生千金夢想家更新,第九十一章幫忙免費閱讀。http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