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小說網 > 重生千金夢想家 > 第二十九章交易
  嘶,聽完警幻仙子的一番言論。林茹之立刻就意識到表哥的夢魘就是這位仙子?而因為今天自己去見了表哥,所以仙子從表哥身上轉移到了自己身上。而且聽她的意思,她并不是真人,而是夢中人,游戲里的虛擬角色?

  想到異世界的夢境都要求以假亂真,那么夢中人有自己的意識也很正常,但沒想到夢中人竟然還想成為真人?

  “我不會讓你白白幫助的,在你成長起來之前,我可以保護你。”警幻仙子說道:“我可以把力量借給你,讓你獵殺更強的夢獸。我知道你們造夢師每一個都染滿了鮮血,越是強大,越是殘忍。為了獲得更多的阿賴耶識念能,任何持有念能的人都是敵人,甚至是造夢師之間也會互相獵殺。”

  這些都是林茹之不知道的另一面,這位仙子沒必要欺騙一個十歲的孩子。再說了戰爭已經證明了造夢師的出現并沒有帶來了和平,而是帶來了新的戰爭理由。

  黃昏王朝之后本來有九個國家,但現在只有五個。而楚國神龍也在一百年前被斬殺,造夢者的戰爭確確實實存在。或許真的有造夢師為了獲得念能而獵殺同類,就如仙子所言一樣。

  見林茹之沒反應,警幻仙子顯然有些不耐煩了,用穿透人心的嗓音問道:“如何,我借給你力量,幫助你成長,然后你實現我的愿望如何?”

  “可是我并不會取夢,而且我聽說取夢最難的就是把活物帶出夢境,靈智越高、能力越強的活物就越困難。仙子姐姐你好像很厲害的樣子,我怕無法把你送到現實中去。”林茹之可不敢保證自己能完成如此高難度的取夢。

  仙子卻略帶惆悵地說道:“我當然知道,我已經尋尋覓覓幾百年,也認識過不同的取夢師,卻依舊困在夢境之中,自然知道去往現實的難度。但我不會放棄的,你是這幾百年來我見過的和阿賴耶識契合度最高的孩子。所以只要你能全力以赴,哪怕最后取夢失敗,我也不會責怪你。”

  仙子絕美的容顏不應該有失望的表情,當她失落的時候,整個夢境中都滲透了哀傷。穿越者又如何能拒絕這樣的美女?“好吧,如果你真的愿意相信我,那我可以試試。”雖然不敢保證,但嘗試一下還是可以的。

  “小妹妹,你不會失望的。”警幻仙子非常高興地說道:“那么如果你不介意的話,我暫時就住在這個小院里了。”

  這個小院是林茹之用來考試的,已經用完了,自然不介意,說道:“如果你不嫌棄簡陋的話,這個夢境是我參加考試所做,除了外表還算可以之外,其他的方面一塌糊涂,花是假的,水是硬的,連兩扇窗戶都是動不了的。”雖然看上去很不錯,但真的只能騙騙眼睛,其他方面一塌糊涂。

  “確實是一識的水準,但不要忘記,我可是仙子。”隨著仙子話音落下,整個夢境都變得鮮活起來了。

  鮮花有了氣味,絲綢有了柔順,連茶壺都飄出了熱氣……

  “很驚訝是么?是不是認為我明明不是造夢師,為什么能改變夢境?”仙子看出了丫頭的驚訝,便解釋道:“造夢師對于我們這些夢中居民而言就宛如創世的神靈,豐富了夢境。但夢中的生靈也并非停滯不前,我們一樣在努力學習如何去改造夢境,而像我這樣能掌握造夢能力的人就被稱為仙人。”

  第一次聽說這種事情,她忍不住問道:“難道夢中還有獨立的世界?”

  “當然了,不過我們都很低調,因為一旦造夢師遇到我這樣的仙人,就會想辦法獵殺,從而獲得我們體內的念能。所以你千萬不要對別人提及我的存在,這是我和你之間的秘密,好不好?”警幻仙子彎腰,完美無瑕的臉蛋湊近林茹之說道。

  林茹之點點頭,算是答應保密了。

  “小妹妹,你不但天賦異稟,而且乖巧可人,姐姐不會讓你吃虧的。”警幻仙子高興地捏了捏林茹之那嬰兒肥的臉頰。

  雙方算是打成協議了。

  警幻仙子的出現讓林茹之意識到了異世界比她想象得還要廣闊,還要殘酷。造夢師也不是什么循規蹈矩的職業,而是充滿了爭斗。

  為了獲得更多的念能,造夢師會將一切持有龐大念能的生靈當做是獵物。

  “難怪師父用本命種子創造‘百兵之夢’,就是因為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啊。”林茹之和警幻仙子交流之后,也意識到了自己這個天才也可能成為獵物,產生了危機感。

  本來只想經濟獨立,但后來知道了韓府大廈將傾,現在又知道了造夢師的另一面,危機感是不斷涌上心頭。

  自己這個天才一不小心就可能被獵殺,到時候自己努力修煉的成果就被別人摘取。

  在凌晨的時候,林茹之得到了一識印章。一個古樸的灰石印章進入了夢中,說明她已經通過了考試。于是第二天帶著疑問,她腳步沉重地來到了師父的面前。

  “師父,我已經通過一識考試了,得到了印章。”

  “意料之中的事情。”“給你,這是答應過你的禮物。”吳弛答應過弟子會給她一份禮物。

  林茹之看著吳弛送過來的一塊煤塊一樣的黑石頭,莫名其妙,不知道這是什么東西,就問道:“師父,這是什么?”

  “你不是想要做外包工作么?不會以為什么都不用準備吧?這是我給你準備的外包攤子,這樣你就可以去接工作了。具體的內容你自己設置,這攤子送給你了,如果被人挑中,工作就會送到你的夢里,非常方便。”新筆趣閣

  這正是自己需要的,林茹之立刻表達了感謝,說道:“謝謝師父。”

  “再接再厲,接下來的學習將會更加困難。因為景物的眼識是最簡單的,接下來要騙過耳朵,難度就不是一個量級的了,眼睛看到什么就是什么,但耳朵聽到卻不見得就是聲音的真相。接下來你得多聽,多注意自己身邊的聲音。”吳弛提醒弟子越是到后面越是困難,因為一切會越來越抽象。

  林茹之連連點頭,不過今天她不只是為了拿禮物,她還有一個問題,于是問道:“師父,造夢師之間是不是也會為了爭奪念能而互相殘殺?”

  “為什么這么問?”吳弛覺得這個問題無緣無故,很是奇怪。

  “我是聽先生說的。像我這樣的天賦,如果有了一定的成果,會不會被當成是獵物?”林茹之問道。

  吳弛沒有立刻回答,那就代表有可能,而且可能性很大。如果不可能的話,他可以直接回答:不會。但他沒有,就說明林茹之會成為獵物。

  “你還小,目前不用擔心這些。”吳弛說道,因為擔心也沒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