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小說網 > 重生千金夢想家 > 第一百零一章龍印
  小夢庵里的茶絕對是好茶,就算林茹之不是愛茶之人,也能分出好壞。

  秦雪就是來喝茶的,并沒有其他的事情做,所以也不用尼姑們照看,只是歇歇腳,等會兒就去吃飯。

  “秦姑娘,不知可否叨擾你一些時間?貧尼有些私事想要與姑娘相談。”老尼姑在門外,卑微地說道。

  秦雪疑惑地站起來,對兩位妹妹說道:“你們就在禪室喝茶,我去去就來。”留給兩姐妹一個窈窕的背影。

  林茹之眼觀鼻鼻觀心,安心喝茶,現在她就是個孩子,就算操心,大家也懶得聽。老實說再次變成孩子,真的是體會了太多的難處,說什么話都會被當做童言無忌,真是心累。

  秦雪很快就回來了,臉上依舊是保持著微笑,沒人問她,她卻自己解釋道:“是有人想要購買榷場貿易的憑證,想通過我去見父親。都是些賺錢的事情,沒意思沒意思。”

  賺錢還沒意思?林茹之倒是很想知道什么才是有意思?她可知道榷場貿易的身份可是非常昂貴的,那是壟斷貿易,只要有機會做生意,就沒有不賺錢的。

  這可是國際壟斷貿易,楚國的很多商品需要進口,從齊國進口之后,賣什么價格就全是商人說了算的。當然想要獲得這個身份,本身就是非常昂貴的,看來秦家主要就是出售貿易資格賺錢。

  誰不想去邊關做壟斷貿易呢?肯定有很多人趕著給秦家送錢。

  當然林茹之認為秦家也不會太有錢,畢竟貿易資格是物以稀為貴,他們最多也就是賣一些,不可能大肆出售。就算一張資格證一萬金,也賣不了幾張。畢竟邊關的生意是有限的,容納的商人是有限的,能賣的資格證數量也是有限的,可能十年只能賣幾張。

  如果瘋狂出售的話,那邊關生意也別做了,大商人們肯定會聯合起來對抗秦家。所以雖然值錢,但貿易資格這東西只能少買。

  秦雪不想多說,就繼續聊起了邊境風光和齊國風俗。

  林茹之和韓曉都聽得津津有味,因為秦雪說的有趣,而且時不時夾雜幾個葷段子,比如野合什么的,顯然邊境風俗開放,年輕男女玩的很野。秦雪小時候在邊境耳聞目染,了解不少。

  韓曉臉都紅了,她可是個連反抗父母自由戀愛的禁書都沒讀過的純情少女,哪聽得了野合這種刺激的內容?倒是林茹之恨不能把地球的葷段子拿出來,和秦雪交流一番,促進一下水平。

  “好了,好了,不說這些了,說說溫寧寧吧。聽說今天不僅是她要來,還有一個龍印公子會一起來。”秦雪說道。

  林茹之聽到‘龍印公子’,倒是一愣。龍印并不是造夢師的識印,就是一個稱號,沒有實質。龍印算是對年輕造夢師的鼓勵,年輕造夢師取得了一些成績之后,就會由鑒夢會頒發龍印,一方面是對其過往成績的肯定,另一方面也是鼓勵年輕人繼續努力。

  獲得龍印的造夢師,也被稱為‘龍印公子’和‘龍印女郎’。

  基本上獲得龍印的年輕造夢師都是年輕俊杰,天之驕子,實力與才華并重,走到哪都會受到追捧。這就和長夢女孩的稱號差不多,都是未來可期,備受期待。

  根據張瑋所言,龍印公子可是很多家族心目中最理想的乘龍快婿,可比楚國的造夢狀元吃香多了。

  造夢狀元只是一國承認,而龍印公子卻是全天下最權威的鑒夢會認證,受到五國的承認。

  “但我記得楚國好像沒有龍印公子吧?”林茹之記得先生說道楚國人才凋敝,并沒有龍印公子和龍印女郎。

  “確實沒有,想要獲得龍印,必須在夢境中展現出對未來的探索,必須創新。我們楚國現在夢境都是拾人牙慧,根本沒錢創新,已經有五十多年沒人獲得龍印了。這次與溫寧寧同行的龍印公子是燕國人士,據說他深愛溫大家不可自拔,所以愿意永遠陪同。”秦雪也到年紀了,對男女感情是充滿了期待。

  她想找一個比自己更厲害的男人,有這樣的想法就說明她對愛情還有期待,還沒有被現實打臉,還會認為愛情會降臨在自己身上。

  韓曉也是一臉向往的表情,顯然也期待著愛情。林茹之心想她們這些貴族小姐竟然還會相信愛情,果然是教育的缺失啊。

  確實缺少教育,秦家和韓家一樣對孩子太過縱容,不教義務,同樣是沒家訓。

  不教義務,就是暴發戶的風格。

  “那溫大家對龍印公子什么態度?有沒有表態?”林茹之問道。

  “溫大家說她現在醉心曲藝,想要提升水平,沒有兒女情長的心思。這次她來楚國也只是周游列國的一站。不過她從燕國出發之時,龍印公子已經跟隨,不離不棄,真的是太美好了。”

  那就是對男的沒興趣,而男人死皮賴臉地跟著做備胎。林茹之能說什么呢,只能說備胎是跨越世界的存在。

  “那位龍印公子叫什么?”韓曉是一臉感動的表情,顯然認為這位公子癡心一片,肯定是一個至情之人。

  “霍海亭。”秦雪說道:“聽說此人不但才華橫溢,創造了《三月》夢境,更是相貌不凡,英俊倜儻,在燕國有無數女子愿意嫁給他,但他卻偏偏愛上了溫寧寧,并且陪伴她周游列國,感情專一,令人動容。”

  韓曉連連點頭,她們顯然都認為溫寧寧應該答應對方,成就一段佳話。甚至是希望自己也能遇上這么癡情又優秀的男子,到時候她們肯定會嫁。

  林茹之都不好意思潑冷水,只能沉默喝茶。

  韓曉表姐對這場詩會有了期待,畢竟有戲看了。

  喝了茶,再去轉轉,然后去吃飯。

  此時天已經大亮,大觀園熱鬧了很多,出現大量游客。寄流詩會只是大觀園的一角,到時候會有很多看熱鬧的人站在河流兩岸看漂流物,雖然不能進入會場,但也能湊個熱鬧。

  依舊是三人共騎駿馬,秦雪繼續熱情介紹大觀園的風光。

  “等會兒我們就去食齋,食齋廚師的水平不輸御廚,而且還有一套《龍神食單》,據說是當年祭拜神龍的達官貴族吃的美食,味道一流。”

  說到吃,林茹之就要好好享受了,看看這《龍神食單》和《韓府食單》孰強孰弱。

  食齋的裝飾很簡單,甚至可以說是樸素,里面放著的不是昂貴的裝飾,而是勞動用具,獵戶的弓、漁人的網、農人的鋤、樵夫的斧等,環境清幽,就好像是走進了普通的農家,可是仔細觀察就能看出這些裝扮都是精心準備。

  “還好我們來的早,不然就沒地方了。”秦雪高興地說道。

  食齋確實小,感覺是私房菜,并不是大飯店,林茹之期待起來了,自己的味蕾已經在召喚美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