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小說網 > 重生千金夢想家 > 第三十三章學習難度
  現在林茹之吃韓府的、住韓府的,還不急著用錢,否則就小店的慘淡的零收入狀況,足以讓她崩潰。

  她也只能告訴自己萬事開頭難,要有耐心。

  白天上課,晚上也沒閑著,今天入夢之后,發現警幻仙子手里拿著一張文件。

  “這是什么?”

  警幻仙子把文件遞給林茹之,說道:“這是官府行文,這個月的通告,你自己看吧。”

  紙上就幾個大字:四月說與百姓知曉,務農要勤奮,休走六畜踐踏秧苗,不許耽誤,不許怠慢。

  “貼在店內,所有進店客人都得可以看到,每個月都有的內容。”警幻仙子告訴林茹之這就是很普通的每個月的衙門通告,說道:“現在是四月,一年之計在于春,人間已經完成播種了吧,秧苗應該已經露頭了吧。”她似乎很想看看人間現實的模樣。

  林茹之心想自己店里一個客人都沒有,這告示也只能自己看,不過貼還是要貼的。既然每個月都有,那就找個地方專門貼告示吧。

  把告示貼好,林茹之心想自己在平臺上開店,接受衙門的監管也是正常,可惜衙門管不住那些敲竹杠的家伙。同時她祈禱千萬不要有什么苛捐雜稅,因為根本交不起錢。

  “又到了四月。”警幻仙子似乎有些感慨,她在夢境之中已經不知道多少歲月了,早就忘記記日子。

  林茹之也有些感慨,因為她穿越的時候才二月,現在已經四月了。回憶一下自己的學業,可謂是進展緩慢,一識的考試完全是依托小蘿莉的遺產。從現在開始才算是依靠自己學習,真不容易。

  老實說如果只是學習也就算了,大不了多努力。偏偏家里還不太平,韓府不知什么時候就會傾塌,到時候還不知道會如何呢。

  一大一小兩位美人都陷入了沉思。

  “你在想什么?”警幻仙子突然發現眼前的小丫頭也是一臉深沉的表情,覺得奇怪,不知道她小小年紀為何會有如此沉重的表情。

  “仙子姐姐在想什么?”林茹之反問道。

  “我在想時間真的是無情,曾經我身邊有很多志同道合的人,但他們一個個地都離開了我,最終只剩下我一個。不知道什么時候開始,我已經懶得記日子,只是不斷在夢境中尋尋覓覓,躲躲藏藏。”警幻仙子是在感慨自己的境遇,她感慨是因為自己經歷了很多,那么小丫頭又為何沉思?“你在想什么,年紀輕輕,小腦瓜子里哪有那么多思緒?”

  林茹之心想她倒是希望自己是個無憂無慮的小孩子,可惜做不到啊。“天才總是早熟的,需要我操心的事情可不少。”她說道:“學業越來越難,家族也一塌糊涂,我身在其中,面對無法預測的未來,又怎么能不忐忑呢?”

  警幻仙子聽完不由說道:“有時候我也會對自己的期待產生疑惑,人間的造夢者因為無法把控命運所以才創造了夢境。而在夢境中誕生的我也深深地感受到了自身命運的動蕩不安,所以一心想要去往人間。但我遇到的諸多造夢者、取夢師也總是感慨命運的不可琢磨。沒想到連你這樣的孩子都如此沉重。”

  因為覺得夢境不自由,所以向往人間。可警幻仙子有時候也會覺得就算成為真正的生靈,自己也無法得到自由。

  “這就好像是圍城,里面的人想要出去,外面的人想要進去。”林茹之能說什么呢,異世界也沒有樂園,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煩惱。

  警幻仙子說道:“確實如此,不過我還是要去人間,因為在夢境中我已經難以更進一步了,只有人間才有我需要的東西。”人間不是天堂,但警幻仙子想要自強,前往人間是唯一的選擇,她不會后悔。

  關于自強,林茹之再贊同不過,說道:“姐姐,請你繼續教我樂理。”

  “好。”既然自己把希望寄托在丫頭身上,警幻仙子自然不會私藏。

  吳弛對于弟子的學習態度還是很肯定的,幸虧自己的弟子是林茹之,不是韓煜。如果韓煜是弟子,他肯定會被氣得吐血三升。

  林茹之不但聰明,而且努力。天才不可怕,努力的天才才可怕,既有天賦又有斗志,不強才沒有天理。

  穿越者對自己的要求很高,沒日沒夜地學習,音樂水平是突飛猛進,對音調和節奏的掌握越發準確。已經可以演奏一些簡單的音樂,但這不是她的目標,將地球上的音樂全部抄襲過來賣錢才是她的目標。

  通過訓練,林茹之的音感也是越來越強。這個時候吳弛終于要帶弟子進行新的訓練,他告訴弟子說道:“以音樂入門是可以的,但絕對不能局限于音樂,因為萬物各有聲調,音樂只是萬物和聲的提取,只是一種聲音罷了。”

  “師父,你是想帶我去街道上聽聲音?”林茹之想起師父之前的教育方式,心想難道又要去風俗一條街了?

  “光是街道也不夠。在九龍學院有‘萬物之聲’的夢境,里面記錄了各種各樣的聲音,弟子可以進入其中學習。眼下沒有這么好的條件,不過我可以帶你去不同的環境,山高水長,風林雷暴,吆喝叫賣……明天開始,我們出門。”吳弛又要上戶外課了。

  “是,師父。”既然是師父的安排,那她也只能接受了,回去告訴張先生自己要出門了。

  張瑋也理解,造夢師的訓練是最重要的,林小姐的修為越強越好,對他也是有好處的。

  于是第二天一早,師徒兩就坐上了馬車出發了。

  現在是四月份,春光明媚。春風輕撫,感覺就好像是踏青一樣,這次他們將會去往城外,進入大自然,聆聽萬物之聲。

  不過還沒出城,林茹之已經開始認真傾聽了,馬蹄的節奏,鈴鐺的曲調,努力分辨街道上各種各樣的聲音。

  車轍里的石子被碾過,風穿過了車棚的流蘇……

  一開始還能分辨,但后面聲音越來越多,布鞋聲、皮靴聲、木屐聲,光是鞋子的聲音就有很多。

  吳弛一言不發,假寐休息,時不時眼睛會睜開一條縫觀察弟子。就算沒有提醒,弟子也沒有忘記學習,自覺性很高。看了一下,又閉上眼睛繼續閉目養神。

  林茹之的眉頭緊皺,沒辦法分辨了,聲音太多了,整條街上都是聲音。接著馬車來到了城門口,聲音的風格一變,嘈雜聲變化了,環境音也變了,為分辨增加了難度。

  鳥叫聲,蟲鳴聲,樹葉沙沙聲,河水涓涓聲……甚至車輪和路面的聲音也改變了,馬鈴鐺的節奏也變化了。

  聲音一直在變化,林茹之的眉頭都豎起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