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小說網 > 重生千金夢想家 > 第一百零二章相遇
  食齋屬于私房菜的定位,精致量少,招待的客人也少,早到早吃,晚到沒得吃。

  “食齋的菜單每日都會改變,會根據季節選用最新鮮的食材,體現食材最好的味道。當然也有很多腌制的食材,味道也很不錯。”“我們就按照時節,廚師推薦什么就吃什么。”

  “聽秦姐姐的。”韓曉和林茹之沒意見。

  今天的推薦是‘鱸魚’,做法很多,廚師推薦是‘花雕熏鱸魚’。

  “那就點它了。”秦雪也不選,直接就決定了。吃完之后,她們得回會場了,下午詩會就可以陸陸續續開始,不想錯過。

  “鱸魚土腥味太重,不如吃雞肉。”隔壁餐桌上也有兩人正在點菜,一男一女,男人顯然不喜歡吃淡水魚,認為有土腥味。

  林茹之看了一眼,只見女子婀娜的背影宛若柳條,看不見真容,那位男子卻是劍眉星目,眉宇間滿是關心。

  “不如吃春筍燉雞,食材簡單,想必味道也不會太差。”男人說道。

  女子也不說什么,只是點點頭,算是同意了。

  春天了,竹筍也是也是一道美味,林茹之心想韓府食單里也有春筍,反正在家里,老太君肯定會買筍的,大家都有的吃。

  花雕熏鯉魚,魚的處理非常完美,沒有土味,甚至連魚刺都全被取出了,變成了一條無骨魚。

  味道更是一絕,魚肉甘美鮮嫩,吃了一口想兩口,根本停不下來。一條鱸魚,三位女子吃了個精光。

  “三位姑娘,可是參加詩會的?”就在他們準備離開的時候,卻是那位點了竹筍燉雞的女子叫住了她。

  此女面戴藍色面紗,身穿蔚藍拖地長裙,光是站在那里就好像是溫婉安靜的雕塑,令人不忍移開目光。哪怕戴著面紗,也能知道此女絕對是美人,因為皮膚勝雪,目光如泉,青絲飄柔,儀態萬千。

  林茹之心想這站姿明明沒什么動態,卻讓人浮想聯翩,就算韓府的幾位千金表姐也沒有如此的儀態吧。

  儀態這東西確實是加分項,讓人不得不佩服。

  連秦雪看到這位神秘女子的時候,也被震懾住了,倒不是說美貌比不過對方,而是儀態上差太遠了。對方光是一個站姿就讓人欲罷不能,自愧不如。秦雪也算是儀態不錯的大家閨秀了,但現在卻一敗涂地。

  “三位妹妹,請不要驚嚇,在下溫寧寧,也是來參加詩會的。我是想若你們去會場的話,我想與你們同行,這樣我這位朋友也能放心了。”溫寧寧是想要找人結伴同行,免得龍印公子霍海亭操心。

  “溫大家?”萬萬沒想到吃個飯就遇到了溫寧寧,秦雪還認為對方這樣的大名人怎么也得等詩會進行到最熱鬧的時候再到場,沒想到人家早早就到了。

  “正是。”溫寧寧溫柔地回道。

  “我們確實是去詩會的。”秦雪高興地說道:“一起吧。”說著眼神還瞟了一眼邊上的帥哥,心想這難道就是霍海亭?果然長得很瀟灑。

  “現在你可以放心了。”溫寧寧對公子說道。

  霍海亭能說什么呢,只能囑咐道:“那你小心,我就先去下游了。”

  “嗯。”一個點頭動作就能讓大家閨秀自愧不如,都是妙齡女子,氣質儀態怎么就差這么多呢?連林茹之都想向她學習了,對方到底怎么做到一舉一動風情萬種的?就好像是在用動作代替話語,一個儀態能表達千情萬緒。

  霍海亭走了,溫寧寧再次行禮,問道:“不知三位妹妹如何稱呼?”

  “我是秦雪,這是韓曉,這位是林茹之。”

  秦和韓,難道是四大家族的千金?林茹之,難道是楚國的長夢女孩,那個創造了《舞動天下》的林妹妹?

  “這位林妹妹可是長夢女孩?”溫寧寧的目光如清澈的月光灑落在林茹之身上。

  不等林茹之回答,秦雪搶答道:“溫大家也認識林妹妹?”

  “我初入楚國京城就聽聞城內四處都有我未聽過的優美歌曲,細問才知道楚國有個長夢女孩,這些曲子都是出自她的夢境《舞動天下》,只可惜此夢境一夢難求,我初來乍到,沒有渠道購買。”“今日有幸遇到林妹妹,不知林妹妹手中可有多余夢境,我愿意高價購買。”

  對方都說了,林茹之怎么好意思收錢,只能說道:“承蒙姐姐厚愛,可在夢中傳贈一份包含所有拓展包的《舞動天下》。”

  “那就謝謝林妹妹了。”“我們不要站在食齋說話,不如先去會場再詳談不遲。”溫寧寧說道。

  多了一個人,這次不能一起騎馬了,于是秦雪說道:“兩位妹妹上馬,我與溫大家步行就行。”

  林茹之想到了一個笑話,說一對父子牽著驢在街道上走。路人就笑話他們,有頭驢竟然不騎,父子真傻。于是父親就讓兒子騎,路人就說兒子騎父親不騎,兒子不孝。于是換成父親騎,兒子走,路人又說父親不慈。反正左右都是錯,最后父子兩抬著驢走。

  “林妹妹何故發笑?”秦雪見林茹之沒事偷著樂,不知道她笑什么。

  自己笑出來了?看來笑話果然還是要結合環境才好笑,本著獨樂樂不如眾樂樂的原則,林茹之分享了這個‘父子與驢’的笑話。

  秦雪聽完哈哈大笑,說道:“可不是么,要是四個人一起走,有馬不騎確實不太聰明。可兩位妹妹騎馬,確實有些不夠謙讓。但如果我和溫大家騎馬,讓兩位妹妹步行,那就是不夠關愛小輩。不管怎么樣,都會被人說,太好笑了。”

  韓曉也笑得掉眼淚,雙肩不斷聳動。溫寧寧是掩嘴淺笑,雖然也是笑,但聲音最是好聽,儀態最是美好。

  溫寧寧說道:“這路上行人也是多事,驢是父子的,父子愿意如何與他們何干?還有那對父子也是不懂堅持,聽不得人言,哪有別人說什么他們都要聽的,那豈不是要累死?一萬個人有一萬個說法,哪能事事都隨他人之意?”

  “溫姐姐說的沒錯。”秦雪也是這么認為的。

  “有悖常理,才是笑話。”林茹之表示這就是個笑話,就是要反常識才有趣,說道:“如果按照常識,就沒什么好笑了。”

  “有理,那我們現在如何,有四個人卻只有一匹馬。”秦雪問道。

  “當然還是我和表姐騎馬,兩位姐姐步行,我不怕被人說不謙讓,卻不能讓兩位姐姐背上不關愛小輩的罵名。這個罵名由我來背,兩位姐姐放心。”林茹之一身正氣,表示黑鍋我背,俊馬我騎,義不容辭。

  兩位姐姐又笑了,倒是韓曉沒想到林妹妹竟然如此豪邁。

  “好,那就讓兩位妹妹為我們背負罵名。”秦雪已經笑得掉眼淚了,她也才發現林妹妹還有風趣的一面。

  溫寧寧也覺得童言無忌的林茹之太可愛了,她都想把林妹妹抱在懷里,好好捏她的臉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