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小說網 > 重生千金夢想家 > 第三十五章爬山
  妖孽,實在是太妖孽了,吳弛知道自己不用傳授弟子技巧了,只需要稍微講解一下念記憶的由來就行,不需要花費太多的口舌。

  現在是四月,京城周圍的農田早就冒出了綠油油的新芽。路上有不少踏青的馬車排列一層,出了城,直奔不遠處的山區。

  山不過七八百米高,但郁郁蔥蔥,是春天踏青的好機會。爬爬山,吟吟詩,吃吃點心,看看風景,城里人可以享受一下大自然的安逸。

  吳弛的目的地也是山,不過這一路上已經足夠讓他驚訝,風景已經沒有任何期待。自己有一個妖孽弟子,完全可以想象自己的師兄知道之后會如何嫉妒。吳弛的師兄是正經的老師,幾十年如一日地教導學生,對天賦異稟的學生自然是求之不得。林茹之這樣的天賦,絕對超過師兄教過的所有學生,不是天才而是妖孽。

  “師父,我們到了么?”林茹之感覺馬車的速度變慢,她的念能也用光了,就停下了聽力訓練。

  吳弛回過神來,問車夫道:“已經到十松山了么?”

  “到了,已經是到驛站,接下來就得步行了。”車夫說道。

  吳弛和林茹之下車,眼前果然是山麓驛站,停滿了馬車,到處都是城里出游的旅人,有拖家帶口的,也有青春作伴的,當然也有白首相攜的,大家的目標都是爬山旅游。

  和地球的風景區一樣繁忙,林茹之覺得很親切。

  吳弛卻說道:“貴族是不會來此地的,他們寧愿在府邸里建設假山流水,也不愿意進入真正的自然。”

  林茹之不知道說什么,對于貴族種種,她也很不適應。但有一點可以確定,貴族和平民確實是隔離了。雖然韓府的仆人都是普通人,可一旦進入韓府開始工作,他們就好像和外界切割了,他們遵守的全是韓府的規矩。

  韓府所有的吃穿用度也和普通人不一樣,通過各種各樣的區別讓自己的生活與普通人拉開距離。在風景這點上也是如此,他們寧愿在家里建設假山、建設寺廟,也很少會去真正的旅游景點,和大家一起爬山。

  吳弛對貴族的生活方式顯然很是不屑的。

  車夫去停車了,等會兒他就在驛站等著。驛站外面有很多的小販,有賣零食的,也有賣鞋,賣斗笠,賣拐杖……

  “先不急著進山。”吳弛先帶著弟子去買爬山裝備。

  “老先生,帶著孫女爬山啊,來看看這拐杖,老少皆宜,價格便宜,全是山里的老木頭,輕盈結實。”商販一看客人來了,立刻開始推銷。

  吳弛也不糾正對方的說法,而是拿了個斗笠扣在林茹之頭上,然后又給她拿了一根拐杖,沒有拿木頭的,而是拿了根竹子的。

  竹子更輕,更適合孩子。

  雖然山不是很高,但山路蜿蜒,臺階起伏,要爬上去還是很難的。

  又看了看林茹之的鞋子,又買了一雙木屐以防萬一,要是布鞋壞了,就換木屐。借著又買了點干糧就可以出發了。

  “走吧。”吳弛不急著上課,反正弟子已經掌握了念記憶的技巧,進山之后談一下起源就能結束。

  “好。”林茹之頭戴斗笠,手持竹杖,跟在師父身后進山。

  山里的空氣非常新鮮,而且風也更涼爽,周圍還有很多的居民一起進山,大家都是有說有笑。

  當然也有懶得爬山的,可以直接坐轎子,讓人直接抬上山去。

  林茹之傾聽水流的聲音,樹林的聲音,動物的聲音……當然她也沒停止鍛煉眼睛,山里有很多自己不認識動植物。

  吱吱吱——

  頭頂上時不時有猴子穿梭過去,它們好奇地看著臺階上的人群,并不驚慌失措。

  “好多猴子啊。”林茹之感嘆道。

  “確實有不少,你好好看,回去之后,我再考考你的眼力。”吳弛說道。

  又要玩找茬游戲了,林茹之立刻瞪大眼睛,仔細觀察。自然風景和市井風光是不同的,自然環境更加復雜。

  城市的街道是有規劃的,但自然的風光可沒有什么規劃,發展得奇形怪狀,不可預測的事情更多。

  人可以想象馬車是在路上走的,卻無法預測猴子下一個動作會如何。

  兩人一起爬山,石階并不是直上直下的,而是繞了很長的路,半路上有亭子和茶館可以歇歇腳。

  當然茶館里的茶水可不便宜,不過還是有很多游客在歇腳。

  林茹之也已經香汗涔涔,十歲的體能實在不足,也難怪師父會準備這么多東西。其實不僅僅是因為年紀小的緣故,也是因為她是大家閨秀的緣故,不管是父母健在的時候,還是寄居韓府的時候,她從來沒有做過體力活。

  她就是個徹徹底底的宅女,缺乏訓練。

  很累,不過咬牙堅持,一定要爬到山頂。

  又爬了一會兒,眼前瞬間視野開闊,出現了一個巨大的‘臥龍潭’,很多人都在這里休息。水潭周圍有很多石頭,現在坐滿了人。

  在水潭中央豎立著石碑,上面寫了為什么叫臥龍潭,以前楚國神龍在這里洗過澡。

  這里也很熱鬧,也有商販,還有很多算命解簽的,還有賣魚食的……

  有必要跑到景區里算命么?林茹之表示城里也有很多算命的店鋪,根本不需要來山里吧。可見她根本不懂算命的心理,講究的就是一個心誠,但心誠如何表現出來?依靠空口白話么?那肯定不行的,心誠就要通過行動表現出來。所以在家門口算命是不心誠的,特地來到臥龍潭,爬了半座山就能體現出心誠了。

  當然在景區里,林茹之還看到了地球也有的景象,那就是錢幣許愿,有很多游客站在臥龍潭邊上,把銅錢丟水潭里。

  太熟悉了,林茹之感覺一切的一切是那么親切。銅錢掉進水里,慢慢下沉,最后觸底,畫面和聲音融合在一起。

  在臥龍潭只是暫作休息,距離山頂還有最后一段距離。

  林茹之咬咬牙就上了山,山上有一座寺廟,香火很旺盛。站在寺廟門口就能聞到香油的氣味了,而且還能聽到里面敲木魚的聲音。

  “好了,就到這里吧,是時候和你說說‘念記憶’的知識了。”吳弛對著正在擦汗的弟子說道。

  這就開始上課了?林茹之一聽‘念記憶’這個新名詞,就知道這肯定很重要,念能和記憶是造夢師的兩大法寶,連起來就肯定厲害。

  “是,師父。”雖然很累,但林茹之閃亮的雙眼中卻充滿了學習的喜悅。

  妖孽啊妖孽,天賦這么好,還這么努力,吳弛感覺弟子很快就能超越自己了。對弟子的好學態度非常滿意,他也是認真地介紹念記憶,盡好一個師父的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