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小說網 > 重生千金夢想家 > 第一百零四章嘲諷全開
  每個地區都會有屬于自己的文化,有屬于自己的專用詞匯。隔絕的時間越長,這種專用詞匯越多,地區和地區之間的差異就越大,交流是越來越難的。

  所以必須經常交流,區域的新詞匯才能擴散開來,大家才能知道對方在說什么。阿賴耶識能連接不同國家的百姓,讓他們有時間交流,國與國之間不至于發生雞同鴨講的事情。

  這點異世界要比地球便利的多,交流也方便很多。比如燕國的溫寧寧周游列國就沒遇到語言問題,只是習俗上的問題也不要緊,入鄉隨俗就行。

  聽秦雪的意思,她對國外是很向往的,是很希望出國的。

  河上碼頭,五顏六色的裙子在移動,姑娘們已經開始寄流,寫了內容放在水面,順流而下,希望能被心儀公子撿到,成就一段佳話。

  “快看,開始了。”秦雪說道,漂流物越來越多,就代表詩會已經開始了。因為人很多,也不需要安排人起頭,自然而然就會開始交流。

  兩岸的人也不知何時多了起來,現在是三月,太陽下已經有些溫熱,但大家的熱情卻比太陽還要熾烈。

  同時吃的喝的,也全部送上來。吃吃喝喝,玩玩鬧鬧,好不開心。

  “天下風流少,偏偏佳人挪。岸邊輕叩首,不如輕舟馱。”有些姑娘是非常開放,表示下游的公子不如坐船過來,比站在岸邊蹉跎好太多了。

  她們是不介意調戲一下下游公子的,玩得很花。

  詩會已經在不知不覺中開始了,佳人們是頻頻出招。下游的公子如果接到漂流物,可以寫回詩,讓人送到上游喧讀。

  所以上下游現在是人流不歇,有幫小姐打探消息的丫鬟,也有送回詩的小廝,跑得汗流浹背。而且還不斷有人加入進來,參加者還在增加。

  溫寧寧和秦雪聊了很久,注意力轉移到了林茹之身上,想要問問長夢的事情,說道:“不知林妹妹的長夢中可有奇遇?如果方便的話,我很想知道長夢的故事。”

  “沒什么不方便的。我的夢境里既沒有先賢,也沒有造夢師,是一段黃昏王朝之前的遠古記憶罷了。夢境里連神龍都沒有,大家都是苦哈哈地過日子,紛爭不斷,很多人還在為了吃飽飯而掙扎,很辛苦。”林茹之說起了地球往事,除了隱瞞了各種科技之外,其他的沒什么好隱瞞的。

  聽起來確實是遠古時代的歷史,竟然連造夢都不會,那可是在黃昏王朝之前啊。

  “不知是不是天河王朝?”溫寧寧說道。

  秦雪和韓曉都是一臉茫然,不知道天河王朝是什么。

  “溫姐姐讀過《三國演義》?”只有小說里才有天河王朝,其他地方是沒有的。

  溫寧寧溫柔地點頭說道:“我是在打聽長夢女孩的時候,得知這本奇書的,一讀就欲罷不能。書中天河王朝覆滅,群雄并起,那可真是個亂世。”

  “姐姐真聰明。”林茹之心想以后再有人問自己長夢的事情,自己咬定這是天河王朝和黃昏王朝交替的那段時間,基本上沒什么歷史記錄,她說什么就是什么。

  “古人也是經歷了很多苦難。”溫寧寧說道:“妹妹你的那些曲子也都是古風么?”

  “確實是古風,但用了現代的樂器重新編曲。”

  溫寧寧說道:“等你妹妹送我夢境之后,我一定要找妹妹好好聊聊音樂。現在你跟我講講諸葛亮借東風的事情,那怎么做到的?”

  “估計是念能的一些應用,當時大家也不知道造夢,所以才會覺得諸葛丞相會妖術。”林茹之也是信口胡謅,反正這種事情也不可能很找諸葛亮證實。

  “我也是這么認為的,可惜這一場東風,斷送了曹操統一南北的機會。如果曹操能在赤壁之戰就統一天下,之后會少死很多無辜百姓。”溫寧寧顯然是和平主義者,心系蒼生,見不得生靈涂炭。

  “等我師父把三國夢境制造完成,姐姐可以去幫助曹操打贏赤壁。”林茹之表示如果有不滿,請到夢境里改寫。

  “原來已經開始造夢了,我會期待的。”

  真沒看出來溫寧寧竟然會支持曹操,雖然說曹操勝算最多,可曹操的缺點可不少,一般人都會更偏向道德更完善的劉備。

  溫寧寧不是沒見過世面的小丫頭,她知道萬事萬物很難兩全其美,人只是兩害相權取其輕罷了。比起曹操的人格缺陷,她更關心天下黎民。

  林茹之心想這位姐姐也是同情心泛濫,她住在燕國,環境那么好,并沒有切身體會過民間疾苦,卻想著保護百姓,也不知道這種同情心到底哪里來的。肯定是在來楚國之前就有了,難道是天生同情弱者?

  雖然她不理解弱者,但不妨礙她同情。

  林茹之也不管這些,這位姐姐愿意同情也是好事。要不是有溫寧寧這位見識廣博的人坐在身邊,這場詩會肯定會非常無聊。長夢女孩并不想寫詩,更不想勾搭男人,她本來是想要觀察人才的。

  不過難度有些大,畢竟人太多了,到目前為止也沒有脫穎而出的才俊。

  雖然宣讀了不少詩,但都不怎么樣,水平有限。

  “云夢澤邊血跡干,楚門山中龍骨寒。淚盡當時邊疆客,公子小姐笑眼看。”一首諷刺意味很強的詩句被宣讀了出來。

  一時間佳人們都覺得很不舒服,這是諷刺她們呢。

  一百年前死在云夢澤戰場上的將士,血跡早就干涸,死在楚門山里的神龍也早就涼了,當時齊魏楚的邊界硝煙彌漫,無數血淚無處安放,現如今的公子小姐誰還記得?完全就是當一場笑話來看當年的慘敗。

  詩會氣氛頓時就冷了下來,連用念能宣講的人也沉默了,這詩可不好聽,這是故意找茬吧。

  “說得好,不知道是哪位公子的佳作?”卻是王家亭子里傳出了聲音,并不生氣,反而夸獎。

  “那是王鈺姐姐。”秦雪說道。

  林茹之知道她,是詩會的發起人,總負責人,也是王婷表嫂的堂妹,果然是一家人,和表嫂一樣精明。

  這個時候確實不能生氣,一生氣就糟了。

  “是河洛郡的周萬昌周公子。”小廝說道。

  大家表示誰啊,沒聽說過啊,很有名么?

  “就是那個鐵筆周萬昌?果然聞名不如見面,他的作品確實刻骨銘心,引人深思。”王鈺的聲音說道:“你回去說一聲,就說我們受教了。”

  卻有人小聲理論,不知道這周萬昌到底是誰,沒聽說過有什么鐵筆啊。

  沒聽說過也正常,因為這人剛在河洛郡出名,在京城就是個新人。不過這下大家就都認識他了,畢竟他嘲諷全開,諷刺全場,牢牢吸引仇恨。

  王鈺能說出對方的名號,看來對對方還是有所了解的,秦雪立刻讓自己的丫鬟去問問情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