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小說網 > 重生千金夢想家 > 第四十一章出謀劃策
  只要林茹之能為皇室所用,只要她能賺更多的錢,那么韓府霸占鹽道也是可以的。

  當然老太君不可能直接這么說,她只是希望陛下能看在長夢女孩的面子上能對韓府網開一面,別對韓府太嚴苛。

  有些話不用說得太明白,皇帝也大概知道韓府的情況。這就是交易,韓府的籌碼是林茹之,而皇帝的籌碼就是鹽道的職務。

  可能有人說這兩者并不等價,確實不等價,但只要交易雙方你情我愿,交易就能達成。

  皇帝需要的是未來,而韓府需要的是眼下。???.

  用林茹之的未來交換鹽道大臣的利潤。只要皇帝覺得合算,就可以進行交換。

  顯然皇帝是愿意的,因為長夢對他而言更重要,比一個錢袋子重要多了。而且皇帝還能通過炒作,先賺一些。

  老太君和皇帝達成了默契,但接下來她必須讓林茹之成材,否則這次交易將毫無意義。

  林茹之并不知道自己已經標價了,還在因為《九龍方塊》的售罄而高興,一夜之間就賣光了,她還以為是金子肯定會發光呢。

  吳弛卻看出了問題,不過他也沒說什么,沒有打擊弟子的積極性。

  《九龍方塊》,長夢女孩的作品,蘊含著秘密。不知什么時候,一個小夢境悄悄在楚國傳播。大家紛紛上手進行游玩,真的有人感覺自己在壘方塊的過程中獲得了神秘的感悟,可謂是玄之又玄,不可言喻,一切盡在不言中。

  這樣的人越來越多,加入夢境的人也越來越多。

  玩的人多了,《九龍方塊》的優點也不斷被挖掘出來。首先玩法簡單,雖然是重復操作但樂趣十足。然后就是三首背景音樂很洗腦,這三首背景音樂是林茹之記憶里提取的,當時她還沒有掌握樂理,三首音樂完全是簡單的循環曲調。

  但和楚國的音樂是大為不同,初聽覺得奇怪,但聽多了,旋律就在腦海里循環,揮之不去。

  還有就是積分系統,一個人打出了好成績就能高高在上,滿足玩家的成就感,又能激勵玩家為了更好的積分,努力挑戰高難度。

  “在高難度之中,隨著方塊越來越快地落下,我感覺整個靈魂空前地寧靜,世界似乎只有方塊與我,那一刻阿賴耶識的光芒通過方塊照耀在我的身上,我腰不酸了,腿不疼了,靈魂也受到了凈化。”也不知道這是不是托,他是毫不客氣地夸獎《九龍方塊》,說道:“大家都應該挑戰一下最高難度,真的能親近阿賴耶識。”

  這是一種生命感悟,只有經歷過的人才明白。

  “從來沒有玩過這樣的夢境,簡單卻充滿了神奇,不愧是長夢女孩的作品。據說這次的長夢女孩和歷史中記錄的還不一樣,她假死了三天三夜,從棺材里復活。我想她的靈魂肯定是進入了阿賴耶識的深處,獲取了阿賴耶識的秘密,所以她才能創造出如此奇怪又如此有趣的夢境。”也有人從作者的角度思考夢境的前緣后續,認為《九龍方塊》的奇特源于作者的經歷,她肯定是經歷了一般人無法企及的長夢,有非一般的領悟。

  不管是夸獎夢境有趣的,還是稱贊長夢神奇的,無不是在提升林茹之的名聲。

  總之《九龍方塊》是有價無市,一夢難求,一個小夢境竟然在黃牛手里賣出了大型夢境的價格。

  長夢少女的加持不可謂不強。

  林茹之通過張瑋了解了一切,聽到自己的夢境竟然被無良奸商賺了差價,恨不能立刻就加大復制量。

  “如果我是你,我是不會增加復制量的。”張瑋卻不同意林茹之增加產量。

  “為什么?與其讓奸商賺錢,不如增加復制量,讓我賺這個錢。”林茹之并不知道自己的發言有多危險,因為皇帝就是最大的黃牛。

  張瑋當然是有自己的理解的,說道:“小姐,第一,就算你增加產量,也會被他們一掃而空,市面上依舊不會有太多的量,因為這些奸商需要通過少量出貨保持高價,才能賺錢……”

  林茹之沉默了,確實沒想過別人可以掃貨。除非她能復制黃牛望塵莫及的數量,否則她的復制就是杯水車薪。事實就是她根本沒有那么多錢去對抗黃牛。就算增加了復制量,也是便宜了奸商。

  此時張瑋展現了比林茹之更強的大局觀,繼續說道:“第二,你也不可能一個人把錢全賺了,這些奸商雖然可惡,但為了高價銷售,會拼命為《九龍方塊》宣傳,不也很好么?第三,我認為小姐的夢境還需要更多的夢者回饋,不適合大量復制。”第一個原因已經把林茹之說服了,第二、第三個原因算是錦上添花。

  這算是饑餓營銷?

  林茹之沉默了,感覺自己在地球的時候雖然很努力地制作游戲,但一直沒有受到市場的認可,難道就是因為自己不會商業運營?

  “你說我的夢境還需要回饋,這是為何?”林茹之問道。

  “因為《九龍方塊》只是一個小夢境,雖然現在很多人稱贊,但其實還有更多人并沒有發聲,我們不能偏聽偏信,貿然加注。”張瑋并沒有因為大量的稱贊而沖昏頭腦,他知道還有很多沒有發言的人,這些人才是購買的主力。如果他們不覺得好,光是奸商的吆喝沒用。

  “小姐,你不覺得奇怪么?《九龍方塊》為何突然受到追捧,這幕后怕是有人要拿小姐你做文章。已經有人迫不及待地希望依靠長夢女孩的名頭賺錢了,有人盯上你了。”張瑋倒是不覺得奇怪,早晚的事情。

  長夢就好像是一面旗幟,一旦豎起來,自然會有人和資金聚攏過來。只是林姑娘現在還沒準備好,她的實力還不夠。

  林茹之想到了地球的流量明星,他們都是被資本捧起來的賺錢工具,沒想到換了一個世界,自己也要和資本較量了。

  老實說在地球的時候,她總覺得自己做個獨立制作人就很好,而資本都是邪惡的,會扼殺創意和靈魂。不過在地球的失敗也讓她深刻地意識到資本就好像狂風,只要這陣狂風吹過,母豬都能起飛。

  看來自己在異世界要享受母豬的待遇了,當然林茹之很冷靜,她看向比她更冷靜的張偉。意識到這位先生是自己最需要的狗頭軍師,于是誠懇地說道:“還請先生教我以后應該如何是好。”

  雖然學生才十歲,但比起韓老爺而言,她的表現可謂是謙遜謹慎,善聽忠言了。

  張瑋沒有立刻回答,而是說道:“我得去收集更多的情報,給我一點考慮的時間。”這也是他第一次獨當一面出謀劃策,需要時間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