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小說網 > 重生千金夢想家 > 第一章重生
  “我是誰,我在哪,我是誰?”林志陷入了黑暗之中,但意識卻無比清晰。自己是怎么了?好像是被車撞了,難道沒人送自己去醫院么?

  在黑暗之中似乎有細微的聲音,是嗚嗚嗚的哭聲。

  林志不由自主地朝著哭聲的源頭走去,就好像是踩著黑色的鏡面,每一步都有些吃力。不知走了多久,前面出現了一個蹲著的背影。

  看對方的穿著打扮,似乎是個喜歡穿漢服的小丫頭,背影很嬌小,哭聲也很稚嫩。感覺對方只有十歲左右,和女兒的年紀差不多,林志雖然是一個失敗的游戲從業者,但他依舊是一家之主,是家里的支柱。上有老下有小,也不知道現在家人怎么樣了。

  看到小丫頭的背影之后,林志不由想起了女兒和家人,心情不由煩躁起來,他也想哭。

  “小妹妹,你怎么了?”最終林志沒哭出來,作為男人打碎牙也得往肚子里吞,現在還是搞清楚狀況吧。或許自己只是做了一個真實的夢,林志樂觀地想到自己或許已經進醫院接受搶救了,很快自己就能醒來。

  小丫頭嚇了一跳,顯然是沒想到會有人叫她,身體都被嚇得透明了。

  林志驚了,對方怎么回事?自己叫她一聲,怎么畫風都變了?頓時就不敢采取下一步的動作了,怕她直接就消失。

  小丫頭聽身后沒有了動靜,怯生生地轉頭,發現是一個不認識的大叔,穿著古怪的衣服,不由問道:“你是勾魂使者么?”

  林志搖頭,他看清小丫頭的臉蛋,是一張粉雕玉琢的面龐,不愧是別人家的女兒。林志不是帥哥,所以他女兒也受到了基因的限制。

  “你騙人,我已經死了,就要下地獄的,你肯定是勾魂使者。”小丫頭又害怕又生氣地說道,顯然是不喜歡被騙,她繼續說道:“外婆,舅舅,表哥表嫂,連韓哥哥都騙我。我的病明明治不好,卻都騙我說沒事。我都聽大夫說了,我活不過春分,今天正好是春分,是我的死期。你肯定就是勾魂使者。”

  林志沉默著,聽話里的意思小妹妹是個鬼魂啊,而自己正在和鬼魂交流,豈不是成了孤魂野鬼?難道自己真的被撞死了?

  想到這里,林志的眼淚也不由滾落下來。

  好像真的不是勾魂使者,因為勾魂使者不會哭,于是小丫頭說道:“我叫林茹之,奇怪的叔叔,你叫什么名字?”

  “林志。”

  于是兩人就認識了,結伴在這一片虛無中旅行,互相照顧。林志把自己的故事告訴了小丫頭,小丫頭也把她復雜的身世告訴了林志。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小丫頭的身體是越來越透明,越來越虛弱,而林志毫無辦法。

  “這是真正的死亡了,叔叔,要說再見了。”小丫頭堅強地鼓勵林志,最后消失在林志的懷里。

  這段時間林志把丫頭當做女兒一樣看待,現在的感覺就是白發人送黑發人,他是哭得稀里嘩啦。

  林茹之消失之后,就剩下林志一個人了,他繼續在無邊無際的黑暗中探索,忍受孤獨,一直到他也出現了變淡的跡象。此時他已經看開,早點消失也好,真正地死去也算是運氣。

  其實消失并不是死亡,而是靈魂的交換。林志的身體被搶救過來了,消失的小丫頭其實是穿越到了他的身體里。

  反之林茹之的身體是真的死了,需要時間才能復活,所以林志停留的時間更長。好在異世界也有假死的現象,需要停尸三天,給了她復活的機會。

  林志變淡消失之際,就是林茹之復活之時。

  老天爺或許是搞錯了,或許就是單純的惡趣味,兩個靈魂交換了。

  當林志再次睜開眼睛,他已經是她,林茹之,韓家老太君外孫女,一個身世和林黛玉差不多的可憐小姑娘,可惜她活得還沒林黛玉長,十歲的時候就夭折了。

  自從父母雙亡,搬到韓府之后,她就是寄人籬下,雖然外婆對她很好,但在這畢竟是親戚家,不是自己家,她又天生早慧,性格敏感,處處小心翼翼,總是想得太多,加上身體本來就不好,于是在春分之日一命嗚呼。

  不過誰也不會想到兩個死者的靈魂會交換,林志并不知道,被撞之后自己確實是被送進了醫院,只是在地球的他睜開眼睛之后卻不再是他自己了。

  雖然不知道這些,但林志知道自己睜開眼看到了什么。又是黑暗,他發現自己的知覺已經恢復,耳邊傳來沉悶的難聽的音樂,也不知道誰這么沒有公德心在醫院里公放音樂。

  “開燈。”林志說道,說完就愣住了,因為這根本不是他的聲線,自己這是怎么了?

  難道做了一個夢,連聲音都改變了?這纖細清脆的音調怎么比童星還好聽?

  到底什么情況?這到底是哪家醫院,這么烏漆墨黑?感覺身上有被子,還是絲綢的,涼絲絲的,滑膩膩的。

  總覺得到處都透露著詭異,還是起來看看吧。

  但就在她想爬起來的時候,額頭咚地撞到了什么東西,疼得她‘哎喲’一聲,眼淚都要出來了。誰這么缺德,在病人的頭上放了東西?

  伸手去摸,卻發現上面好像是一塊板,面積很大。再摸,發現四周也是板。

  不對,這不是醫院,這儼然是個棺材啊。

  “來人,救命,有人在么……”現在也顧不上古怪的嗓音了,扯開了喊。

  不過外面的樂隊表示沒有任何的聲音能蓋過他們,吹奏得越發起勁,收了錢就得辦事。

  連敲帶打,林茹之迫切地想要離開這封閉的空間,終于靈堂里守靈的婢女好像是聽到了聲音,不由把耳朵貼到了棺材上,一聽臉色都變了。

  “夫人,夫人,你聽,棺材里有聲音。”五官端正,一身喪服的女婢害怕地說道。

  現在守靈的王婷是林茹之的表嫂,是個精明能干的女人,別人都太累偷懶去了,就她一個人留在靈堂里,不能讓表妹孤單單地去了。

  “胡說什么呢。”想要俏一生孝,白衣裹身,素面朝天也難掩王婷的美麗。

  “真的,夫人你聽。”女婢很著急,因為她真的聽到里面有聲音。

  王婷皺眉走進棺材,耳朵貼近,排除掉嘈雜的噪音,果然聽到棺材里頭動靜,立刻擺手說道:“快讓外面的哀樂停下。”她得聽個仔細。

  哀樂一停,在后院休息的老太君就醒了,說好了要吹一天不能停的,怎么停了?還能不能辦好事情了?

  雖然外孫女去世讓她心力交瘁,但該辦的事情得辦好,不能讓可憐的孩子死不瞑目。

  “去問問,哀樂怎么停了。”老太君生氣地說道。

  此時靈堂內外的人都很奇怪,不知道夫人這是怎么了,為什么把耳朵貼棺材上?

  “救命,有人么……”

  真的有聲音,這次王婷確定了,立刻喊道:“來人,來人啊,快來人撬開棺材。芍藥,你去通知老婦人,芙蓉,去叫大夫,快!”雷厲風行地分配任務,雖然意外,但有條不紊,她的表情很復雜,心想這都什么事情啊,這次是碰上庸醫了,也不知道怎么向賓客解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