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小說網 > 重生千金夢想家 > 第四十七章標準
  雖然降低游戲門檻的想法被仙子給否定了,不過林茹之并沒有放棄,說道:“仙子姐姐,那有沒有格斗夢境?就是專門兩個夢者進行戰斗的夢境?”

  “當然有了,而且還有不少呢。”

  “那么斗舞呢?”林茹之問道。

  “這個倒是沒聽說過。”

  林茹之說道:“那我們就開發個斗舞的夢境。然后我們說是賣舞,其實是賣音樂,外加一些通過跳舞比積分的游戲方法。我想差不多就可以了,不用太復雜。”

  仙子說道:“你是造夢師,當然是你說了算。不過如果需要音樂的話,只靠你和我怕是辦不到吧。”

  “韓府有個戲班子,可以找他們。”林茹之知道韓府有一個樂器齊備的戲班子,可以找他們配合一起奏樂和編舞。

  戲班子當然又是一大筆開支,不過韓府就是要假裝自己有錢,這樣才能繼續借錢。所以就算戲班子費錢,依舊需要培養。

  不得不說韓府現在的財政真的是一塌糊涂,突然有一天說精簡人員也是可能的。在精簡之前,林茹之就要把這些資源利用起來。

  反正就算她不用,戲班子也是養著。

  雖然平時都沒有演出,但戲班子的水平非常高,畢竟是韓府的面子工程,光是顏值這一塊就吃得死死的。整個戲班子有三十六個人,能唱能跳,各種樂器也是相當嫻熟。

  林茹之需要他們配合,老太君自然不會說不。外孫女的成績直接關系韓府的未來,所以她是全力支持造夢大業。

  有了整個戲班子的配合,就可以正式開始工作了。

  這次的種子是林茹之自己花錢買的,之前《九龍方塊》脫銷,小賺了一筆。所有的利潤就是新夢境的啟動資金,爭取做到收支平衡。

  戲班很配合,作為依附性比婢女還強的職業,戲子可謂是毫無自由。婢女失業之后,還能靠雙手去勞動。戲子就不行了,他們學習的說學逗唱很難找到謀生的方法,只能依附他人。

  所以說戲子無義,那是因為戲子不依附你,就依附別人,他們沒有什么選擇權。同時要維持自己的最佳狀態,衣服要錢,胭脂要錢,保養要錢,各種花費極大。沒有錢是不行的,所以不得不去依附,除非他們不做戲子了。

  現在戲班依附于韓府,那自然是韓府說什么就是什么。

  林茹之要求他們演出一些傳統曲目,然后她會進行編排。她很快就發現一個個曲目的編排太麻煩了,于是她準備先打造一個合成聲音的夢境作為基礎,然后所有的音樂全部通過這個夢境進行整理。

  “妖孽就是妖孽。”吳弛發現弟子再次無師自通,學會了‘標準夢境’的設置。

  一個夢境可能需要幾個造夢師進行,那么這些造夢師如何合作,那就是需要一個框架,這個框架就是‘標準夢境’,在這個標準夢境下,造夢的設計不會出現大小不合適的現象。

  比如一個夢境需要一個大型的宏偉建筑,到底有多大?總不能通過眼神就理解需求,光靠說也說不明白,所以就需要一個標準框架,這樣以來,造夢師的造夢就能符合要求了。

  至于規矩那是現實中的東西,在夢境中沒有規矩這說法。因為夢境只有一個統一的度量衡那就是‘念’,這不是長度單位,不是重量單位,而是能量單位。

  “師父,你夸獎就夸獎,別總說我是妖孽,別人聽了還真以為我是什么妖怪轉世呢。”林茹之表示低調一點,她就是個穿越者,可不是什么智多近妖的怪物,擔不起妖孽的稱號。

  “哈哈,小小年紀竟然就知道要面子了。”吳弛說道:“說你是妖孽只是稱述事實。你可知道夢和夢的是用什么衡量的么?”

  林茹之皺眉思考,回憶自己之前看的教科書,還真有,于是說道:“是念,夢境分為種子和造夢兩個部分,種子的念能加上造夢使用的念能,就能體現出夢境的大小。”

  “沒錯,是念,但念并不是體現大小,只是花費能量的多少。一個花費大量念能的夢境也可能很小,但靈魂進入其中卻不會有感覺。因為夢與夢之間并沒有度量衡,一切的一切都只是靈魂的感知,那是超越空間尺度的第七識。所以你在夢境中可以走很遠,這些都只是你靈魂的感覺,而不是現世的距離,你理解么?”

  老實說需要消化的時間,因為突然冒出一個第七識,林茹之根本就沒做好思想準備,問道:“什么是第七識?”

  “第七識并不在人的身上,而是人和阿賴耶識之間,屬于一種特殊的靈魂效果。你現在也不用太理解,只要知道因為第七識的存在,我們在夢境中的感官和現實中的感官是不同的,明白這點就行了。因為夢和夢之間沒有度量衡,所以不同的造夢師為了統一標準,就會先創造一個‘標準夢境’,就和你現在做的一樣。”

  林茹之還是要問道:“師父,如果說夢境都是靈魂的感覺,那為什么還要以假亂真?”

  “好問題。以假亂真欺騙的并不是阿賴耶識,欺騙的是我們自己。”吳弛說道:“其實高端造夢師都知道夢境和現實之間存在巨大差距。但靈魂不會這么認為,靈魂在夢中是分不清現實和夢境的。當靈魂相信的時候,就能從阿賴耶識中獲得力量,這就行了。”“你也不用糾結現實和夢境的差距,不用糾結夢和夢的不同,只要你能用夢欺騙靈魂,那么現實中的空間和時間也會為之改變。”

  林茹之也沒糾結,而是若有所思地說道:“空間是假的,時間也是假的,只有念能是真的。師父,是不是這個道理?”既然現實和夢境、夢境和夢境的時空都不能相同,那么唯一相同的念能就是關鍵了。

  身體和靈魂感受到的一切都可以是幻覺,但念能絕對是實實在在的力量。可以改變夢境,也能改變現實。

  “可以這么理解。總之你能想到標準夢境,說明你確實在認真地實踐。至于那些夢與現實的亂七八糟的東西,你也不用太過了解,想得太多反而不好。”吳弛說道。

  林茹之表示了解,就和地球上的哲學一樣,就好像是個坑,跳進去反而爬不出來了。所以不如少想一點,反正也不影響造夢和取夢。

  哲學的事情就讓那些那些哲學家去思考吧,林茹之只是普通人,就不去想那些事情了。

  誤打誤撞有了標準夢境,造夢的時候就不用每一個細節都要重新比對了,直接按照標準夢境來就行了,比如音節的高低,比如節奏的快慢,不用每次都進行從零到有的測試。

  只要比照一下標準,差距不大就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