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小說網 > 重生千金夢想家 > 第三十八章內憂外患
  吳弛解釋了楚國寺廟的特色,那就是吃非常難吃的素食。而林茹之卻從一頓飯想到了楚國經濟的問題。

  沒有了神龍,就得靠天吃飯,糧食減產,就不能大量養牲口,大家就吃不上肉。同時楚國甚至可能得進口糧食,那么楚國用什么賣糧食?要么是資源,要么就是各種手工產品。

  總之得把自己的商品拿出去換糧食,這樣一來,楚國就成為了別國糧食的傾銷地和商品的生產地。根本不需要滅掉楚國,只要楚國會有天災人禍,只要楚國有人吃不上飯,那國外的糧食就有銷路。

  而楚國想要采購糧食,就得拿出辛辛苦苦生產的商品。

  所以齊國和魏國根本不用瓜分楚國,維持現狀就行了,有神龍庇護就不愁糧食。沒有神龍庇護就有可能挨餓,不想挨餓就得進口糧食。

  這樣一來楚國的高端商品源源不斷換取基本的口糧,那楚國又怎么能發展呢?

  當然了這只是穿越者的一點推理,只是根據經濟規律的推理,是不是真的這樣,還要回去請教先生。張瑋肯定知道更多,應該能告訴學生是不是有偏差。

  寺廟的素菜確實難吃,林茹之心想自己做的素菜都比這好吃,以后有機會可以好好改良一下素菜,說不定還能在楚國開創一個楚國菜系。

  吳弛見林茹之大口吃飯,心想果然是小吃貨,口感好壞不影響她干飯。看弟子吃得津津有味,手里的飯菜也變香了。

  把飯吃干凈,又在寺廟里參觀了一會兒,就準備下山了。

  “讀萬卷書不如行萬里路。”林茹之感慨道,出一趟門學到了很多,知道了異世界的信仰,也知道了楚國的困境。

  當然也少不了念記憶的學習和掌握,收獲滿滿。雖然并沒有踏青那么輕松,但心里是滿滿當當的。

  一路無話,林茹之回到了家,晚上接受師父的考驗,繼續找茬。記憶需要訓練,才能打好基礎。

  “造夢師就好像是帶著攝像機去旅游的游客,只要去一次就能留下深刻的記憶。”林茹之表示造夢師真的是人形攝像機,真的是把各種各樣的細節都記錄下來了。這次的找茬游戲內容非常大,從山腳驛站開始,一直到山頂寺廟,甚至吵架的小夫妻都被吳弛給記錄下來了。

  里面設置了三千多個不同,足夠林茹之去尋找了。

  等到白天的時候,林茹之就昨天自己的思考詢問了張瑋,問道:“先生,現在我們楚國的國際貿易狀況如何?楚國有多少糧食產量,又有多少牲口?和周邊國家的貿易又是以什么商品為主?”

  張瑋一愣,這問題太突然了,而且這問題連韓老爺都不會問。沒想到一個十歲的小丫頭竟然會問出這樣龐大的問題。

  不過張瑋也不是等閑之輩,胸中有丘壑,就算遇到這種難題,也不會一問三不知。雖然不知道學生為什么好奇,但還是一一解答,當然有些他也只是知道個大概。

  聽完張瑋所言,林茹之就知道現狀和自己推理的差不多,畢竟她的推理是基于經濟規律。

  楚國沒有了神龍,面對天災人禍,就不得不購買糧食,不得不把自己家的商品賣出去,那么楚國的生產價值就是被別國收割。

  所以現在楚國屬于餓不死,但很難發展的尷尬局面。

  “先生,楚國維持這樣的局面已經很久了吧?”

  張瑋點頭說道:“至少已經有幾十年了。楚國雖然從失去神龍的打擊中堅持了下來,但現如今也不過是半死不活,早就已經不復往日榮光。如今五國之中,楚國就是個笑話。”“也因為如此,現在楚國已經很久沒有像樣的大型夢境了,我們的造夢師只能高價采購別國的夢境,根本沒資本創造屬于楚國的大型夢境。所以長夢的消息傳出之后,陛下才會如此重視韓府,大家都很期待小姐你的成長。”

  一時間林茹之就成了楚國的希望,壓力山大。

  但張瑋可沒有夸張,就他所知,隨著長夢女孩的消息越來越廣為人知,確實是有很多人對林茹之抱有期待。因為楚國已經沉寂百年,太需要一場大夢,而走正常的渠道根本做不到,只能期盼天才。

  正常的渠道就是楚國的資源全被其他國家收割掉,沒有資源,造夢者也很難造夢,因為夢不是不勞而獲,而是現實的延續。

  林茹之的出現,簡直就是給楚國很多在溫飽線上掙扎的人打了一劑強心針。

  就張瑋聽聞的,皇帝甚至動過把林茹之接進皇宮冊封公主的念頭。最后還是皇后認為讓她在韓府更好,不應該拔苗助長,應該給林茹之足夠的時間。

  但朝堂上關于林茹之的討論并沒有結束,一部分人認為應該由國家培養,給她找老師。也有一部分人認為應該順其自然,不要干涉天才的成長。

  反正吵得很熱鬧,最終也沒有什么結果,也沒什么行動。張瑋的這些情報自然是從其他幕僚團體得到的,幕僚也有交換情報的平臺,可以了解一些內部消息。張瑋就經常去收集情報,進行整理,所以了解林茹之的影響力是與日俱增。

  穿越者自己都不知道大家是多么期待著她能成材,為楚國帶來變化。可惜天才才十歲,顯然是無法達成他們的期待。

  了解了楚國的現狀,林茹之感覺楚國需要一場變法,首先就應該把貴族的錢全部拿去發展夢境,她想革自己的命。

  然后就是重新分配土地,普及教育。人才自然是越多越好,最好就是讓家家戶戶都能出個造夢師。既然楚國的造夢質量在短時間內無法趕上別國,那就從造夢的數量上增加。

  累積數量,引發質變。從上到下,徹底地變革,楚國才有復興的機會。不過她也知道要是楚國能做到的話,早就做了,革命都需要外部的壓力才行,很難自發地進行。

  看看韓府就知道了,明明內憂外患,可就是不改,就是拖延。除非現在有一股外力讓韓府破而后立,不然韓府只能走向敗亡。

  楚國也一樣,沒有強大的外力壓迫,沒有存亡的危機,不會思考變革。

  林茹之心想穿越到這種國家、這種家族,自己能怎么辦呢?不革自己的命,等著完蛋么?有時間要不和老太君聊聊?

  雖然她有自信可以孑然一身,但在了解了韓府的難處之后,總不能什么都不做。她認為韓府得搞一個激勵機制,應該把錢拿出來鼓勵大家學習,而不是混吃等死。

  這點類似未來的教育基金,也類似范仲淹的義田。簡單來說錢不是光看血統分的,而是憑本事分的。

  韓府現在的錢就是完全是老太君分給三個寶貝兒子,分完就行了,什么成果都沒有。所以就應該提出要求,要錢可以,但必須做出成績,成績越大分錢越多。

  所以范仲淹的義田存在了八百年,范家也一直是人才濟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