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小說網 > 重生千金夢想家 > 第十一章出門
  楚國沒有了神龍,就從燕國進口神龍糕,雖然價格貴了,但貴族依舊可以享用。這是林茹之首先想到的問題。

  如果是小蘿莉的話,她最先想到的肯定是其他表哥表姐都先拿了,最后才送到自己這里,果然自己在韓府就是個外人。可就算不高興,也不能表現出來,因為她依附韓府,根本沒資格挑三揀四。

  這就是沒父母的孩子,畢竟舅媽不是親媽,舅媽能想到林茹之算不錯了,要是神龍糕不夠,根本就不會想起她。

  肯定是自己孩子優先,別人的孩子稍后,親疏遠近是很正常的道理。面對這樣的情況,小蘿莉除了傷春悲秋之外,又能如何呢?只能恨自己是沒父沒母的孩子。

  不過穿越者穿越之后,想得就不一樣了。思考的是國家衰弱對貴族的影響,如果沒有外敵入侵的話,國家衰弱對貴族根本沒影響。

  貴族依舊能買到神龍糕,甚至還能移民去國外享受他國神龍的庇護,只有楚國的老百姓才是受傷最重的。穿越者表示就算有造夢的能力,異世界和地球也一樣殘酷啊。

  “林妹妹,吃點心。”韓煜已經不客氣地打開了竹籃里的盒子,里面有三塊圓餅點心,他已經吃了一塊。

  林茹之說道:“芍藥,你和奶娘每人一塊,剩下的你們分了吧,我沒胃口。”

  “謝謝小姐。”芍藥也不客氣,沒必要拒絕主人的賞賜。

  韓煜一聽,也把吃了一半的糕點放回盒子,糕點正面的‘燕’字已經被他咬掉了一半。“林妹妹不吃,我也不錯。”他是非常講義氣。

  “想吃就吃,沒人攔你。”林茹之是完全無法明白這個熊孩子是什么腦回路,雖然他是有女兒的人,但對孩子的心理實在是缺乏理解。

  “不吃了。”韓煜說道。

  “那就想想那道雞兔同籠的問題。”林茹之說道。

  韓煜感覺頭都大了,感覺表妹已經變得和他父親一樣無趣了,根本不懂他的心。自己一片好心,卻沒有任何的回報,眼淚又要掉下來了。

  “小姐。”芍藥發現嫡長孫哭了,于是悄悄提醒林茹之。

  林茹之心想眼淚果然是熊孩子最大的武器,不過男孩子動不動就哭也太弱雞了。男孩應該去解決問題,而不是動不動就哭。

  對女孩而言,掉點眼淚,或許會有男孩來幫忙。但男孩掉眼淚,誰來幫忙,父母么?

  韓煜越哭,林茹之就越是無語。就是因為以前他一哭就立刻就有人來哄,所以才會動不動就哭,真的以為哭就能解決問題了。

  事實就是解決問題的都是周圍的人,而大家幫忙的原因也不是因為他的眼淚,而是因為他是韓家的嫡長孫,是韓家未來的繼承人。如果這個熊孩子以為哭就能解決問題的話,那就大錯特錯了。

  眼淚沒用,嫡長孫的身份很有用。

  “少爺,林姑娘不是有意的。”芍藥只能做和事老,兩人吵起來對誰都不好。

  眼淚雖然沒用,但嫡長孫加眼淚就很有用了,不要說芍藥只是婢女,就算是大舅媽來了也一樣得哄著他。

  “這是怎么了?”吳弛優哉游哉地進門,就見屋內的氣氛有些尷尬,好像是孩子耍脾氣了。

  “師父,沒什么事情。表哥因為解答不出問題,所以在耍小孩脾氣。”林茹之說道,她的表現可謂是老氣橫秋。

  但吳弛已經知道林茹之在長夢里經過了三十年的歲月,在夢境中工作結婚,早就是一個大人了,和十歲的孩子沒什么共同語言。

  吳弛看了韓煜一眼,也瞧不上,一遇到問題就哭,如果他不是嫡長孫就算哭干眼淚也沒用。“讓他在這里哭,我們換個地方。”吳弛說道:“走,我帶你去逛街。”

  “逛街?”林茹之頓時有了興趣,她很想了解異世界的經濟和市場,想知道這里的物價、工價。先行了解,以后搬出去心里有底。把筆一放,對芍藥說道:“你收拾一下,我和師父出門了。”說著就如小鳥一樣輕快地站在了師父的跟前。

  吳弛笑嘻嘻地看著弟子,說道:“走吧。”

  韓煜呆若木雞,只感覺林妹妹對一個陌生的老頭都對他好,頓時更傷心了,失魂落魄地離開。

  舒怡和輕語已經準備了秋千,卻左等不來右等不來,最后見少爺心不在焉地走著,好像是行尸走肉一樣,立刻關心地跑過來。

  另一邊林茹之卻是完全相反的氣氛,歡快地問道:“師父,好端端地為什么要帶我逛街?”

  “當然是為了學習,造夢第一境界是眼識,就是要騙過眼睛。閉門造車是不行的,必須多看多想才能觀察到景物,特別是動態景物的細節,才能在造夢的時候不露破綻。所以我帶你去街市上,考驗你的眼力,等到回去我要考你,你若是說不出來就要受罰。”吳弛說道。

  “原來如此。”林茹之想起小蘿莉的夢境,現在想來在小蘿莉的小院夢境中,連花花草草都是靜止不動的,雖然細節很好,但都是死板的。

  想要騙過眼睛,畫面必然得動起來才行。

  當然了林茹之對于異世界造夢師追求畫質和逼真的行為是不甚贊同的,畢竟畫面差也一樣可以有游戲性啊。

  不能一味地追求畫質,而忽視游戲性。林茹之對造夢的理解一直是認為造夢類似于游戲,能讓人快樂是第一位的,所以游戲性大于畫面。

  當然她對訓練也不會懈怠,還是會認真對待。

  兩人從韓府側門出去,來到了小巷,然后走到清凈的大道,一路向東經過個氣派的石木結構的牌坊,才算是走到了集市。

  “友恭大街。”牌坊上有個牌匾。

  吳弛沒有停留,帶著林茹之走入人群,離開友恭大街才算是真正有了煙火氣息,叫賣聲,喧囂聲撲面而來。

  形形色色的人群充斥眼簾,吳弛對此毫不關心,林茹之也只能緊隨其后,走馬觀花地觀察周圍。

  店鋪林立,各種各樣的店鋪眼花繚亂,除了穿越者能認出來的茶館酒店,日用百貨,糧食當鋪之外,還有不少她不認識的店。

  這應該就是商業區了,反正店鋪都很繁華,里面的店員穿著也很體面。大街上來往人群的衣著也都不錯,至少沒有看到穿舊衣服的,大家的臉色也都挺好。

  因為要考核,所以林茹之也是盡可能地觀察和記憶。

  吳弛的目標很明確,去青樓。等會兒他會去青樓消費順便取材,把林茹之留在外面,讓她觀察。

  不得不說吳弛正經了沒多久,就又要開始不正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