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小說網 > 重生千金夢想家 > 第七章天賦異稟
  老太君年輕時候也是名譽天下的美女,也曾今仗劍天涯,也經歷了刻骨銘心的愛情,不過最后她選擇了家族,放棄了愛情。所以現在她請初戀幫忙訓練外孫女確實是厚顏無恥了,但為了家族,她不得不這么做。

  因為這樣的關系,她也沒有托夢,而是選擇了寫信這種傳統的方法。

  可惜初戀沒來,舔狗來了。

  “小青,就知道你還惦記著我,一收到信,我就馬不停蹄地來了。”一個身穿半舊長袍的胡子老頭柔情地看著老太君說道,雖然兩人臉上已經全是皺紋了,但他依舊癡情不改。

  老太君知道這位吳弛臉皮極厚,多半是他攔截了信件,然后不請自來。而且他來了,肯定不會輕易離開,也是無可奈何。

  “我現在已經是韓府的人了,我邀請吳張大哥,也是因為聽說他已經從九龍學院退休了,所以才希望他能看在往日情分上幫幫忙。”老太君很是無奈地說道。

  “師兄確實退休了,不過又被九龍學院請回去了,所以他根本沒時間來。我聽說你外孫女才十歲,讓我來教吧,綽綽有余,我也有‘六識印章’,水平就比師兄差一點點。”吳弛深情地看著老太君,顯然對教學的事情并不上心,只是想要找借口留在女神身邊。不管過去多少年,老太君依舊是他心目中的揮之不去的白月光。

  老太君卻知道吳弛這人不正經,他造了很多少兒不宜的夢境,口碑非常差。雖然實力確實不弱,但離經叛道,怎么敢把外孫女交給這么一個老不休手里?

  但如果吳張真的回九龍學院了,老太君也不知道還有誰能教導外孫女了。六識印章的造夢老師可不是那么好找的,就算是公主都不一定能請得動人家,自己也是豁出老臉去請人家,眼下吳弛不是最好的選擇,卻是唯一的選擇了。

  “我希望外孫女能在十五歲的時候通過九龍學院的考試,不知道你能不能做到。”老天君認真地問道。

  “不就是九龍學院的考試么,小菜一碟。”吳弛拍著胸膛保證沒問題。

  “那我就拜托你了。”沒有其他選擇,只能交給吳弛了。

  “見外了,見外了。”就算過去了這么多年,他對老太君依舊是癡情不改,哪怕是閱遍花叢,卻片葉不沾身,依舊對當年的女神戀戀不舍。

  “我帶你去見她,之前她假死了三天,做了一個長夢,所以我才希望找個好老師。”

  “長夢?”聽到長夢,吳弛的心終于回來了,因為這可是罕有的經歷,有史以來凡是做過長夢的人,無一不是有著超強造夢師天賦的天才,如果真的有一個天才弟子,他還是很樂意的。

  “沒錯,就是長夢。”

  “那你有沒有問過她長夢的內容?”吳弛終于認真起來了。

  “沒有,我不希望嚇著她。”老太君擔心問東問西會驚嚇到外孫女,畢竟她剛剛復活,對現實充滿了恐懼,所以先給她適應時間。

  “真是好奇她會做什么長夢。”吳弛忍不住期待起來了,雖然他是個非主流的造夢者,但對于罕見的長夢也充滿了好奇,手舞足蹈地說道:“會不會是夢見了九龍時代的黃金歲月?還是說夢見了一千年前的黃昏王朝?有趣,有趣。”就好像是一個即將為新玩具開箱的孩子,笑容是堆滿了臉龐。

  果然還是希望師兄吳張來,師弟太不靠譜了,老太君心想自己的外孫女可不是玩具啊。

  很快就到了林茹之寄居的小院,門楣上掛著‘翡翠院’三個字。

  “就是這里?”吳弛問道。

  “是了。”

  吳弛停步不前,說道:“不著急進去,先讓我用‘天眼’看一下。”

  老太君失聲說道:“你學會‘天眼’了?”

  吳弛見女神驚訝,老頑童的性格讓他很是驕傲,滿臉的表情都好像在說那是當然。也不回答,用事實說話,直接開天眼。

  天眼是能看透夢境和現實的瞳術,可以看穿兩個世界,掌握天眼就代表吳弛的造夢能力已經臻至化境,也就是說他醒著的時候也能入夢了。老太君得承認自己小看他了,沒想到這么個老不正經的人竟然能到達如此境界。

  吳弛站在門外,卻能進入阿賴耶識,然后從夢的角度看向現實,看到的是完全不同的景色。門后的林茹之就好像是紅色光源一樣,是所有人中最醒目的一個。

  果然是做過長夢的人,和阿賴耶識的契合度高到令人發指。光芒越是明亮就代表進入阿賴耶識越容易。

  阿賴耶識作為所有夢境的基石,和阿賴耶識契合度越高,就代表她的造夢天賦越高。

  “天才。”紅色的光芒宛如實質,吳弛也是第一次見到如此有天賦的人,看來她確實是做過長夢不假了。

  老天君聽得高興。

  “走,進去。”用天眼看一下就行了,剩下的就要面對面交流了。

  啪啪敲門進去。

  林茹之知道眼前的老奶奶是自己的外婆,不過她還沒習慣過來,不太叫得出口。

  老太君也能理解,說道:“小茹,這位是造夢宗師吳弛,是我特地邀請過來教你造夢的。”???.

  造夢宗師?那可是造夢師里最厲害的了,林茹之的眼神中充滿了驚奇,雖然看著好像是個普通的大爺,但肯定很厲害。

  “丫頭,你愿意做我的弟子么?只要跟我學,保證你能進九龍學院,到時候回到楚國做個造夢狀元不在話下。”吳弛笑嘻嘻地對林茹之說道,對有天賦的孩子,他還是很樂意教導的。

  “我愿意。”怎么會不愿意呢,穿越到現在她最大的夢想就是掌握一門本領,早日實現經濟自由。

  “好孩子。”聽林茹之愿意拜師學藝,老太君很高興,比起自己其他的子孫可上進多了。

  “不錯不錯,那以后你就是我吳弛的首席大弟子,我一定會傾囊相授,不會浪費你的天賦。”吳弛也是難得認真,這么好的璞玉被自己遇到了,那肯定得好好培養,到時候氣氣自己那個徒滿天下的師兄。

  “我馬上讓人選黃歷,挑選良辰吉日擺拜師酒。”老太君高興地張羅道。

  吳弛卻說道:“我最不喜歡這些繁文縟節了,拜師酒就算了。只要我愿意收她做弟子,她也愿意叫我一聲師父,著就行了,其他亂七八糟都不需要。”

  這師父很對自己胃口,林茹之立刻說道:“師父,我愿意拜師學藝。”

  “好徒兒。”吳弛一聽小丫頭喊自己師父,也是認下了這個弟子,就這么簡單地完成了拜師禮儀。

  老太君也只能隨他們去了,他們高興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