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小說網 > 重生千金夢想家 > 第一百零五章接二連三
  丫鬟從王家亭子打聽了情況,跑來向秦雪匯報。

  “小姐,已經打聽清楚了,這個周萬昌是從河洛郡來的,說是因為當地父母官貪污腐敗,官官相護。這個周萬昌寫萬字血書為百姓討回公道,和當地讀書人聯合一起上血書。最終這件事情鬧上朝堂,陛下罷免了河洛郡大大小小數百官員,周萬昌也有了鐵筆的稱號,并且奉命上京。”

  秦雪呀然地說道:“原來發生過這種事情,如此說來確實是一位為民請命的俊杰。”

  林茹之心想四大家族最怕的就是這種人了,河洛郡下馬的官員里只怕有不少和四大家族拖泥帶水,沒牽連四大家族都算是謝天謝地了。

  被這么一鬧,詩會的氣氛都沒了。被這么一說,誰還有心情吟詩作對?可讓他們針砭時弊肯定也不行,因為說道最后他們這些貴族子女就是最大的問題,總不能自己解決自己吧。

  果然想要改變的永遠是被壓迫者,壓迫者沒什么想改變的動力。在場的這些公子小姐根本不需要思考這些問題,思考也是浪費時間。

  就楚國現在這樣子,能有什么作為?除非公子小姐自己勒緊褲腰帶,否則玩不出什么花來。

  周萬昌是改變不了什么的,林茹之都不由同情他了。

  “停杯不舉,停歌不發,等候佳人音訊。不知何處片云來,做了通天屏障。虬髯捻斷,星眸睜裂,惟恨劍鋒不快。一劍斬斷紫云腰,細看嬌娥體態。”一道聲音從下游傳來,通透有力,絕對是一位高手。

  “好強的念能。”溫寧寧蹙眉說道,這念能與霍海亭不相上下。

  更驚人的是一道劍氣沖天而放,竟然是要斬斷天上烏云,銀色劍光宛如城墻聳立,直接連接天地,一擊就貫穿了烏云,正如聲音所言‘一劍斬斷紫云腰’,驅散烏云,再見陽光。

  林茹之目瞪口呆,心想這是什么玩意?這也太夸張了。

  “接著奏樂,接著舞。我從東海過來,好不容易想感受一下京師的詩情畫意,可不想讓人擾了興致。哈哈哈……”男人霸道又囂張地笑了起來。

  他是誰?

  所有人都冒出一個疑問,不知道是誰有如此的實力。

  東海來的高手?沒印象,林茹之表示自己還沒了解過當代強者,不知道這又是哪一路的高手,連烏云都能斬斷,這也太強了。

  這次詩會藏龍臥虎啊,王鈺顯然也很意外,也在找人打聽此人何方神圣。同時她也讓姑娘們繼續寄流,不用在意周萬昌的詩句。

  周萬昌沒想到會有這樣的高手縱容詩會,定睛一看,此人三十出頭,一臉狂放的絡腮胡子,肌肉虬扎,身高九尺,虎背熊腰,簡直就是一座高塔,和周圍陰柔的公子們格格不入。

  “這人難道是東海狂蛟·楚獵海?”

  “不會吧,他不是東海七狂之一?”

  “不會錯的,他那模樣和傳說的一模一樣,你看她穿著海獵漁衣,身材健壯,而且看他的瞳孔,右眼雙瞳,就是他,絕對沒錯的,他就是東海七狂之一。”

  霍海亭瞳孔地震,因為東海七狂是齊國、楚國、百越境內最囂張的七個海盜,他們沆瀣一氣,會盟東海,自封東海七狂,不服齊楚百越的管束,沒想到竟然如此猖狂,身為海盜不但敢上岸,還敢深入內陸,出現在京師?甚至還敢正大光明來參加詩會,楚國的衙門都是吃干飯的么?

  下游頓時都安靜了,公子哥可不是此人的對手,紛紛嚇得瑟瑟發抖。這些人就是小綿羊,而東海七狂就是大灰狼。

  “這京城的女子就是水嫩,這豪門世家的千金就更是美得冒泡。”楚獵海好像沒察覺異樣,繼續看戲。他很狂,但有狂的資本,看似粗魯,其實文物雙全,能力比四大家族所有公子加起來都強。

  很快上游也知道此人身份,王鈺當然知道楚獵海的身份,她們王家和海軍有莫大干系,楚獵海這個海盜就是王家最大的對手之一。只是不知道海盜怎么會來到京城,這也太不可思議了。

  “海盜?海盜來京城干什么?”秦雪知道楚獵海之后,也問出了這個問題,可惜沒人回答。

  倒是林茹之對東海七狂很感興趣,這稱號夠霸氣的,問道:“姐姐,你知道東海七狂么?”

  溫寧寧知道一些,說道:“是齊國、楚國、百越國三國內部的七股海盜勢力,他們結盟之后,七個首領就并稱東海七狂,其中最厲害的是百越的東海狂人·完顏凰。據說此人不但是造夢師,還是取夢師,更是念能戰技出神入化的六識強者。”

  海盜都這么努力,林茹之心想韓家的人應該羞愧。不過她也很好奇海盜來京城干什么,銷贓,還是干活?

  “只怕楚國也不像和東海七狂打仗,所以對方才會這么囂張。”秦雪想了半日,覺得對方是有恃無恐。

  溫寧寧也點頭,認為該是如此。

  “東海七狂真的這么厲害?”林茹之驚了,區區海盜,難道海軍還怕他們?

  “如果東海七狂合兵一處,可以對抗三國任意一國的全部海軍。而且他們戰術靈活,要剿滅他們非常困難,再說了你也看到東海狂蛟的實力了,不付出慘痛代價,只怕是留不住他的。”秦雪說道。

  楚國不想付出代價,就只能放任楚獵海了。

  氣氛是越來越怪了,詩會是越發沉重了。隨著太陽西斜,大觀園內升起多如繁星的發光珠子,點亮了整個大觀園。

  “這是大觀園的另一處美景,萬珠化光。這些珠子內部都藏有神龍的龍鱗,龍鱗蛻下來之后能繼續發光幾百年,匠人們把褪落的龍鱗收集起來,封入水晶,再寫入方術,每到夜晚,這一萬顆珠子就能照明。很漂亮,不是么?”秦雪再次介紹道。

  溫寧寧也忍不住說道:“確實漂亮,就由我來彈奏一曲。”她的本命夢境是‘天舞之夢’,里面收藏了大量的舞衣和樂器,可謂是移動的衣柜。

  一鍵換裝,林茹之都沒反應過來,溫寧寧已經隱去面紗,展露絕世容顏,換了一身華麗霓裳,開始演奏一曲琵琶。

  “來時月明過楚關,但見天花舞京城。一劍光寒千古淚,三家市出萬人英。少年胯下無雕鞍,老夫戍邊空悲情。人物若非觀歲暮,三間破屋兩橋沉……”溫寧寧的歌聲哀婉動人,這歌顯然是她進入楚國所作,既有自己初來楚國的見聞,也有對楚國人的同情,更有對生命的感悟,并且感嘆命運無常,最后三間破屋兩橋沉,更是三言兩語就描述了楚國境內很多地方的衰敗。

  深厚的感情,配合溫寧寧清澈如月光的嗓音,整個大觀園都安靜了下來。

  本來她是需要王鈺介紹之后再表演的,可現在詩會這氣氛就不用多費口舌介紹了,大家自由發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