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小說網 > 重生千金夢想家 > 第三十四章念記憶
  光是聲音已經如此復雜,以后還有氣味、味道、觸覺的訓練,光是想想都覺得而可怕。

  不過恐懼和抗拒是沒有意義的,林茹之眼前就是一座高聳入云的高山,而她能做的就是一步步地往上爬,不管遇到什么困難,只能咬緊牙關,一點點地攀登,沒有其他捷徑。

  離開韓府,離開音樂教室,來到大自然之中,聲音范圍一下就擴大了,有太多的聲音根本無法記憶。

  但記不住也要記,就算是多記住一個聲音也是往高山上攀爬了一步。不積跬步無以至千里,不積小流無以成江海。

  就算很亂,林茹之依舊在傾聽,漸漸地她的念能開始運轉起來。

  吳弛不由睜開眼睛,臉上的表情有些錯愕,因為這次出行,他就是想要傳授弟子如何記憶更多的聲音。沒想到弟子無師自通了,在路上已經開始領悟。

  沒錯,記憶聲音、氣味、味道、觸覺等等無形無質的東西,只依靠感官肯定是做不到的,必須利用念能。

  至于如何使用念能,也簡單,就是一種聲音對應一種念能波動,這就叫做‘念記憶’,是超越感官記憶的存在。

  記憶是造夢的基礎,但人族身體的機能是有限的,感官的能力是局限的,很多東西只靠身體根本無法獲取。

  造夢師必然得提升自己的感官,必須借用外力,而這種神奇的力量自然是念能,這是來自阿賴耶識的能量。

  不但是利用身體進行記憶,并用念能幫助記憶,這種并非身體獲得的記憶,就被成稱為‘念記憶’。

  念記憶就是為了補完身體的不足,提供造夢的根基。

  吳弛本來是準備帶弟子進入大自然,然后由他教導這種造夢師必須掌握的技能。卻沒想到半路上,弟子的念能已經蠢蠢欲動了。

  果然天才是不需要教導的,世界上本來沒有路,天才走過也就有了路。吳弛絕對是一個英雄歷史觀的支持者,因為他自己就是天才,同時他相信造夢的歷史就是由天才推動的,是天才走出了路,后人才能亦步亦趨。新筆趣閣

  他認為最初的造夢就是天才的靈光乍現,從零到有開創了一個時代。天才可以從零到有創造一切,根本不需要太多的教導。

  林茹之的表現更是讓他堅信自己的理念沒錯,天才不需要死板的教育,天才能自然而然地找到出路。

  吳弛心想弟子已經意識到了耳朵的局限,只靠耳朵是不可能記憶所有的聲音,那么就得依靠念能。

  不過念能也不是那么好控制的,想通過念能完成記憶可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吳弛不由好奇,不知道自己的弟子能走到哪一步。

  雖然弟子已經開始調動念能,是不是能用這股能量記住聲音卻依舊有待觀察。

  林茹之并不是故意調動念能的,而是她遇到了難題,念能自然而然地運轉了。她也意識到人的大腦是有限的,必須借助外力,念能運轉就是最好的證明。

  那么念能到底如何記憶呢?

  其實說到底念能也是阿賴耶識的一環,其實真正的記憶還是在阿賴耶識。

  林茹之想到了膠片的原理,就是用針在膠片上雕刻出高地起伏的音軌。然后當針讀取膠片的時候,凹凸不平的音軌帶動唱針去震動薄膜發出聲音。

  如果是這樣的話,阿賴耶識就等于是膠片,而造夢師就是留聲機,念能就是那根針。

  造夢師接受聲音,發生震動,帶動念力在阿賴耶識留下音軌。等到讀取的時候,念力就在音軌里移動,反過來震動身體,激活大腦里的記憶。

  造夢師的大腦就是留聲機里的薄膜,薄膜的震動帶動唱針,唱針和阿賴耶識進行互動。

  當然也可以說,造夢師是輸入和輸出的設備,阿賴耶識是硬盤,念能就是處理器。想到這里,林茹之的眉頭紓解開了。

  吳弛一愣,見弟子表情從緊張為難變得波瀾不驚,心想難道她這么快就掌握技巧了?有沒有這么天才?

  他本來以為林茹之就算再天才,總歸也得花很多時間才能掌握技巧,最后還是需要自己這個老師傳道受業解惑。卻沒想到念能一動,弟子的表情很快就變了,這也太快了,難道她真的領悟了?

  領悟了,林茹之意識到念能的重要性。念能足夠堅固就能在阿賴耶識上刻下更深的、更復雜的音軌,就能記憶更多的東西。

  念能如果不夠強大,就無法在阿賴耶識上留下足夠的記憶,那造夢師也就別想創造出什么奇跡夢境了。

  所以念能很重要,念能越是強大,造夢師越是強大。念能就是留聲機上的唱針,就是電腦的處理器。

  想通了這一切,思路就明確了,接下來只需要進行記錄就行了,林茹之的大腦連接念能,她知道念能的另一頭就是阿賴耶識。

  大腦接受聲音,引發念能的振動,然后念能的震動在阿賴耶識上留下聲音的記憶。

  先試試看看吧,林茹之放松身體,接受聲音,大腦自然而然地對聲音產生反應,帶動念能。雖然她并不能感知到念能和阿賴耶識之間的關系,但她相信念能已經開始產生作用,在阿賴耶識上刻錄下痕跡。

  只需要自己進入夢境讀取,就肯定能提取聲音的記憶。

  “這?”吳弛震驚了,因為他發現弟子的念能已經在有節奏地波動了,這是念能波動啊,不但掌握了,而且非常熟練!

  太快了,這讓做師父的有一些挫敗,畢竟他好不容易準備以師父的身份傳授弟子高深的技巧,沒想到弟子直接就領悟了,而且一領悟就開始熟練使用念能波動進行記憶。他覺得自己好像沒有什么存在價值了,傳授天才有成就感,可傳授妖孽就只有挫敗感了。

  以前吳弛只認為弟子是天才,現在卻覺得弟子已經是超越天才的存在了。

  太快了,太妖孽了。這難道就是長夢蘇醒之后的天賦?之前林茹之的種種表現,吳弛還能接受,但這次不需要任何的教導,自行領悟‘念記憶’,甚至迅速掌握了念能波動的技巧,這就讓他震驚了。

  要知道就算是九龍學院的天之驕子,很多人還要在學院里重修念能波動,因為他們的念能技巧可謂是一塌糊涂。這也說明了念能波動是一種非常高深、很難掌握的高深技巧。

  原本吳弛認為弟子需要半年時間才能領悟,一年時間才能熟練。沒想到出門之后一個時辰就完全掌握了,而且還是無師自通。

  林茹之不知道師父的震驚,她是恬然地接受聲音,引動念能,并沒有什么生澀的感覺,很順暢。

  只是感覺念能在使用中有消耗,顯然需要休息才能回復。念能屬于消耗品,要么自己修行,要么就是購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