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小說網 > 重生千金夢想家 > 第十章熊孩子
  “我不去,就是不去,造夢有什么好學的,不去。”韓煜搖著頭晃著身甩著手,堅決反對老太君的安排,他不想學。

  學習一點也沒意思,造夢一點也沒意思,哪有和姑娘們嬉笑玩鬧有趣?韓煜表示他只想和姐姐妹妹、丫頭姑娘在一起玩鬧。最討厭什么上進,什么學習了,最討厭那些呆板的臭老頭了。

  “孽障啊,孽障!”韓煜的父親,也就是林茹之的大舅,年過半百的他揪著自己的胡子,氣得眼珠子都要瞪出來了。對于這種不愛學習的兒子,他能怎么辦呢?

  老太君一看大孫子實在不愛學習,也只能說道:“那就算了,本來還想安排你和丫頭一起學習,既然不愿意就算了。”

  “老太君,林妹妹是病得不輕,才會喜歡學習的。以前她和我一樣喜歡玩耍,不喜談論的腐文酸詞。我們得請神醫治好她的病。”韓煜認為林茹之病得不輕。

  事實上以前林茹之就很愛學習,哪怕那時候穿越者還沒來,只不過她是在暗中學習,并不張揚。她寄人籬下,最擔心惹人生氣,所以對韓府的混世魔王也是順著他的心意,他不愛學習,她就不提罷了。

  不提,不代表不喜歡。

  韓煜卻認為林妹妹不愛學習就大錯特錯了,她不但熱愛學習,而且學習水平比同齡人高了很多。

  當然韓煜也不是說就真的不學習,他只是對不感興趣的東西不愛學習,對感興趣的事情還是很好學的,比如玩耍,他就很上心,在比如那些文縐縐的詩歌,比如姐妹們的穿衣打扮,比如各種玩物的典故……

  反正不讓他正兒八經地學習,他還是很有智慧的。

  “母親,你可不能太溺愛他啊。”當爹的很著急。

  但老太君說道:“他才十一歲,還有時間。你當年不也如此?”

  “哎。”能說什么呢,當兒子的也不好忤逆母親,再說自己兒子不愛學他又能如何呢?他到是希望兒子也得好學的病。

  韓煜一溜煙地跑了,對自己的兩位婢女笑得如花一樣燦爛。不過很快就又皺起眉頭說道:“林妹妹變了,她已經決定學習造夢了,她得了這個病,真是無趣。”他很苦惱,想著如何才能幫林茹之恢復正常。

  兩位婢女面面相覷,不知道少爺又在想什么呢。

  他在想如何才能重溫舊夢,才能重拾過去的快樂時光。他對林妹妹有一種特殊的感情,第一次見面就覺得親近,后來兩人同輩同喜,玩得契合,關系就越發親密了。但現在她病了,記不得以前的事情,那就得好好恢復才行。

  “對了,林妹妹喜歡秋千,我現在就去喊她一起玩耍。”說完就朝翡翠院跑去了,邊跑邊說道:“兩位好姐姐,你們去準備秋千,我很快回來。”

  林茹之正在練字,在異世界,書法好壞很重要,所以必須練。

  “林妹妹。”

  一聽到這聒噪的聲音,就知道韓煜又來了。林茹之嘆氣,她明白韓煜是含著金鑰匙出生的,所以什么都是家族安排好的,就算他無所事事,依舊可以錦衣玉食,依舊可以玩著普通人根本接觸不到的新鮮玩意。

  但林茹之作為一個穿越者,很清楚自己的身份很尷尬,必須自強,不能依附韓府,只有經濟獨立才能在這個世界生活下去。所以她必須努力,必須爭分奪秒,她可不希望有朝一日自己成為聯姻的工具。

  “少爺,小姐正在練字呢。”

  韓煜聽芍藥這么說,立刻就安靜下來,悄悄地進門,繞過屏風走近書桌,就見林茹之在腳下墊了個矮凳,站在書桌前練字。

  “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舉頭望明月,低頭思故鄉。”韓煜表示這寫的是什么?難道是林妹妹寫的詩?

  寫的不怎么樣,不過可以看出林妹妹是想念家鄉了。

  林茹之對這個世界的詩句并不熟悉,所以練字的時候也是寫的地球詩句。她可沒時間和富二代玩耍,得抓經時間提升實力,早點賺錢養活自己。

  韓煜對錢是毫無概念的,根本不知道韓府運轉需要花費多少錢財,也不知道家大業大的難處。他站在表妹邊上,發現表妹的字也發生了變化,以前的筆畫更圓滑,現在變得更生硬了。

  站了一段時間,見表妹絲毫沒有停下來的打算,于是韓煜忍不住說道:“林妹妹,和我同去玩秋千,今天風和日麗,實乃玩秋千的好時光。”

  “現在有雞兔同籠,數頭一共三十五只頭,數腳有九十四只腳,現在問雞和兔各有幾只?”林茹之冷不丁地說道:“你能不能解決這個問題,解決了就去玩秋千。”

  韓煜是無奈的,因為這問題他沒學過啊,要是考他風花雪月估計還簡單一點。他是沒想到林妹妹竟然會這么樣,以前她肯定不會為難自己的。

  以前林茹之寄人籬下,自然是處處討好別人,根本不敢耍脾氣。因為她確實是只能依靠韓家,父母沒給她留下遺產。如果得罪了韓家,未來的日子都不知道應該怎么過活。

  如果只能依附韓家,那對韓家自然是小心翼翼。但穿越者想的是經濟獨立,所以對韓家的態度就有了變化,她并不希望自己只是韓家的附庸,她想要經濟獨立。經濟獨立,能自己養活自己,也就不用寄人籬下了。

  既然有了目標,自然沒時間和韓煜玩耍,對他的態度自然也就強硬了。

  韓煜呆呆地站在原地,顯然是被雞兔同籠的問題難住了,他就是個貪玩的熊孩子,根本不懂這些。

  就在此時,外面又傳來了聲音,是個女聲問道:“林姑娘在么?”

  “小姐在練字呢。”芍藥說道。

  然后兩人的說話聲就小了很多,接著芍藥提著個籃子進來說道:“剛才大太太身邊的何梅姐姐送了一盒神龍糕過來,說是有人送給大爺的,分給了少爺小姐,也給小姐送來一些。”

  韓煜一聽是神龍糕就說道:“這是哪個國家的神龍糕?”

  “是燕國的。”

  “好在不是齊國和魏國的,我才不吃他們的神龍糕呢。”韓煜說道。

  林茹之覺得奇怪,就問道:“神龍糕有什么說法么?”

  韓煜就立刻顯擺起來說道:“神龍糕是用神龍賜福的糧食打造的糕點,能夠祭祀神龍,同時也能讓吃的人身體健康,更好地生活。自從我們楚國的神龍被斬殺之后,就只能從國外高價買入神龍糕,就算是我們韓家一年也就吃一兩次。”

  對于沒有神龍的土地,神龍糕就是千金難求的保健佳品。韓家有錢,所以還能買到,普通人根本吃不到。

  所以就算沒有了神龍,對楚國貴族而言其實也沒什么問題。神龍消失對貴族的影響肯定是遠遠小于對普通人的影響的。

  沒有了神龍,貴族照樣吃神龍糕,照樣是過好日子。最需要神龍的還是老百姓,因為有神龍,老百姓才能安居樂業,不至于同時面對人禍和天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