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小說網 > 重生千金夢想家 > 第九十九章參觀
  韓煜滿臉微笑,不管怎么看林妹妹永遠是白月光一般的女子,當然現在白月光變化很大,但不管如何那般容顏卻依舊是美不勝收。

  雖然韓煜身邊美女很多,但林妹妹永遠是最出眾的那個。

  “走吧。”韓熒上車,直接出發,因為她得早點去會場,還有事情要做。

  蘇梅騎馬跟在車后,整個車隊慢悠悠地出發。去大觀園花不了多少時間,韓煜都還沒找林茹之說話,馬車就到了。

  “秦姐姐已經到了。”看到秦家的轎子停在一旁,韓熒說了一句。

  “韓智哥,你帶弟弟先走。”韓熒對另一邊下車的二堂哥說道。

  韓煜戀戀不舍地走了,韓熒則把其他人帶去佳人上游。路上林茹之問了一些詩會的安排,大表姐直接說保密,顯然是要讓妹妹們自己去體驗詩會流程。

  不過詩會得等下午才開始,上午只是陸陸續續地集合。

  “這里就是上游的‘百亭景觀’了,我們的座位在那,你們可以先去等著,也可以在大觀園里轉轉。”眼前是一百座造型各異的亭子,韓府的座位就在其中一個亭子里。

  這一路已經讓人驚嘆,大觀園進來之后一路風光感覺是離開了城市,有寺廟,有村莊,就好像是一個微縮景觀,是把一個國家的各種風景全部壓縮到了大觀園內。眼前的水流也是潺潺活潑,顯然也是引入活水,水面寬足有三丈,都能在上面泛舟游玩了。

  事實上也確實有船,等會兒漂流的時候,下游就有船接住漂流物。

  站在上游看下去,都看不到頭,因為水流蜿蜒,被兩岸的景物給擋住了。不知道的人,會真以為這條河流有很大的落差。

  兩岸有各種各樣的景觀,有竹林,有花園,有農田,有莊園……

  在上游建了一個木質碼頭,走向河流的中央,可以在上面放漂流物。岸邊有一串亭子,里面有座位,等會兒這里將會鶯鶯燕燕,百花齊放。

  “林妹妹過來。”韓曉只比林茹之大兩歲,她們算是同齡人。

  亭子里準備了不少東西,筆墨紙硯,還有各種漂流物,有自然的,也有人造的。自然的比如樹葉、花瓣,人造的比如紙船、木盤。

  每個亭子里都有一定數量的漂流物,等到詩會開始,大家就會把詩寫在上面,漂流到下游。

  蘇梅站在一旁心想都是大小姐的玩意,也只有這些千金小姐才有閑情逸致玩這些東西,寫詩就寫詩,竟然還要漂流,難道不怕飄著飄著就不見了么?反正她是無法理解的。

  “寄流詩會,源自于葉詩流水,傳說楚國開國國君有一天在河邊休息,發現水面飄來的樹葉上寫有文字,于是就把樹葉撈起來,發現上面寫了一首相思之詩。于是他逆流而上,經歷千難萬阻,最終抱得美人歸,成就一段佳話。”韓曉說道。

  林茹之心想這肯定是野史,根據張瑋的教學,楚國開國國君是和秦國聯姻的。不過她倒是理解年輕人會喜歡這種浪漫的交流方式,這就和地球的網戀差不多,看不到寫詩的人,就可以發揮想象力了。

  這是距離產生美,看不到人就可以自由想象了,完全可以美化。就和網戀一樣,光是聊天,只覺得屏幕對面肯定是完美愛人,可一見面就見光死。

  寄流詩會就是讓人可以盡情想象。

  “很有趣。”林茹之能說什么呢。

  就在兩姐妹百無聊賴,不知怎么打發時間的時候,只聽由遠及近,馬蹄扣響,很快鮮衣怒馬的騎士已經出現在兩人視野之中。

  林茹之眼尖,發現來者是個英姿颯爽的女子,穿著男裝,但粉面白凈,實在是難掩美貌。胯下馬匹也非常神駿,如果說張瑋的小毛驢是面包車,那這匹駿馬絕對是豪車。

  “吁!”女子亭前勒馬,駿馬前蹄抬起,帥氣地叫了一聲,等到雙踢落地,已經穩穩停住。

  少女騎士輕盈地側下馬鞍,笑臉盈盈地看向兩位小姑娘,說道:“韓妹妹、林妹妹,你們來的真早。”

  林茹之不認識對方,好在韓曉上前行禮道:“秦姐姐,安好。”

  這位就是秦家的女兒,只是不知道具體是哪一位,林茹之也只能上前問好,畢竟都是親戚。

  “林妹妹果然活了,現在看你臉色可比上次見面好多了。上次我見你,你還躺在棺材里。”這位女騎士笑呵呵地說道,開了一個不大不小的玩笑。

  林茹之表示看來很多人都瞻仰過自己的遺容,只能尷尬而不失禮貌地微笑。

  “開個玩笑,我是你秦雪姐姐,你們兩個是跟韓熒一起來的吧,她也真是的,怎么能把這么可愛的兩個妹妹丟在一旁?跟我走,我帶你們去逛逛大觀園。”秦雪知道兩人肯定沒來過大觀園,所以提出帶她們去轉轉。

  “那就麻煩姐姐了。”林茹之也不拒絕,確實挺無聊的,她對異世界的大觀園確實很感興趣。

  “剛才是開個玩笑,林妹妹你可不要生氣。”秦雪再次道歉。

  “沒關系,我不生氣。”林茹之確實不生氣,因為對方說的是事實。

  韓曉悄悄地對林茹之說道:“秦雪姐姐以前一直在邊境生活,性格豪放,快人快語,不用當真。”

  林茹之則盯著秦雪的寶馬打量,覺得這馬可真高大,靠近才發現這馬背比林茹之身高還高。

  “兩位妹妹,上馬吧,我們同騎而游,能省不少力氣。”秦雪對自己的寶馬有絕對的自信,不要說三個輕飄飄的小姑娘,就算是身穿重甲的將軍也不在話下。

  韓曉有些害怕,顯然是宅慣了,不太愿意嘗試新鮮事物。在韓府不是坐馬車就是坐轎子,女孩根本不學騎馬。

  林茹之倒是很愿意試試,說道:“那就有勞姐姐了。”

  “無妨,來,我抱你上去。”秦雪今年十九,性格火辣,力氣不小。

  林茹之表示不用,說道:“我自己上。”說完就使了神女九式之一,羊跳。這動作的優勢就是借力攀登,羊可以在懸崖峭壁上如履平地,所以這個動作能讓林茹之借力跳高,甚至可以攀上十幾米高的城墻。

  馬背雖高,但她雙腿發力起跳,半空踩了一下馬鐙再次提升高度,柔韌的身體在空中調整位置,跨上寬敞舒適的馬鞍。

  雖然是長裙,但裙子很寬松,而且下面也有底褲,不用擔心騎馬會走光。

  “好。”秦雪見林妹妹矯健的身手,連連拍手。

  韓曉是看得目瞪口呆,顯然是沒想到一年前還差點去世的林妹妹竟然有如此身手,真的是判若兩人。

  “韓妹妹,不用害怕,我抱你上去。你坐在中間,抓住林妹妹的腰,后背靠在我身上,這樣就安全了。”秦雪表示韓曉有前后的保護,不用害怕。

  韓曉無奈,只能讓秦雪抱著,僵硬地坐上馬背。秦雪輕快地坐上去,三人擠在一個馬鞍上,勉強可以坐下。

  “準備出發,林妹妹你抓好馬鞍,可別掉下去了。”秦雪關照了一下,催馬向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