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小說網 > 重生千金夢想家 > 第四十四章情報
  芍藥對輕語一番推心置腹,看著輕語離開,自己也忙自己的去了。她是這樣勸輕語的,自己也是這么做的,克制自己,不能因為林姑娘對她客氣就沒大沒小。

  在她看來,林姑娘對她好,那自己就應該小心翼翼維持,而不是得寸進尺。她認為林姑娘的友好態度是因為自己之前的盡職換來的,是之前的工作成績。自己可不能因為得意忘形就破壞這個工作成果,不能忘記自己的職責。

  林茹之和韓煜還是不同的,韓煜是沒大沒小,因為不斷從老太君手里得到禮物,所以他自己也不珍惜,全部和侍女分享,但他的出發點并不是因為覺得侍女和自己是平等的,只是覺得自己可以分享就分享了。

  但林茹之卻是把芍藥放在平等的地位上,她把手里的資源分給芍藥有一大部分是感謝。畢竟芍藥把她照顧得那么好,她都不好意思了。

  林茹之和張瑋正在房間內上課,一對一,林茹之坐在書桌后面,椅子上墊了芍藥縫的墊子,讓她能夠得著書桌。

  張瑋坐在一旁,手里拿著書,講解書中內容。

  異世界有很多需要學習的東西,比如宗教,夢神教是最大的宗教,他們認為人生皆苦,只有成為夢神,回歸阿賴耶識才能脫離苦海,回歸真實。

  還有生死觀,有一種生死觀認為人活著就是一場夢,死亡就是蘇醒了,在另一個世界蘇醒。所以死亡只是另一個開始。

  還有哲學思想,人為處事應該如夢如幻,不要太糾結得失,人間失去,夢中得之。認為人間和夢境是一個平衡,在人間失去什么,可以在夢境中獲得。反之,在夢境中失去什么,在人間也能有所收獲。

  因為有平衡,所以不能因為得到利益而高興,也不應該因為失去利益而悲傷。

  當然戰爭是人類永恒的話題,異世界并不缺少戰爭,而且戰爭的烈度很大。一百年前,楚國十萬將士死保云夢澤,最后被齊魏聯軍圍殲,十不存一,只有三千人幸存了下來。

  一戰之后,楚國精銳盡失,然后齊魏聯軍攻入楚國腹地,斬殺神龍才揚長而去。楚國十萬大軍里有一萬是造夢師,三千是取夢師,一戰損失這么多的人才,到現在楚國都沒有緩過氣來。

  加上楚國得購買糧食,一直以來都屬于不上不下的尷尬位置,根本沒余錢培養人才。

  張瑋娓娓道來,傳授林茹之關于異世界的方方面面。歷史、地理、風俗、政治、軍事、經濟、文化、哲學……可謂傾囊相授。

  吳弛從不打擾他們的課程,因為他知道弟子缺少這些常識,而常識是造夢師必不可少的基礎。有了這些才能在夢境中還原真實的世界,才能有異世界人能夠理解的邏輯。

  老實說重新了解一個完整的知識體系還是很難的,林茹之在地球接受了一套體系,現在又要接受異世界的一套體系。她感覺自己現在就好像是移民了一樣,只是別人是從祖國移民到外國,他是從地球移民到了異世界,受到了不同文化的沖擊。

  好在異世界的基本邏輯并沒有和林茹之在地球所學的那套有南轅北轍的差距,很多地方還是重合的。

  林茹之感覺異世界的基本邏輯類似莊周夢蝶,不知道自己是莊周還是蝴蝶。

  有相似就好,林茹之也是努力地去領悟。

  下課之后,芍藥已經準備好了茶水,張瑋會喝了茶之后才下班。他不住在韓府,得回家,不過他不介意多喝一杯好茶。

  張瑋家是經商的,家里有兩個店鋪,一個出租,一個由父母經營絲綢店,屬于中產,而他做韓府幕僚,工資很高。但和韓府相比,張家就是小螞蟻,而韓府則是個大象。韓府的用度都是中產家庭不可能支撐的,就說這上好的茶葉,張瑋根本喝不起,只能在韓府蹭。

  林茹之也發現張先生喜歡喝茶,所以也是讓芍藥下課之后準備茶水,喝完再讓先生回去。

  當然這又是一筆開支,上等茶葉可不便宜,韓府現在這經濟狀況下,喝茶也屬于鋪張浪費了。不過先生畢竟是先生,就算以后林茹之自己賺錢也得給先生喝杯好茶。

  喝完茶,張瑋心滿意足地下班去了。

  林茹之和芍藥聊天:“下午的時候,有誰來找過我么?”

  “沒有,就是輕語來過,受公子批評,覺得委屈,就安慰了她幾句。”芍藥輕描淡寫地說道。

  林茹之點點頭說道:“我先做作業,吃晚飯的時候叫我。”

  “小姐,我先幫你熏一熏被子。”芍藥手腳麻利地準備了香爐,去臥室熏被窩去了。現在她不用暖床了,不過天氣溫暖起來,蚊蟲也會冒出來,所以晚上多了一個熏被窩的工作。

  林茹之可謂是細皮嫩肉,要是被蚊蟲叮咬,肯定是一咬一個大包。能說什么呢?真的是腐敗的貴族生活,真的是衣來張口飯來張口,什么事情都有別人安排妥當,自己只要認真學習就行了。

  “小姐,有件事情不知道當講不當講。”芍藥一邊熏被褥,一邊說道。

  林茹之覺得好笑,都開口了,還有什么不好講的,于是說道:“你說吧。”

  “那我就說了,最近那個章初九有些行為,我覺得不妥。”芍藥說道。

  “你是說他和府內的姑娘太親近了?”林茹之問道。

  “不止如此,我發現章初九好像還在討好李媽媽,聽李媽媽的意思,她想要認章初九做干兒子。”芍藥說出了一個重磅消息。

  李媽媽就是小蘿莉的奶媽,就住在翡翠園里,負責幫林茹之洗洗衣服,偶爾幫林茹之做點家鄉糕點,提前進入養老階段了。她和林茹之一樣背井離鄉,孤孤單單很是寂寞。

  奶娘要收干兒子?

  這倒是林茹之沒想到的,沒想到奶娘不聲不響、冷不丁來了這么一出。當然可以理解,畢竟身在人生地不熟的異鄉,肯定是沒有著落。特別是林茹之差點就死過去,如果她死了,奶娘在韓府估計也待不下去了,估計得送回老家。

  可奶娘并不想回去,想在京城落腳,不能只靠林茹之,還得自己想辦法。

  芍藥說道:“李媽媽的心思倒也理解,只是章初九這人油嘴滑舌,不像好人。”

  林茹之倒是不覺得有問題,章初九要是不油嘴滑舌,怎么在街頭混?芍藥這完全是偏見,畢竟她沒有經歷過流落街頭。

  “只要孝順就行。”林茹之說道:“找個時間,我得和章初九聊聊。”兩人自從街頭說了兩句之外,之后就沒說話的機會。章初九一直在忙,林茹之也沒閑著,都是匆匆見面,根本沒有聊過。

  “要不先找李媽媽聊一下?”芍藥說道。

  “嗯,應該的。”林茹之復活之后,奶娘也一直在照顧她,如果她真的想要認干兒子,自己確實應該幫幫忙,說道:“吃飯的時候正好問問。”

  不知不覺中芍藥已經成為林茹之在韓府的耳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