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小說網 > 重生千金夢想家 > 第一百零七章上門
  “詩會如何?”店內,警幻仙子見林茹之入夢,問起了詩會的事情。

  林茹之便把自己遇上的事情都說另一邊。

  “看來你收獲不少啊。”仙子很羨慕,眼神中都是生動的期盼。

  “確實很有收獲,讓我知道自己的運氣確實不錯,姥姥對我的喜愛也非同一般。”林茹之說道:“參加詩會的時候,我聽了到不少的聲音。才知道同樣是官宦小姐,也是有巨大差距的。原來學習琴棋書畫并不是首選,女紅刺繡才是。”

  參加詩會的時候,林茹之也是利用念記憶,眼觀六路耳聽八方,不僅僅是聽秦雪和溫寧寧聊天,也聽到了其他人聊天,才意識到真正能脫產的人家還是少,很多官宦小姐還得學習謀生手段,而不是一天到晚詩情畫意。她們的生活水平不見得比韓府的大丫鬟高,當然干活肯定沒丫鬟多,但在家里也得做針線活補貼家用。

  韓府的公子小姐一天天地矯揉造作,在普通官宦人家是沒有的,她們得謀生。

  林茹之這樣一個無父無母,也沒遺產的孤女,能享受韓府小姐的全套生活,不學女紅學詩書,這待遇完全是姥姥的疼愛。若是姥姥稍微嚴格一點,那林茹之在韓府也得學習謀生。

  因為詩會上聚集了大量的姑娘,身份各異,林茹之也有機會了解到了千金小姐的世界里也有三六九等。能真正脫產享受生活的只有很少的部分,大部分的小姐還得學習謀生技巧。

  詩會也是百態眾生,周萬昌、楚海獵這些不談,光是不同的小姐談論的話題,就能感慨楚國社會的階層分明。

  看到這些,但凡有點良知的人,都會不吐不快,可惜周萬昌的振臂一呼只換來了公子小姐們的不快。

  林茹之相當同情他,有時候太清醒反而是一種痛苦,眾人皆醉我獨醒,舉世混濁我獨清,這滋味不好受。

  “你倒是很感慨,難道有什么辦法?”仙子姐姐問道。

  “我可沒辦法改變什么,做好自己就行了。”林茹之雖然感慨,卻不愿意像周萬昌那樣清醒過來,還是裝醉最好,她現在能做的就是壯大自己,其他都是虛的。如果有機會的話,可以在楚國推動生產力。

  “你倒是人間清醒。”仙子姐姐說道:“要怪也只能怪你生在楚國,而楚國則是失敗者,若是楚國沒敗,坐擁秦楚之地,云夢之富,還有神龍庇護,根本不會有這些難處。”

  楚國失敗了,所有楚國人承擔代價。

  “林妹妹,我來了。”溫寧寧推門進入,她是沒想到林茹之的夢竟然是一家小店。不過看門可羅雀的樣子,她知道店鋪肯定只是林姑娘的消遣,根本不指望賺錢的。

  “溫姐姐,詩會結束了?”林茹之見到一抹倩影推門而入,立刻熱情地歡迎。

  “我提前離開了。”溫寧寧也早退了,走的時候,詩會已經冷冷清清地收尾了。

  “姐姐,這是說好的禮物。”林茹之打包了一套《舞動天下》,還有《三國演義》夢境版。《九龍方塊》因為缺貨,就不送了。

  “謝謝妹妹。”溫寧寧也不客氣,她的目光停留在了警幻仙子身上。同為美人,溫寧寧都有些驚艷了,仙子之美不似凡人。“妹妹,這位姐姐是何人?”不得不問,仙子的存在感太強了,讓美人都不由心驚。

  “這位是警幻姐姐,是在店里幫忙的。”林茹之簡單地介紹道:“姐,這位是溫大家,曲藝無雙。”

  警幻仙子微笑地問候道:“久仰大名。”這不是虛言,在夢境中也能經常看到溫寧寧的身影,只是在夢境里,她扮演了不同的角色。

  “姐姐謬贊。”溫寧寧謙虛地說道。

  兩位大美女站在一起,林茹之感覺自己都是多余的,不如把空間讓給兩位美人姐姐,免得自己打擾這美與美的碰面。

  好在溫寧寧也沒冷落林茹之,說道:“妹妹,不介意介紹一下你的店鋪吧。”

  其實沒什么好介紹的,二十平的空間,一眼就能看到頭,三面墻壁都是貨架,中間也豎立了一個兩面的貨架,可沒什么貨物,都是空空如也。

  最吸引人的,或許就是兼任店員的仙子姐姐了,她的絕美和簡陋的店鋪格格不入。

  “你就別笑話我了,我這店開了半年有余,卻沒多少生意。”林茹之說道:“如你所見,空空如也。”

  溫寧寧說道:“以后妹妹有了新的造夢,我一定會來關顧的。”已經知道了地址,以后可以已經常來,而且她還說道:“如果妹妹有需要,我還可以介紹一些客人。”

  “姐姐的好意心領了,不過我想依靠自己的力量。”林茹之說道。

  溫寧寧看林茹之這么有志氣,不由微笑著去撫摸她的腦袋,說道:“姐姐支持你。”

  又來?林茹之表示這些大姐姐能不能給她一點尊嚴?不要總把她當成小孩子啊。

  溫寧寧還有事情,并沒有久留。畢竟是大名人,晚上在夢里也有很多事情做。

  警幻仙子目送溫寧寧窈窕的背影說道:“這姑娘很不錯,可以發展成客戶。以后說不定可以找她購買一些稀罕玩意。”溫寧寧人脈廣,名氣大,仙子認為她完全可以發展成為走私生意的下線,利用她周游列國的身份,去采購不同國家的商品。

  在賺錢這件事情上,仙子是認真的。

  林茹之心想不知道溫姐姐會不會缺錢,如果她缺錢的話,大家可以一起合作。

  這一大一小,走私生意上癮。

  詩會虎頭蛇尾地結束了,不少人埋怨周萬昌,要不是他不看氣氛,詩會也不會亂成一鍋粥。

  周萬昌為什么這么厲害,其實就是異世界版本的‘桂花開在高山上’,他的背后其實是以大學士為首的清流。

  清流一直以來都想絆倒田京,但苦于沒有方法。這個時候周萬昌出現了,清流立刻就發現這個鐵筆周萬昌是一柄鋒利的刀,要是用他去桶宰相的話,說不定一下就能捅死。

  就算捅不死,給宰相放放血也好,反正清流只是用了一柄無關緊要的刀子,而宰相可得染血。

  周萬昌能有這么大的聲勢,背后清流沒少出力。

  朝堂很復雜,田京在算計韓府,清流也在算計田京。你中有我我中有你,錯中負責之間又維持著微妙的平衡。

  而周萬昌的出現,顯然是一滴冷水滴入了熱油,接下來廟堂中必然會閃過刀光劍影。

  周萬昌進京之后第一件事情就是‘痛斥頑劣’,迅速揚名,名氣越大,威利越大,只有讓他集中更強的力量,然后一口氣釋放,才能重創宰相。

  然而清流不會意識到,周萬昌的目標不會是區區‘奸相’,他的矛頭直指楚國皇帝。宰相也是皇帝任命的,打敗了田京,皇帝可以扶持第二個第三個,只有皇帝改了,才能讓楚國清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