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小說網 > 主角是張行白有思的小説免費閱讀 > 第二十二章 坊里行 (10)
  張行這些日子天天往來,對自家旗主的這間酒肆知之甚詳:???.

  酒肆挨著坊墻建立,足足三層,隔著坊墻便是洛水南側的水街,平素放下木制樓梯,亮出酒旗,便是一處好營生。

  這個好營生可不是說酒水賣的好賣的快,而是說人家馮庸馮總旗早年就是這洛河附近的潑皮,只因為長得俊俏得了美人資助,才以販糖漸漸起家,所謂既懂東都市井,又天然對商貿上的事務了然于心,再加上后來做了總旗,名正言順看著四個坊,便不免做起了坐地虎的生意。

  上下左右,南來北往,這家貨物滯銷,那家急需某類貨品,東面來的熟客一時缺了寸頭,西面來的大客戶銀子太多不敢一次帶上路,都不免有所求、有所需……而到了晚間時分,洛水舟船不斷,河岸上鮮有安穩地方落腳,遠遠一處木梯伸出,酒旗高懸,心里有見識的客商們不免心里稍安,知道這是個穩妥去處,等到三言兩語在其中尋得出路,談定生意,都免不了要給馮旗主一份抽水的。

  這才是真正的大生意……尤其是日久天長,名聲在外,熟客漸多。

  也正是為此,酒肆朝著坊內的方向就不免淪為后宅了,但也是足夠寬闊的大院子,養著二三十個男女仆婦,正堂、偏院,臥房、祠堂,該有的都有,無論如何都是合乎一個東都財主兼七品總旗身份的。

  張行在此地溜達過兩次,大約記得形狀,早早趁著暮色翻過墻,先登了閣樓窺探一下形勢,便趕緊趁著仆婦們都往廚房用飯瞧瞧攀到了祠堂上面,根本不顧下面供奉著三輝四御七位至尊,直接躺在了翹腳屋檐的背后,靜待時機。

  選擇這里,首先是因為祠堂屋頂的形狀,便于躲藏;其次是祠堂位于后院,卡在酒肆和坊內大院的中間,既可在發現目標后方便移動,也可以在入夜前聽取往來酒肆、大院的人員交談,盡可能獲得一些情報、言語。

  不過,不知道是不是馮庸夫婦馭下極嚴,即便是馮庸本人不在家,這些仆婦往來也都只是說些尋常話,很少有嚼舌根的,張行聽了半日,除了兩個仆從抱怨了最近打包財物太辛苦外,連聲多余抱怨都沒有,更不要說什么私宅秘辛了。

  至于打包財物,怕也是沒辦法的事情,青魚幫那么大利市,光明正大拿下,肯定是要按照規矩從上到下,從公到私層層到位的,這筆錢對于馮庸來說宛如雞肋,此人真正在意的恐怕還是能否落成功勞,而想要功勞,無疑是需要走一走門路的……馮庸這些天只是早間在酒肆露一面,就不停往洛河對面跑,很明顯就是在跑關系。

  念頭閃過,張行突然覺得哪里有些不對,馮庸為什么要升官?

  他不是要避禍嗎?

  還是說他本質上是個官迷,之前言語表態都是迷惑外人的?

  來不及多想了……東都城有宵禁,馮庸不可能在外面待太久,而且這年頭本就是一個日出而作日入而息的規矩,城市里稍微晚一些但也不會晚太多……就在張行躺在祠堂上面抱著刀看大小雙月發呆的時候,酒肆對著水街那邊一陣喧嘩,果然是馮總旗讓人搭了梯子,直接從水街上來了。

  而且,讓張行異常失望的是,馮庸并沒有如期待的那樣在外面喝醉,而是很遠便能聽到他那平順的語調與干脆利索的言語。

  張行不敢輕易動彈,只能繼續在祠堂上面干等,然后繼續看月亮。

  又等了許久,待馮庸夫婦用完餐,居然直接在酒肆那邊歇了下來……這又是一個計劃之外的事情,張行無奈,只好接著看月亮,一直等到仆婦們也都安歇,這才小心翼翼的下了樓,然后施展長生真氣,爬上了酒肆,卻是照著記憶,小心翼翼的挪到了臥房這里。

  當然,他沒有愚蠢到去踩上松散的瓦片,而是使出真氣,半是攀附半是依靠在屋檐下一處藏在陰影中的側墻上。

  終于,隨著房頂一只被驚動的烏鴉騰空而起,張行終于從天窗那里聽到了屋內的對話,而且,下面這對夫婦居然正在說自己。

  “所以我說你這事辦的太急了!辦岔了!”馮夫人明顯在生氣。

  “我能如何?”馮庸的聲音也顯得有些氣急敗壞。“我當日當時也是有些猶豫的,覺得那張行是個狠戾的主,又來歷不明不想把他捎待進這事,但之前不是你定的嗎?說小趙蠢,說這個姓張的沒有根基,正好搭伙送進去,臨到跟前,也不好改的!”

  “所以這事怪我了?”

  “沒有怪你……我不是在想轍嗎?”馮庸似乎嘆了口氣。

  接著是一陣漫長的沉默,漫長到趴在屋的張行幾乎以為二人睡著,不過即便如此,他也只是一動不動,甚至連表情都無。

  “現在的問題是,張行那廝稀奇古怪逃出來且不提,只是來討要小玉這件事,倒說的頗合情理。”馮庸的聲音忽然打破了沉默。“要是不給,顯得怪異,甚至讓他生疑,可要是給了,又怕小玉心里存了些怨恨,或者是猜到了一些事情,到了張行那里反而給他一些說法……你是這意思?”

  “對!”馮夫人明顯還帶著氣。

  “你有什么主意?”

  “殺了小玉呢?”馮夫人宛如在說殺一只雞。

  “平白無故的為什么又要殺人?”馮庸莫名其妙。“還殺小玉?”

  “我有個猜想……小玉怕是懷了小趙的種。”馮夫人忽然壓低了聲音。

  張行陡然一滯,但索性下面的人反應比他還大,倒是沒有暴露。

  “你確定?!”馮庸的聲音也陡然一急。

  “你喊什么?”馮夫人低聲呵斥道。“我也只是猜測……你想想,她之前跟小趙,就算一開始是逢場作戲,可小趙后來也是真心實意要贖她的,她也是個肉體凡胎的年輕女娃,怎么可能不動心?就像當年我不也被你勾搭的動了心?結果小趙死了幾天,前幾天哭的跟淚人一般,這幾日卻又沒事人一樣在酒肆里亂竄……我一開始沒多想,今日姓張的見她可憐要收了她,我才醒悟過來,她這怕不是有什么不得已,想要迫切找個接盤子的。”

  “也是。”馮庸一聲長嘆。“若是只她一人,何必這么著急……不過說句良心話,要不是局勢太急,真把小玉給了小趙,也未嘗不可。”

  “現在充好人了……我只提醒你,小玉要是真懷了,肚子里那可是小趙的種,再加上小玉說不得窺見了一二虛實,將來便是一個跟你有殺父之仇不共戴天的種。”

  “不共戴天就不共戴天好了。”馮庸有些不耐。“這世道,幾十年后的事情誰能顧得上?也不差這一個……現在的問題是,殺小玉容易,可小玉已經又入了姓張的眼,所以一旦殺起來,得連姓張的一塊殺。”

  “那就連姓張的一塊殺。”馮夫人依舊干脆。

  屋外的張行聽了這話,殊無表情,就好像那姓張的跟他沒關系一樣。

  “不行,我上次在青魚幫那里看出來了,姓張的是死人堆里爬出來的,不是東都這里的打手護院能比的。”馮庸認真回復。“除非能請到打通了奇經八脈那個層級的高手,再輔佐幾個縝密的心腹一起過去……”

  “心細的心腹找老王就是,但奇經八脈的高手,太貴了……”

  “你懂什么?那不光是貴……還老王,整天就是老王。”

  “老王……哼,老王怎么了?你要是掰扯這個,馮庸,我是不是可以說你不愿殺小玉也是存了其他心思?”馮夫人勃然大怒。

  “我不是那個意思。”馮庸趕緊辯解,儼然在床上地位較低。

  “算了,我今日不與你吵,你自己說,這不行,那不行,到底怎么辦?”馮夫人冷笑道。“明日一早,你要給人家張校尉答復的……一個使女,五十貫錢,你給不給?要不要繼續做你的體面總旗好哥哥?”

  “拖就是了。”馮庸悶聲以對。“跟老王打聲招呼,就說老王也是一般心思,想要小玉,我也為難,反正暫時不把人給他……”

  “拖能……”馮夫人原本似乎是要嘲諷,但剛一開口便似乎意識到什么,然后難得壓低了聲音。“轉升地方上黑綬的事情定下來了?”

  “功勛夠了,黑臉崔令官那里已經妥了,但只是李令官那里素來曉得我們有積蓄,明明有了這次的功勛,卻還是獅子大開口,捏死了不松手,我原本是想在他那邊再說一說的……但現在看來,與其花錢請人去殺姓張的,不如直接把錢給老李,速速了了此事……到時候咱們瞞住這件事,走前把姓張的支開,宰了小玉就上路,等他回來,什么就都了賬了。”

  “你就這么怕那個姓張的?”

  “不是怕姓張的,姓張的一個排頭兵,便是再狠戾,也就是一把刀,大不了花錢請更利的刀……關鍵還是局勢太嚇人了,要緊的也是時間,我如今一天都不敢待在東都。”馮庸語氣中明顯帶了一絲疲憊。“我去打聽了,楊逆的案子又被宮里一聲不吭扔了出來,主案的御史中丞肯定要被彈劾,事情恐怕要移交給刑部,到時候說不得就要立即起大獄……就算不起,等過半個月東夷那邊大敗的消息整個再傳過來,東都也一定會出天大的亂子……早走一日是一日,你千萬不要再生事了。”

  “什么就我生事?”馮夫人似乎不忿。

  “我不是再與你開玩笑!”馮庸語氣陡然嚴厲。“若不是你總是念著東都繁華,依著我的意思,楊逆造反前咱們就已經走荊襄老家了,何必又等到知曉前線大敗倉促計劃?若不是倉促計劃,你又動輒不看顧人命,何必送了小趙性命,還沾惹上一個姓張的來?還要一定殺了小玉?你以為人命是什么?咱們不是十幾年前的破落戶了,不能這么一直不擇手段了。”

  見到丈夫生氣,馮夫人嘟囔了一句什么,然后馮庸又想說什么,卻似乎又被什么堵了嘴,然后便是纏綿聲、急促呼吸聲、拍打聲與軟語聲。

  張行并沒有趁機動手,也沒有就此離開,只是把握機會松開手上真氣,小心在腳下踩實了而已。而等到屋內二人辛苦完畢,明顯有鼾聲響起,他依舊沒有動手,而是手腳并用,小心爬了下去,再然后,就只重新回到祠堂屋頂,望著雙月發呆而已。

  且說,事到如今,白日的敲山震虎起到了奇效,張行徹底驗證了自己的猜想,甚至了解到了不曾了解的真相。

  比如說青魚幫和孫倭瓜本身就是人馮總旗圈養的豬,只不過這頭豬不是用來他自己取財的,而是用來獻財立功的,是用來提桶跑路的。

  再比如說,馮庸夫婦二人對自己的評估明顯有些錯位,更加縝密的馮庸當日甚至是準備放自己一馬的,只因為三坊掃蕩太利索,事到臨頭只能順水推舟,按原計劃行事。

  還比如說,馮氏夫婦里面,真正的主導者居然是馮夫人。

  當然,這些都是細枝末節,因為無論怎么樣,張行的猜測都是沒大問題的:

  此時就在酒肆三層那里睡著的一對狗男女,不管有意無心,當日都事實上有斷送自己性命的舉止。這對夫婦,僅僅是因為自己是個新來的、沒有根基的,便要拿自己當祭品和犧牲,將青魚幫的安排給激活了,以完成自家的跑路計劃。

  不過話說回來,這二人連自家心腹的使女和下屬,都能輕易喊殺言棄的,要是顧慮他張行的性命反而顯得可笑。

  而且按照他們的自詡,怕是凡二十年間,這般事情不知道做了多少。

  那么,問題又回來了,知道了以后呢?

  該不該殺?

  該,這對狗男女,活該去死。

  能不能殺?

  能,因為馮庸明顯沒到奇經八脈的份上,趁他睡著摸進去一刀剁了,然后再剁了他老婆就是。

  要不要殺?

  說句良心話,張行猶豫了。

  原因再簡單不過,殺了一個即將升為六品黑綬的正七品總旗和他的夫人,后果很可能是他這個敗兵轉行的凈街虎不能承受的……酒肆往北百余步,就是洛水,洛水對面張行讓秦二郎候著的承福門其實就是紫微宮的一扇大門,宮內連北衙那種部門都有修行到宗師級別復陽的公公,其他高手就更不必說了。

  還有靖安臺本臺,馮庸是靖安臺東鎮撫司的七品總旗,已經準備轉任六品黑綬了,而靖安臺如白有思那種朱綬就有二十八個,此時東都城內最少有十余位。

  自己的人死了,還是這種級別的,肯定要查下來,查下來,就算秦寶不負他,僅憑自己這點伎倆和掩飾,能活命嗎?

  還有白有思那小娘皮,雖然對自己還算惜才,但人家同時鐵面無私、執法如山不行嗎?

  這么一想的話,之前秦寶的勸說的確是對的,對的不能再對,這跟砍衛瘤子不是一回事,那是以上凌下,這是以下犯上。

  而那個羅盤……怎么說呢?真是個好寶貝,心之所欲,便有所指。但幾乎每次成功指引后,都能給自己惹出對應量級的麻煩。

  要是沒有羅盤就好了!

  一瞬間,躺在祠堂上無聲望月的張行心中再度涌現出了這個念頭……沒有羅盤,自己雖有疑惑,可一直到這對夫婦離開東都,怕都不會弄清楚事情真相,也就不必如眼下這般為難了。

  要不算了?

  君子報仇,十年不晚……再說了,真要說報仇,真要說冤,不該是小趙嗎?自己犯得著為一場根本沒成的陰謀賭這口氣嗎?

  這么想,是不是有點自欺欺人?

  自欺欺人又如何?人死了,連欺人都沒法欺。

  一念至此,張行真的有些泄下氣來,事實上,他也真的就小心翼翼從祠堂下翻身下來了,然后繼續小心順著側院偏房,往坊內方向走去。

  然而,深更半夜,雙月之下,寂靜無聲的馮家大院邊墻上,隨著一陣風吹來,一度泄氣的張行卻又忽然止步。

  因為順這陣夏風,他隱約聽到了女子啜泣之聲。

  的的確確是有年輕女子在哭泣,但是不是小玉真不好說,只能說有點像,而張行既不想,也不敢去驗證:

  如果是怎么辦?

  如果不是又怎么辦?

  而聽了半日,張行終究漸漸不忍——自己可以君子報仇,十年不晚,可如果是小玉,如果小玉還真的在念著小趙,如果小玉肚子里還有一個孩子,自己今日一走,他們又如何呢?

  當日為何一定要殺原大?

  之前為何一定要剁了衛瘤子一只手?

  一陣夏風再度鼓起,張行忽然轉身,抱著懷中小趙的佩刀,一步一步往酒肆方向走去。

  他花了一刻鐘才重新爬上了酒肆第三層,然后花了半刻鐘小心翼翼的鉆入天窗,入得房內……此時馮氏夫婦依然熟睡,張行沒有著急動手,而是先將門栓小心取下,這才轉過身來,剝出小趙佩刀,然后運長生真氣于手臂,隔著被子狠狠一刀插入馮庸心口。

  馮庸吃痛,睜開眼睛,來不及呼喊,第二刀便已經襲來,正中他的咽喉。

  受了兩刀,這位總旗注定難活,但他的反應卻超出張行的預料,此人睜大眼睛看到張行,明知必死,然后努力抬手,卻沒有去捂傷口,也沒有去掙扎,反而強行允許真氣挪動臂膀指了指身側之人,復又勉強捂住自己口鼻,繼而死死盯著張行不動。

  張行心下醒悟,自然知道馮庸是想讓自己放過他的夫人……他們二人雖然心腸歹毒,卻到底是個真情實意的鴛鴦。

  然而,心中感慨,夜襲者面上卻絲毫不變,只是認真補刀,隔著被子連插了十幾下,待一股熱流涌入,幾乎要將這第五條正脈直接沖破時,情知馮庸已死,這才轉手一刀直接插入一旁馮夫人的咽喉。

  和馮庸一樣,馮夫人沒有當場死亡,反而隨著張行拔刀直接嗆起。

  張行見狀,只將被子往對方頭上一蒙,便又朝腹部亂戳起來……出乎意料,隨著馮夫人身體停止顫抖,張行明顯感覺到了又一股熱流,與之前殺三名修行者相比,非常非常微小,但卻切實存在的熱流。

  更有意思的是,這股子熱流涌入,卻只在肌膚表層轉了一圈,便消散在了夜空中,就好像是在說你不是我的歸宿一般。

  不過,現在不是考慮這些的時候,張行既殺此二人,便用帶血的被子仔細擦拭了一遍手中佩刀,然后將刀子插到馮庸身上,便要離去。

  而就當他轉身來到房門前時,卻又再度止步,似乎是突兀想起了一件自己忘記掉,但應該做的事情一般。

  想了一想,張行從旁邊柜子里取出一條干凈面巾,往床上蘸滿了血,運起長生真氣,一手攀在半墻上,一手在一旁半空墻壁上用簡體字奮力寫了三行字:

  十步殺一人,千里不留行。

  事了拂衣去,深藏身與名。

  殺人者,中州大俠李太白是也!

  寫完之后,張行推開門,借著月光又看了一看墻上的血字,便再不猶豫,直接運起真氣往酒肆北面而去,臨到坊墻,縱身一躍,待到洛水,便將外衣脫下,扔入水中,然后便拔足狂奔,繞行修行坊小趙家中方向,遠遠走了一圈,這才從南面往歸修業坊去了。

  回到偏院中,四下寂靜無聲,只有雙月交輝,宛若流光,鋪陳于上。

  說來也怪,明明之前為自己報仇都還覺得糾結,但現在因虛無縹緲哭聲為小趙報了仇,張行反而覺得渾身痛快,萬事都值了,等到稍一沖洗,甚至覺得腦中空明一片,干脆直接在院中打坐沖脈。

  而不過一時半刻,他便察覺自己肺部與右腳之間的這第五條正脈運行流暢,竟然是直接沖脈成功。

  此時,不過三更朝后而已。

  PS:感謝新盟主陵水小黑和雨的傘……這是本書第36和37萌……感激不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