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小說網 > 重生千金夢想家 > 第二十七章考試
  什么才是真正的愛?

  林茹之說真正的愛就是讓一個人德能配位,這才是真正的愛。所以老太君愛女兒勝過嫡長孫,對女兒,哪怕再舍不得,該嫁人還是得嫁人,還得嫁給一個對韓府有利的人。

  但對韓煜,老太君卻絲毫不考慮未來,只希望大孫子享樂,這不是愛,這簡直就是恨。

  吳弛笑了,一開始還以為弟子不講道理,沒想到繞了一大圈后,得出了和自己一樣的結果。看來她也知道不能繼續包庇韓煜如此下去了。

  老太君呆若木雞,她是從來沒有思考過德不配位的大孫子能不能支撐韓家。她只想給韓煜最好的,沒考慮過未來應該如何。愛一個人,就應該明明舍不得,也要讓他去努力?!真的是很有道理,反正她反駁不了。

  “丫頭說得對,位尊而無功,奉厚而無勞,未來韓煜有什么資格繼承公爵之位?有什么資格成為新的韓公?”吳弛的話更直接,無功無勞這頂帽子直接扣在了韓煜頭上。

  老太君久久說不出話來,道理是道理,可她是真舍不得。想到自己的女兒是去做正確的事情了,可結果一命嗚呼,竹籃打水一場空。自己的大孫子若也苦命而死,那她可怎么辦?

  吳弛看得出老太君的表情已經動搖了,也大概猜出對方還擔心孫子吃不了苦,就說道:“連丫頭都能吃的苦,他一個大男人有什么吃不了的?你繼續這么偏心下去,韓煜這個孩子就真的廢了。所以你聽我的,繼續激勵,絕對讓他知道什么才叫男子漢。”

  林茹之不好說什么,只能等外婆的決定了。

  “哎。”老太君忍不住雙眼泛紅地說道:“我也知道你說得對,但我那可憐的女兒最后一命嗚呼,我不想韓煜走她的老路。”

  “他們至少還留下了一個天才女兒。如果韓煜長久以往,只怕是要絕后了。”吳弛不客氣地說道。

  老太君聽了這么重的話,似乎也下定了決心,說道:“算了,我不管了。”

  “放心交給我吧。”吳弛表示激勵韓煜只是小菜一碟。

  老太君也難,如果是溺愛的話,她還能把控局面。一旦放開,讓吳弛去激勵,那沒人知道未來韓煜會怎么樣。但話都說到這里了,她也知道繼續溺愛是死路一條,不如相信吳弛一次。

  老太君走了,吳弛欣慰地看著弟子,說道:“不愧是我吳弛的弟子,非常不錯。”

  林茹之謙虛地說道:“都是師父教得好。”

  “小鬼頭,年紀不大,花樣不少。不過也好,大人的世界本來就容不下天真,你早點學會應付大人是好事。”“好了,你回去休息吧,晚上還要參加考試呢。等你通過了一識的考核,我給你準備個秘密禮物。”吳弛很高興,決定再給弟子準備個禮物。

  “謝謝師父,那弟子先回去了。”

  林茹之高興了,韓煜卻高興不起來,因為老太君告訴他章初九會長久地住下來。

  “為什么,為什么,為什么?”韓煜傻眼了,本來以為老太君出馬,必定能立竿見影,沒想到竟然沒有效果?

  這能忍?韓煜立刻就哭了。

  老太君這次卻不會再動搖了,說道:“舒怡,輕語,你們兩個把你們少爺叉回去,如果他再鬧,就等他爹回來處理。”

  大家都驚詫不已,因為老太君平日里最疼嫡長孫了,今日卻一反常態,不知是為何。

  因為林茹之的話真的是說到她的心坎里去了,位尊而無功,奉厚而無勞,這是敗亡的跡象。當年她遠嫁女兒,就是因為這么做對韓家有好處,現在他溺愛韓煜對韓家沒有半分好處,她必須下定決心。

  都變了,這還是自己的家么?韓煜只感覺天塌地陷,自從林妹妹起死回生之后,一切都變得那么陌生,都是那么無法接受。

  回到自己的小院,韓煜是痛苦不止,當晚上就生病了。

  與此同時,林茹之已經等來了考官,老實說她自己都不知道考官是怎么找到自己的,只見來者四十歲的樣子,留著絡腮胡子,穿著繡著鳥類的紅色官服,帶著頂烏紗帽,就直接進入了她的夢境。

  “林茹之?”考官問道。

  “是。”

  雖然林茹之年紀很小,但考官并不驚訝,因為一識是第一層境界,十歲左右通過的人很多,都是從小就練習造夢,肯定是家里有錢有勢。

  “恩,驗明真身,接下來開始考試。”考官不茍言笑地說道。

  只是一問一答,就通過阿賴耶識驗明了真身,確定林茹之就是林茹之,并沒有人冒名頂替。

  此時兩人已經在夢境之中了,考官開始踱步,先檢查夢境的大小,要是走不了十步,就不符合造夢的要求,根本不用繼續了。

  “……九,十。”考官走完十步,還在夢境之中,大小是完全符合要求的。

  接下來就是夢境能否騙過雙眼了,考官四處打量,時而俯察,時而仰觀,時而平視,時而繞圈……

  從不同角度觀察一個物體,確定這些景物都是完整的。

  好細致,林茹之也是第一次參加考試,只能恭敬地站在一旁,不知道自己的夢境符不符合要求。

  考官很細致,整個夢境是小院為基礎的,從景物到建筑,再到陳設擺件,每一件東西都是仔細觀察。

  說不緊張是假的,畢竟林茹之自己也不知道細節是不是做到位了,很多角落她自己都沒在意,沒想到考官竟然都看了。

  考官的表情很微妙,不斷變來變去,一會兒好像很滿意,一會兒又好像是失望了。

  整個過程持續了很久,從室外到室內,最終考官回到了林茹之的面前說道:“好了,已經考完。有沒有通過,等通知吧,最遲三天,最快明天。如果通過了,你的夢境里會出現一塊印章,上面會刻眼識二字。如果三天之后還是沒有印章出現,那就是沒有通過,知道么?”

  “知道了,謝謝考官。”林茹之乖巧地說道。

  考官點點頭就消失了。

  “呼。”緊張死了,感覺重新回到了學校參加了一場考試,心是撲撲亂跳。

  不過還要等,還得七上八下。只希望一切順利,到時候拿到師父的禮物,豈不美哉?

  第二天,林茹之吃早飯的時候,芍藥說道:“小姐,韓少爺生病了,不如去看完一下吧。”

  “生病了?”林茹之無語,昨天才決定激勵韓煜進步,今天就生病了?就這抗壓能力,怎么支撐韓府?她不但不想去看病,反而覺得韓煜太弱雞了。

  “小姐,韓煜少爺當初可疼你了,現在他生病了,如果不去看望,說不過去。”芍藥勸解道。

  “好吧,那就去看望一下。”林茹之最終同意去看望表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