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小說網 > 重生千金夢想家 > 第四十三章教訓
  服務業是一種依附性很強的職業,韓府的侍女又是服務業的巔峰。

  韓府的侍女主要分為兩種,一種是錢賣身契賣到韓府的,他們無家可歸,只能在韓府包吃包住,依附性最強。

  第二種屬于雇傭工,她們來韓府完全是工作,雖然平時住在韓府,但有假期還是得回家看看,為家長里短而煩惱。

  所以韓府如果完蛋,有賣身契的侍女可能是被轉手賣掉,也可能是直接恢復自由,讓他們自謀生路。

  而有家的侍女,她們肯定是回家,如果有辦法可以去其他貴族家繼續工作,當然也可以用手藝謀生。

  服務業的依附性讓服務業的上限和下限差距很大,村頭剃頭師傅剃頭只需要十元,但市中心的發廊一開口就是成百上千的價格。

  村頭的師傅可能是個穿著全是染發污跡工作服的大叔,而發廊里全是帥氣的精神小哥。先不管手藝如何,裝修肯定是截然不同。自然價格差距也是幾百倍的。

  芍藥、舒怡、輕語等韓府侍女年輕貌美,皆有強項,都是脫穎而出的佼佼者。但這不代表她們就必須和韓府同進同退,也有自己的算計,也有自己的心思。

  所以韓煜希望她們一心一意只關心自己就顯然想太多了,所以這次輕語說了幾句實話,點出韓煜和侍女不在一個階級上,而且韓煜不如林茹之更不如章初九。

  如果是以前,韓煜肯定是呵呵一笑,根本不理會這些話語。因為以前身邊根本沒有榜樣,就算是有人勸解,他也只當耳邊風。搞得那些勸解的人很是納悶,他們明明說的很對,不知道有什么好笑的。

  現在韓煜賭氣了,大家都覺得他不上進,明明他已經幫忙了,卻得不到和章初九相同的待遇,生氣了。

  輕語見韓煜如此,心里也不高興,自己勸公子上進,他到不高興了,就想著和章初九爭風吃醋,也不知道他怎么想的。她說道:“公子,我聽人說天下有三種人,一等人,聽到勸誡聞過則喜,林姑娘就是如此,她努力學習深怕自己不了解自己的不足。二等人,聽到勸誡會不高興,但也會努力改正。三等人,聽到有人勸解,他不但不改,反而會哈哈大笑。”

  韓煜感覺這話就是鋼針,扎得耳朵疼,原來自己就是三等人么?

  “你這個下人怎么也敢和主子說這種話?”韓煜是真的怒了,拿出了主人的威風。

  輕語見自己一片好心被當做驢肝肺,也是雙眼通紅地說道:“是啊,我就是個下人,干什么為主人家操心?隨你去吧。”

  舒怡聽到兩人吵架,連忙跑過來,一看就發現兩人都是淚眼汪汪,都是委屈巴巴的。立刻拉開兩人說道:“輕語,去取熏香來,院里用完了。”“公子,別生氣了,你也知道輕語就是不會說話,不然也不會被改名輕語了,就是希望她輕聲細語,別禍從口出。可她不吸取教訓,總是說些不合時宜的話。”

  還是舒怡好,韓煜擦擦眼淚,牽著舒怡的手,乖乖回屋了。

  輕語一跺腳,掉頭去干活。路上遇到章初九,免不了又發了一通牢騷。

  章初九聽得出神,只感覺女神抱怨的神情也是那么美,聲音比百靈鳥還好聽。除了贊同,還是贊同。

  “輕語,你干什么呢。”芍藥見到兩人單獨相處,立刻出聲阻止,這事情可大可小,要是傳出風言風語可就影響女子的清白。

  “沒什么,就是聊聊。”輕語不明就里地說道,

  “別聊了,我有些事情要和你說。”芍藥得把輕語帶走。

  “九哥,我先走了。”輕語說道。

  章初九的眼珠子恨不能跟著輕語的背影一起離開,深呼吸,似乎要把輕語經過的空氣全部吸入肺中。

  芍藥把輕語帶到了翡翠園,問她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

  輕語也是快人快語,就把自己和嫡長孫的矛盾說了出來,之前和章初九說了一遍,再說就很平靜了,沒有了怒氣只有委屈。畢竟她也是為了韓煜好,沒想成對方根本不領情。

  芍藥聽完,不由白了對方一眼,說道:“你是活該,你還真以為公子平日里對我們嘻嘻哈哈,就把我們當做自己人了?我們只是下人,主人對我們好,那是施舍,我們自己卻不能忘記身份。”

  “可是公子平時對我們很好啊。”輕語顯然是已經僭越了,只能說韓煜平時確實不像樣。

  “呵呵,公子對你好,你不能拒絕。那公子對你壞,你就能拒絕?”“聽姐姐一言,別因為公子的態度,就覺得自己可以勸解公子。惹怒了他,有你好受的。”芍藥很認真地說道,提醒姐妹認識到自己的身份。

  輕語愕然,顯然是有些不適應,因為在韓煜身邊呆的時間長了,真的是不把自己當外人了。因為韓煜確實很大度,有什么好玩好吃的都會分享出來。輕語享受著和韓煜差不多的吃穿用度,有時候確實是會忘記自己只是個婢女。

  芍藥見輕語在思考,就繼續說道:“公子小姐年紀小不懂事,才總會把自己的東西送給我們,等他們長大了,就會漸漸明白錢財來的不容易,就不會再輕易地賞賜了,甚至會防著我們。就說我以前在林香院里,王夫人就一直防著我們這些下人,深怕我們趁她不注意偷盜錢財。”

  輕語沉默著,顯然她不得不面對殘酷的現實,主從有別。她就是個下人,根本輪不到她為主子著想,只要做好婢女的工作就行了,其他的話根本不用多說。

  芍藥見輕語的表情就知道話已經聽進去了,但她還有一些話要說:“還有,你和那個章初九是不是有什么?”

  “沒有啊,九哥只是時常幫我干活。”輕語并不認為兩人之間有什么。

  芍藥也沒證據,只能說道:“沒什么最好,這里可是韓府后院,以前也有過家丁和女婢偷情的事情,后來都被老太君抓住趕出了府。所以你可千萬別有什么非分之想,不然肯定會被趕出去。”

  韓府可是服務業的頂點,條件很好,收入不低,不是隨便就能放棄的。再說了能進入韓府,肯定有親戚也在韓府辦差,要是被趕出去,在家族面前也抬不起頭。

  韓府招人肯定是讓知根知底的人介紹,所以基本上就是有空缺,然后讓廚子、園丁、馬夫等等仆人介紹親戚進來,只要做得好就留下來。

  輕語就是廚子的外甥女,要是被趕出去,肯定會被全家人埋怨,所以她立刻點頭表示自己不會和章初九發生點什么的,一定保持距離。

  “知道就好,回去吧,以后本分一些。”芍藥雖然年紀比輕語大不了兩年,但經驗十足,心眼也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