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小說網 > 重生千金夢想家 > 第二十五章危機感
  吳弛讓林茹之回去問問張瑋,了解一下韓府的情況,以免未來措手不及。

  師父肯定不會無緣無故這么說的,于是她立刻找了張瑋問道:“先生,韓府是不是遇到了問題?”

  “小姐為何如此一問?”就張瑋了解,林茹之兩耳不聞窗外事一心只讀圣賢書,不知為何突然問起府內的事情。

  “是我的師父提醒我去了解情況,免得到時候措手不及。”林茹之說道。

  “原來如此。”張瑋知道察覺危機的人不止是幕僚們,也有別人有所察覺,便說道:“這次陛下以韓府有祥瑞為由,將鹽道大臣的職務交給了韓老爺,這本來是一件好事。但在之前鹽道大臣一直是由宰相田京把持人選,田京權傾朝野,廟堂上下不知有多少黨羽盯著鹽道大臣的位置,又不是沒人,又怎么會選中韓老爺呢?”“鹽道大臣的職位非同小可,可是實打實的肥差。韓府公爵的爵位雖然尊貴,但虛名大于實權。這次陛下卻用個祥瑞的理由,把宰相手中的肥差交給了韓府,絕不是一件好事。”

  雖然不知道這就是宰相的陰謀,但只要多想想就知道其中古怪。可惜韓府沒有什么選擇,從上到下都想要得到肥差,所以就算知道這是個圈套,也義無反顧地跳了進去。

  林茹之聽完也覺得這不是好事,問道:“韓府出了什么祥瑞了?”

  張瑋笑了,說道:“遠在天邊近在眼前。”

  林茹之意識到所謂的祥瑞就是自己,難道長夢的事情已經不是秘密了么?看張瑋的似笑非笑的表情,就知道確實如此。想想也是,韓府又不是什么機密部門,家里這么多人能藏得住什么秘密呢?

  “小姐,你對此事有何看法?”張瑋問道。

  “確實不像是好事情。”林茹之心想如果沒有自己,韓府估計也不會遇到這個變故,或許大家還能安安穩穩過幾年。但現在格局變化,感覺不太妙,天下沒有免費的午餐。“先生,你認為韓府能抵擋這次風波么?”她不太了解局面,只能詢問先生。

  “這得看韓老爺在職位上,能為陛下撈多少錢了。如果韓老爺能把錢都交給陛下,或許陛下還能保著他,如果韓老爺比田京還貪,那陛下也保不住他。但按照韓府現在的局面,只怕韓老爺是顧頭不顧尾了。”張瑋就是因為看穿了這點,才毅然決然地放棄了韓老爺,選擇了林茹之。

  “先生的話還真是直白。”

  “小姐經歷長夢,并非一般孩童,我只是實話實說,還請小姐不要見怪。”張瑋知道林茹之能理解他的一片苦心,同時這些話也算是投名狀了,是他跳槽的簡歷。

  “韓府的情況真的有這么糟糕么?”要是不缺錢,大舅也不用這么著急。

  “比小姐想象得還要糟糕。”張瑋也不客氣,他在韓府好幾年了,很清楚韓家花團錦簇之下是暗流涌動。

  此時此刻,林茹之終于意識到自己拿到的還真是異世界林妹妹的劇本,《紅樓夢》里不就是眼看他起朱樓,眼看他宴賓客,眼看他樓塌了么?

  而且自己的劇本好像比《紅樓夢》還要艱難,因為穿越者自己就是變數。如果沒有長夢,或許韓府還沒這么快被皇帝看中,也沒機會上位,還能茍且一段時間。

  雖然不上位,日后也會漸漸衰敗,但現在上位,反而飲鴆止渴,加速死亡。

  《紅樓夢》里的林妹妹可沒有這么大的影響力,可沒有加速賈府的衰敗。而林茹之這位林妹妹卻是一個重磅炸彈,直接改變了韓府的軌跡,讓韓府直接站在了風口浪尖,一個不小心就會摔個稀巴爛,最后肯定比賈府更慘。

  和皇帝搶錢?這不是茅坑里打燈籠——找死么。

  可偏偏現在韓府缺錢,所以肯定得鋌而走險。畢竟要是現在不和皇帝搶錢,日后韓府的日子也不好過。

  再說了,這么多人來送禮,就是希望分一杯羹,就算大舅舅一心為了皇帝,但手下的人也不會客氣。

  總之和皇帝搶錢是勢在必行的一件事情了,韓府必然是要站在皇帝的對立面。

  林茹之的心有點亂,如今的她面對這種錯綜復雜的政治斗爭根本沒有還手之力。

  張瑋在觀察林小姐的反應,發現她陷入了沉思,心想林小姐是聰明人,肯定能意識到韓府已經到了危機的時刻,確實很殘酷,可惜人是無法選擇自己的命運的,她既然是韓府的后人,就自然得承擔這些風險。

  當然了張瑋認為,就算韓府被抄家,林茹之應該還是會安全的,所以他待在林小姐身邊無需擔心生命危險。

  “你跟我好好講講韓府的事情吧。”林茹之想要了解更多。

  “好的。”張瑋把自己知道的事情都告訴了林茹之,包括三房在外面欠錢賴賬、放高利貸、奪人房產,還幫人走關系免罪等等事情。

  可謂是草菅人命了。只要花錢,韓府的人就會辦事。特別是這兩年,韓府經濟越發困難,三房做的事情也越發不像話,可謂是瘋狂斂財。

  林茹之聽完之后,竟然不覺得奇怪,沒有正常的開源渠道,可不是要走這些歪門邪道么?韓府有爵位,有面子,肯定能做一些掮客的活,利用老祖宗的余威辦點壞事。

  對韓府這樣的情況,讓他們勒緊褲腰帶顯然是不可能的,只能賺快錢,賺喪良心的錢,才能維持生活的樣子。

  這些事情張瑋知道,外人肯定也知道,也就是韓府現在還能支撐。等到大廈將傾,到時候新賬舊賬一起算,墻倒眾人推,各種舊賬都翻出來,韓府的人不死難平眾怒。

  隨著張瑋的訴說,林茹之的表情已經沉如黑水。這劇本太殘暴了,一不小心就是萬劫不復。還不如穿越成普通的清白人家呢,也比穿越到積重難返的大貴族家要好。

  輕裝好上陣,積重難返的話不掉一層皮根本沒法解決。

  張瑋說的還只是公事,個人生活作風還沒說呢,韓府的成員的個人生活問題也很嚴重,那些都是少兒不宜的內容。

  等他說完,就觀察林茹之的表情,發現她已經無話可說,雙眉緊皺,一副意識到事態嚴重的沉重表情。

  這位林小姐是變數,張瑋知道韓府如果想要自保,唯一的希望就是這位做過長夢的林姑娘了。如果皇帝意識到林姑娘的價值比一個錢袋子重要,那么說不定就能忍受韓府的貪婪。所以最終得看林茹之的表現,看她是不是值得投資。

  麻煩,非常麻煩,林茹之知道韓府現在全身都是窟窿,誰也不知道會從哪里開始瓦解。林茹之倒是想和韓府拉開距離,可問題是她現在翅膀又不硬,根本沒這個本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