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小說網 > 重生千金夢想家 > 第三十九章未來
  要可持續發展,那必然就得眼下吃苦、投資未來。所以林茹之認為韓府可以效仿范仲淹,設立義田,鼓勵族人讀書學習,還可能有救。

  成績好,才有資格獲得資源,學習不好那就不應該浪費太多錢。比如韓煜,他如果只想著脂粉堆,不想學習,那就不應該錦衣玉食,根本不值得在他身上投資太多,哪怕韓煜是嫡長孫。

  小到韓家,大到楚國也是如此,想要突破尷尬的現狀,需要的是投資未來,是需要大家吃苦耐勞,培養一批人才才行。把長夢女孩當成救世主,真的是想太多了。

  所以林茹之想提出一個違背祖宗的建議,雖然不知道是不是已經晚了。但她覺得應該提出來,總不能什么都不做。

  她也知道,韓府上下不一定就愿意接受她的建議,但林茹之還是決定盡人事聽天命。總歸她努力過了,如果韓府最后還是無法逃避厄運,那么到時候她也只能選擇獨善其身了。

  所以今天林茹之決定去老太君那請安。

  芍藥見小姐的表情,那根本不像是請安,反而是上刀山。她很疑惑小姐準備干什么,似乎并不是好事。

  怎么說呢,對韓府而言,開辦義田肯定是好事,但對老太君和三房而言就不見得是好事了。不過作為血脈親人,穿越者也只是替小蘿莉盡一些責任。

  “丫頭來了,進來吧。沒吃飯吧,就留在這里吃午飯。我去吩咐廚房做你最愛吃的蟹黃雞蛋羹了。”老太君寵溺地說道。

  在穿越者穿越之前,小蘿莉的嘴也是非常挑剔的,喜歡吃蟹黃雞蛋羹。這月份也不是吃蟹的時節,不過只要想吃,還是有的,只是味道不是最好。

  “姥姥,今天我來不是為了吃飯,而是有幾句肺腑之言要說。還請姥姥不要生氣。”林茹之很嚴肅,根本不像是孩子。

  老太君一愣,顯然是沒想到外孫女會如此嚴肅,她都嚇一跳,不由問道:“你有什么要說的?”

  “是事關韓府存亡的大事。關于韓府的未來,我有些話不吐不快,就我所見所聞,韓府已經到了生死攸關的關頭,到了不改不行的地步。”林茹之嚴肅地說道。

  老太君一聽是關于韓府的事情,而且還是生死存亡的大事,倒要聽聽外孫女能說出什么來。也是正襟危坐,認真地讓外孫女繼續,說道:“你要說什么,就說吧。”

  “自九大神龍誕生之后,九國到現在也只剩下五國,四國破滅,楚國凋零。國家破滅,王公不暇自哀,而后人哀之,后人哀之而不鑒之,亦使后人而復哀后人也。韓府為楚國之公爵,但楚國之公爵多有興亡,韓府興起百年,已經到亡族之際。現如今唯有變法一路可行,我雖是外姓,但依舊是韓府親戚,所以愿意提出‘義田’之法,開源節流,培養人才,唯才是舉,懸崖勒馬,韓府或許還有一線生機。”林茹之學了《古文集錄》之后,對于異世界的經典典故也了解了不少,也知道九龍時代,雖然風調雨順,但如果不自強的話,國家覆滅、家族存亡也是頃刻之間。

  老太君聽外孫女慷慨激昂,心中嘆息,如果這是嫡長孫說的話該多好。她心里當然很認同外孫女的言論,只是她更知道就算有變法的思路,也不見得能推行。所以還是先繼續傾聽,其他的再說,于是她問道:“何為義田?”

  “義田,救濟族人,激勵學業之用,用于公不用于私,乃是投資未來之田。”林茹之說道:“將韓府之財全部用于置辦義田,凡是族人必須以學業好壞取之,按成績優劣分配,不看血脈親疏。成績好,多分,成績不好,少分。”

  義田的作用是很簡單的,其實就是韓府資源再分配。把財富全部變為土地,土地上的產出不再按照血脈來分配,而是按照成績分。

  這樣一來成績好,有前途的族人就有上升途徑了,投資的就是未來。至于那些不上進的族人,就不要浪費資源了。

  老太君沉默,不得不說,如果早三十年,她肯定會努力一把,推行義田。可現在她都沒錢了,錢都分給了三房。

  他們只怕是不會拿錢出來搞什么義田,反而義田一提,他們肯定會鬧起來。

  老人的表情很復雜,有后悔,也有無奈,更多的是遺憾,總之是沒有豁出一切的決心。

  房間里安靜得能聽見外面的樹葉唰唰聲,邊上的婢女也是不敢喘大氣,她們也聽得很清楚,林姑娘是把韓府的核心問題拿出來說了。

  其實仆人也知道韓府不行了,只是瘦死的駱駝比馬大,韓府還有很多產業,仆人也不怕韓府不給工錢。韓府不給工錢,仆人自然會拿產業抵債。

  珠寶首飾,名貴衣物,古董奇珍,甚至鍋碗瓢盆都值錢。在韓府這些東西多得連主人都不知道具體數目,仆人可以拿著這些抵債。

  所以就算知道韓府遇到了危機,仆人也是不怕的。反正只要韓府不倒,他們還能借韓府的威名撈外快。

  反正不明真相的外人哪知道花團錦簇的韓公府會已經寅吃卯糧了。

  “哎,如果早三十年的話,義田之法確實不錯,可現如今太晚了。”老太君嘆氣地說道。

  林茹之知道老太君根本不想變法,估計是想著安度晚年,至于其他的事情就和她無關了,不管是分家也好、抄家也罷,等她百年以后,都無所謂了。

  這種心態也很好理解,她老了,已經沒有雄心壯志,只要她活著的時候韓府還是好好的一家就行了。

  如果沒有林茹之這個變數的話,老太君的愿望還是能實現的。但因為變數,韓府被無數眼睛盯著,他們不見得愿意看到韓府憑借林茹之崛起。

  “丫頭,你既然知道韓府的難處,就應該好好學習,未來這個家得靠你了。”老太君和其他人差不多,都把林茹之當做了唯一的希望。

  只要林茹之對楚國有用,那么就算韓府犯下了天大的錯誤,陛下說不定也會看在林茹之的面子上,放過韓府。

  因為如果林茹之強大到連皇帝都需要依賴她的話,那么皇帝自然會妥協。如果皇帝真的辦了韓府,那皇室和林茹之之間就有了間隙,就會擔心林茹之不幫忙。所以皇帝為了投資未來,也可能不會追究韓府的罪過。

  但林茹之必須展現天賦才行,得讓大家知道投資她是值得的,現在忍氣吞聲未來會有更多的收益。

  老太君早就把林茹之當做韓府的保命符和秘密武器了,一切的希望都寄托在她身上,就看她的天賦是不是能強過韓府的罪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