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小說網 > 重生千金夢想家 > 第十四章回溯記憶
  難度很大,細節很多,穿越者顯然是高估了自己的記憶力,絞盡腦汁也只是找到了十一處不同。但她知道肯定不止這些,而且她認為造夢師絕對不是只靠死記硬背就行的。

  是不是利用阿賴耶識?就好像地球人用互聯網一樣。

  好記性不如爛筆頭,記憶是會出錯的,但寫下來之后就不會了。

  這個找茬游戲如此真實,細節如此之多,難道師父是只靠記憶重現了整條街?

  應該不可能吧,林茹之認為記憶應該是保留在阿賴耶識內的,是可以隨時調取的。不過應該如何調取呢?雖然入夜之后,穿越者經常入夢,但感覺都是單機和局域網,并不是互聯網。

  雖然有想法,但不知道應該如何落實。不知道如何才能真正了解自己和阿賴耶識之間的關系,無法了解如何使用。

  真的是應該好好聽小蘿莉的說話,林茹之很無奈,早知道穿越就應該認真聽。她記得小蘿莉似乎、好像是提過造夢的細節。

  “造夢需要種子,種子需要土壤,造夢師的記憶就是土壤……”

  靈光乍現,林茹之腦海中冒出了小蘿莉的教誨。沒錯她說過造夢的細節,造夢不是無中生有,是需要材料的。

  種子就不說了,是游戲引擎,而記憶就是最初的劇本。最原始的造夢就是把種子和記憶結合起來,記憶和種子的結合就是夢境。

  “謝謝你,丫頭。”林茹之確定了自己之前的想法沒錯,記憶絕對是和阿賴耶識有關的,而且還是夢境基礎之一。

  找茬就是訓練記憶提取的基礎,這也是吳弛訓練弟子的目的,就是要讓弟子通過不斷的回憶,不斷地對記憶進行回溯最后加強與阿賴耶識的聯系,這是基礎中的基礎,沒什么技巧,就是多練習。

  可惜吳弛沒有過多的解釋,只是讓弟子自己去摸索。

  好在林茹之不只是用蠻力,而是在思考,想到了關鍵,于是把重點從找茬轉移到了記憶本身。找茬只是記憶訓練的方法,而不是記憶本身,重要的是把自己的記憶挖掘起來。

  記憶是土壤,那么應該是踏踏實實的存在,肯定就在阿賴耶識之中。林茹之安靜下來,開始認真回溯記憶。

  雖然沒有種子,但土壤肯定一直都在。重要的是找到這片土壤,林茹之得在靈魂深處去尋找。

  臥室內,林茹之的身體發出紅色的光芒,瞬間她和阿賴耶識完成連接,被阿賴耶識記錄的記憶一一展現在她的腦海中。

  臥室中的紅色光芒中甚至浮現出了透明的街道幻影。

  已經半夜,芍藥果然是睡覺都睜開一只眼的人,警覺地察覺了異常。雖然睡在外屋,但在察覺異常之后,她就從夢中醒來,看到小姐臥室里出現詭異的紅光,壯著膽子繞過屏風,就看到臥室紅光內車水馬龍。

  “這?”芍藥目瞪口呆,完全不能理解這是什么情況。不過既然有異常,肯定得管啊,要是小姐有個三長兩短就不好了。找吳先生,對,找他。

  芍藥立刻找了個外套披上,迅速沖到了隔壁,啪啪地敲門,喊道:“吳先生,吳先生……”

  章初九根本沒醒,吳弛來開門,問道:“原來是你這丫頭,大晚上得干什么呢?”

  芍藥著急地說道:“先生,小姐她,小姐她……”她都不知道怎么描述臥室里詭異的景象,拉著吳弛就走,說道:“先生快跟我去看看吧。”

  吳弛聽到事關林茹之,心中奇怪,她不是在夢境里訓練么?能出什么事情?他并沒有感覺夢境有什么異常。

  三步并作兩步,來到屋內。和芍藥不同,吳弛不但不著急反而笑了起來說道:“天才,我的弟子是天才,不但有造夢的天賦,也有取夢的天賦。這是夢映照到現實了。”

  芍藥看著詭異的紅光,小心翼翼地問道:“小姐沒事吧?”

  “不但沒事,而且好的很。”吳弛打開天眼看進夢境,發現徒弟沒有在找茬,而是在入定。臥室中的異象就是她回溯記憶造成的結果,越發證明她是天才中的天才。

  沒事就好,芍藥長長地出了一口氣,才發現自己的一只鞋都不知道甩哪里去了,剛才是光腳走路。不過只要小姐沒事就行,就能踏實了。

  吳弛看著紅光中的街道,知道弟子記憶很準確,天賦異稟。對于這樣的天才,他感覺傳統的教育方法都是浪費這塊璞玉。他在想是不是加快訓練速度,早點教她造夢?在實踐中進行教育?

  一般的方法只是教育普通人的,對天才而言一般方法太慢了,太局限了。

  林茹之并不知道自己回溯記憶引發了異象,她只知道在閉上眼睛慢慢回憶的時候,一切如有神助,記憶如潮水一般涌現出來,就好像時間倒流,自己再次站在了街道上。

  有了原版的記憶,再去對比夢境,這才是真正的找茬。

  “這里的顏色不對,這位大姐的站位不對,馬車的尺寸不對,這里少了一個污漬……”睜開剪水雙眸,林茹之眼前的夢境破綻百出,便將差異一一指出。

  本來吳弛期待弟子找出五十個不同,沒想到她一口氣就找了兩百多個,雖然沒有把所有的不同找出來,但已經比很多一識造夢師強了。

  “看來她的水平已經到達了一識。”吳弛很高興,這樣的弟子教起來才有成就感。他自言自語地說道:“師兄啊,你教書育人一輩子,培養的學子無數,我只需要培養出一個弟子就能超越你所有的學生,哈哈哈……”

  芍藥不知道吳弛為什么笑,她只希望小姐一切順利。

  很順利,最后林茹之一共找到了兩百六十六個不同,記錄得密密麻麻。同時她也學會了如何連接阿賴耶識提取記憶,很簡單,只要專心就行了。???.

  對天才來說很簡單,但對普通人卻需要反復聯系才能熟練。

  “不錯不錯。”吳弛進入夢境,夸獎弟子。

  “師父,這是我找到的不同,其他的我真的找不到了。”她感覺還有,但她并沒有把整條街的細節都記下來,還有遺漏的地方。

  “已經很不錯了,除了你記憶缺失的部分之外,你能記住的畫面都已經找齊了。大大地超出我的意料,你的天賦還在我之上。我想應該換一種訓練方式了,明天開始,我們正式造夢。”吳弛決定要用非常手段激發弟子的潛能,可不能讓這塊璞玉浪費在自己手里。

  “可是師父,我沒有種子。”

  “普通種子可以直接買,根本不貴,我們就從簡單的開始。”吳弛說道:“明天我就去買種子,晚上就開始造夢訓練,你做好準備。”

  “是師父!”林茹之也很激動,因為她就盼著通過造夢實現經濟獨立呢,能早點學習肯定是好的,又怎么會拒絕呢。

  吳弛也很高興,教導天才真的是很有挑戰性,自從獲得六識印章之后,他已經很久沒有如此激動了,渾身都有一種說不清楚的感覺,無法平靜,就好像每個毛孔都充滿了激昂的情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