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小說網 > 主角是張行白有思的小説免費閱讀 > 第一百一十九章 斬鯨行(11)
  自古至今,真龍神仙都有死在普通人手上的記錄,遑論被越級獵殺的凝丹、宗師之類高手?

  譬如去年年底,就有一位河北地區的老牌凝丹,在被窩里被仇家孫女捅了個對穿,淪為整個天下的笑話;再譬如去年年中,闖入靖安臺黑塔死掉的幾個凝丹高手中,便有一人是死在了一名奇經剛剛通了兩脈的黑綬水鞭之下,靠的就是簡單四相之陣。

  然而,即便如此,那也是極少見,否則就不會被人傳揚開了。

  轉回眼前,張行既殺了左游仙,踉蹌走出船來,只將長劍一立,短劍一舉,再運行真氣喊出那番話來,整個淮水上下,便似乎一時安靜下來。

  但僅僅是片刻后,復又像是沸騰起來一樣,轟然一時。

  大小船只蜂擁上前,岸上之人也全都翹首探頭來看,杜破陣更是親自上船,然后沙大通親自劃槳,將一只小船擺渡過去……須臾片刻,左游仙、左才侯的尸首便被抬出,張行也被杜破陣親手扶著上了船。

  “我真氣已盡,不好坐船。”張行一上來便叮囑道。“辛苦老杜送我上岸去……漁船被我弄得腌臜的不行,也莫忘了給人賠付。。”

  “我來,我來!”不待杜破陣言語,已經開始往北岸劃去的沙大通便忙不迭的應聲。“杜老大自去送張三爺,張三爺也自去見白巡檢……此地瑣碎小事,全都我來。”

  只能說,此人委實伶俐。

  上了岸,沙大通自去尋漁民夫婦,而張行在杜破陣的攙扶下走了幾步,剛剛落到白有思身前,更多的人便已經圍攏起來,幫會中的頭面人物,錦衣巡騎的同列,外加原本立在白有思身后的李清臣與數百甲士,端是氣勢驚人。

  見此情形,明白自己已經徹底安全的張行毫不客氣,卻居然先不去與白有思說話,而是回過又來,從容將左老大的金錐偷襲,自家的金錐反刺的過程大略說了出來,只是沒提后來的轉換真氣突襲罷了。

  然后當著所有人面,大大方方藏了兩把金錐,扔了兩把劍到旁邊的幫眾身上,便招呼眾人一起回去,不要再野地里浪蕩。

  而既然走陸路回去,自然是官面人物在前,江湖人物隨之,于是乎,與前面白有思身后的巡騎、甲士整肅一時不同,之前諸多聽得如癡如醉的豪客落在后面,便忍不住沿途議論紛紛。

  這個說:“張白綬若能河心喊一聲,我等必然一擁而上將這廝千刀萬剮了!日后也能說殺了個凝丹的東夷狗!”

  另一個便來懟:“河心幾十丈的距離,且不說如何敢在拼真氣的時候分心分氣來喊叫,便是喊了,你這個修為,也能飛過去嗎?必然也是倚天劍飛過去一劍砍了。”

  接著又有人感慨:“委實是張白綬困在河心孤舟死地,只能靠自己,猶然敢拼,不愧是拼命三郎。”

  結果,還有人想起了伍大郎:“另外一名絕世高手呢?莫不是司馬二龍?”

  當然,肯定還有人在那里繼續感慨:“萬萬沒想到,左二郎當年海外學藝的時候就死了,一直以來的子午劍則居然是個東夷間諜!”

  不過,議論最多的對象,卻還是左老大其人。

  畢竟,這可是左才侯,旁邊符離縣幾代土豪左氏的當家人,之前五六年渙水口乃至于整個淮河的幫派霸主,算是此番種種離奇事端里中大家最熟悉的核心故事人物。

  除此之外,大家也委實都不能理解,為什么左老大此番會做出這等行徑?

  說來說去,甚至有不少人漸漸自以為是起來,只當是白有思表面答應暗地里逼迫,此番絕命突襲是靖安臺蓄謀為之,所以不敢多言。

  唯獨寥寥幾人,想起左家如今處境,再加上之前匹馬而走的左老三,猜度到了一二……但也還只以為是左老大與靖安臺做了交易,不敢去想是張行主動放過了左老三,才有今日左老大拼了命進去一搏。

  另一邊,前面一群人高頭大馬先回到了鎮中,張行換了衣服就出來,與混若無事的白有思、面色鐵青的秦寶、神情復雜的李清臣,還有既懊惱又敬仰的周行范等同列說了幾句簡單閑話,心照不宣的沒有提及伍大郎,然后便干脆直接尋來杜破陣,準備告辭。

  “這便要走了?”杜破陣詫異至極。

  “本是公務出差,又不是走親戚,還要留幾天不成?”張行連連搖頭。“如今子午劍殺了,左老大沒了,長鯨幫拆了,淮右盟立起來了,規矩也說好了……接下來無外乎是上面派人下來抓人,清理間諜,你們配合處置一下這個案子便好……我剛剛和巡檢說了,都不愿意挨這事。”

  杜破陣微微頷首。

  而話至此處,張行稍微一頓,復又繼續叮囑:“左老三應該已經走了,但如果有萬一……我是說萬一……萬一此人落到你手上,替我放左老三一馬,我答應過左老大的。除此之外,左游仙的骨殖你速速替我火化了,著人送到東都我那里去,我也有許諾。”

  “這都簡單。”杜破陣點點頭,復又忍不住上前半步,懇切來對。“張三兄弟,這一回的事情,我感念你一輩子,淮右盟也感念你一輩子,日后但凡有差遣,無論大小,無論利害,你盡管言語一聲……咱們自此,便是一輩子的兄弟。”

  “若有那么一日,我自然不會矯情。”此時本該是英雄氣溢出的,尤其是杜破陣本身就是張行難得看中的人物,但這位靖安臺白綬經歷了這幾天的擔驚受怕和今日的破事,也的確有些無力之態。“但有些丑話總是要說在前頭的……”

  “你說。”

  “自古以來,都是共患難容易,共富貴難……我沒有針對你的意思,而是說這是人的本性,我自己當了一個小小白綬,就立即擺起官架子,頤指氣使起來了,哪里有資格指摘他人?”張行平靜敘述道。“所以,我今天必須跟你說清楚兩個事情,你要放寬心來接……首先,這淮右盟的局面,拱你上來便拱你上來了,我從未有過要挾恩圖報,或者拿這個架構做別的事的意思,朝廷、靖安臺、白氏或許有要求,但那是他們,與我無干,你就安心經營,不要多想!日后做多大的局面,都只是你杜破陣的局面!”

  杜破陣深呼吸了一口氣,重重頷首。

  “其次,我從未指望你真能將這淮右盟上下弄得如何公平妥當,做到大家都能大碗喝酒大碗吃肉的地步,但請務必記住咱們仙人洞里的言語,盡量對纖夫好一點……就這些了。”說著,張行抬手拱了一下,便轉身往白有思那里走去。

  此時,得到了白有思言語,周圍巡騎、甲士早已經散開,各自去打點行裝了,只有女巡檢一人抱著長劍在遠處長身而立,稍作等候。新筆趣閣

  “巡檢。”張行看了看周圍,先現行拱手。

  “說完了嗎?”白有思淡淡詢問。

  “不光是說完了,此地諸事也都已經完畢,可以走了。”張行干脆拱手,然后稍微一頓,復又緩聲來講。“多謝巡檢這般放任我……”

  “咱們何必如此生分?”白有思似乎努力想微笑以對,卻始終笑不出來,只能繼續表情淡漠。“這次反而是我救援不及……”

  “跟巡檢有什么關系?”張行認真以對。“在船里的時候我就想明白了……其實每人都有自家想法,也有自己的性情、計略,而不相干的人裝在一起,能做成什么事情固然是好的,但若是做不成,或者出什么岔子,卻也不該越過當事人怪別人的,又不是像咱們這般的上級下屬……今日的險情,其實就是那個什么伍大郎太冒失,跟其他人無關!”

  白有思抱著長劍,重重頷首:“沒錯,就是伍大郎太冒失!虧得他腿快,沒讓我逮到他!”

  張行旋即失笑。

  女巡檢醒悟過來,但終究不好再裝冷淡,便也終于微微一笑:“今日事罷,咱們便走吧。”

  張行只是含笑點頭:“不錯,正該事了拂衣去,深藏身與名。”

  白有思微微一怔,再度失笑。

  就這樣,既然暫時達成了統一立場,了了身后事,張行果然也干脆拂衣去了……乃是請白青天擺出青天大老娘們的威勢來,堂皇拒了各路豪杰的請見,然后當日下午便盡起錦衣巡騎,帶著三百甲士循著渙水向北。

  當然了,杜破陣既憑白接了這么大局面,本人又不是什么沒有豪氣的尋常人物,怎么可能讓那些甲士、巡騎白辛苦,他自己本人不好去,當日晚間便遣了自家心腹輔伯石追上,給巡騎與甲士們贈送了“盤纏”。

  真的是盤纏,字面意思上的盤纏,甲士們人人一貫錢,盤在腰上,巡騎們人人一個藏了銀餅子的纏腕……反倒是白有思和張行,根本沒有收到這些臨時送來的小錢。

  李清臣也毫不猶豫拒絕了自己那份。

  就這樣,草長鶯飛,春暖花開,眾人一行聲勢浩大,于勝春時節,一連走了五日,方才緩緩抵達彭城郡符離南境,并遇到了自北面龍岡來的兵部文吏與等候在此處的彭城本地黑綬。到此為止,白有思干脆將三百甲士移交給了兵部文吏,并與彭城黑綬做了正式的案情移交與文書署名。

  然后也不去親自抄檢犯下通敵、通匪大罪的左氏,而是帶著全體錦衣巡騎輕裝北上。三日后,就來到城父,與尚在等人的王代積作別。五日后,便與錢唐匯合。

  最后,居然搶在二月下旬之前,就飛馬抵達了東都城。

  而這一次回來,張行心情格外順暢,不說別的——城東的民夫大營空了八成,便已經讓人爽利了許多。

  “回稟白巡檢。”

  管理民夫大營的工部官員見到白有思后,比見到親爹還親,自然是有問必答。“明堂已經按時修好了,圣人二月初二長生節升堂,大為贊嘆,當場說咱們白尚書他老人家忠勤為國,行事干練,不愧是名門英俊……然后,尊府上就從吉安侯府變成英國公府了。”

  聽得此言,一眾巡騎也都按捺不住,紛紛當場恭喜自家巡檢。

  倒是張行,心中給白有思安了個大英長公主新號子,然后隨大流行禮稱賀的時候,猛地想起一事,然后立即向那工部員外郎來問:“英國公不是韓家的爵位嗎?”

  “這不巧了嗎?”那工部員外郎當場笑對。“就在上月底,現任英國公韓長眉來東都,準備參加長生節典禮,卻居然在典禮前沐浴齋戒期購買妖族舞女,還在府中召喚親故擺宴來看……圣人大怒,南衙公議,直接將奪了韓氏的爵位……不過,倒升了潼關韓引弓將軍的職位,如今韓引弓將軍做了一衛大將軍,去了北面。”

  好嘛,開國功臣里的韓家到底也被陛下給連擼帶拆弄干凈了。

  只能說,舊貴乏力,新貴崛起,只要君權日盛不出岔子,就肯定是這個趨勢。

  但這么一想的話,當日韓世雄那案子,第二巡組的眾人那般辛苦,卻又不知道是為了什么了……門戶私計是不錯,但門朝哪開,是誰的門,竟然都不好說了。

  “所以,只剩下一個通天塔了?”白有思顯然是不甚在意他爹這個爵位的,敷衍眾人后反而繼續來問原來的事宜。

  “是。”工部官員趕緊來對。“眼下是只有一個通天塔。”

  “眼下?”白有思自然聽出了含義。

  “不錯。”這工部員外郎四處看了幾眼,壓低了聲音,明顯小心起來。“就是前幾日的功夫,圣人以明堂修建妥當,再度提出要修三輝金柱,以定天地中樞……這一次,南衙相公們,包括咱們國公爺,都不贊同,據說紫微宮和南衙又僵起來了……甚至有傳聞,圣人發怒,可能要將通天塔的工程也從工部奪走,交予他處來做……當然,通天塔這事,也是個小工程,就是緩慢一些而已,交卸了也不足為慮,而且話還得反過來說,這種工程,不讓工部做,誰又能做?”

  包括張行,眾人全都沉默以對,這事還是裝作啥都不懂為好。

  而白有思曉得了民夫事宜,卻也不再多留,點點頭,問了對方名字,讓對方喜不自勝后,便率眾打馬入城。

  又是近兩月未歸,城內因為大部分民夫散去,復又一變,但一行人心思皆不在此,只是在北市旁的天街路口做了點驗……接下來,便是該回家回家,該往靖安臺交卸交卸了。

  但也就是此時,白有思忽然下馬,抱著長劍在天街邊廊下說了實話:“諸位……我已經應許了伏龍衛的差事,如果沒有大的差錯,咱們同列的緣分很可能便到此為止……你們中,可有人自覺修為、能力足夠,愿意隨我往伏龍衛的嗎?便是修為不足,只要你們開口,我也會努力替你們在伏龍衛那邊尋一個文職……實在不行,也保證你們還是在這邊做巡騎。”

  除了極少數知情人外,上下俱皆目瞪口呆,然后各自去看周圍人時,方才又醒悟——原來,當日胡彥回來,竟然是將巡組內的巡騎做了甄別,此時留下的,都是白有思親手提拔,或者平日里明顯有一番熱切的人。

  算是所謂白有思夾帶中人。

  當然,前提是,這一次也要跟著走才行,否則,也就是一番恩義了。

  “我愿意隨巡檢一行。”錢唐當仁不讓。

  “我也愿意。”張行早有言語,自然不會落后。

  “我愿意……我愿意隨……隨過去……但恐怕資歷不足。”周行范緊隨其后。

  “我也想去伏龍衛見識一二。”秦寶思索片刻,也主動出列。

  眾人理所當然看向了掛著白綬的李清臣。

  出乎意料,李清臣沉默片刻,居然認真拱手來對:“思……巡檢,此事容我三思。”

  白有思點頭以對,似乎并不意外,也并不在意。

  但接下來,真正讓白有思感到有些失落的事情還是發生了,剩下的十來騎巡騎里,居然只有兩三人應聲,而且都不是她真正特別看重的,儼然是存了靖安臺升職艱難,干脆投入白氏門下的意思。

  只是白有思也不好拒絕罷了。

  反而是留下來的人里面,平日多有穩健、誠實、勇悍之態。

  分列既成,接下來自然要分道揚鑣,而兩隊人一時都有些訕訕,誰也不好離開,便是白有思也明顯有些神色黯然、心情復雜。

  雙方僵持了片刻,忽然間,自北面天街上來了數名衣著華麗、配飾夸張、皆有兵刃的東都富貴游俠兒,他們馳馬經過天街,一時耀武揚威,好不嘚瑟。

  臨近不遠處,甚至還開始朝一個明顯有女眷的車隊唿哨起來,故意驚嚇挑逗。

  白有思看了片刻,忽然一笑,朝留下了那隊人下令:“去將這些人拿下,帶到刑部,每人打十鞭子,再讓他們家里贖人。”

  那隊人趕緊拱手,立即呼喊起來,熟練縱馬圍上,而白有思也趁機上馬,帶著這邊幾人轉身朝天街另一個方向而去。

  全程沉默的張行,自然也在其中。

  PS:感謝新盟主拯救大廚瑞恩……這名字,我有點麻爪了

  順便獻祭一把新書《鑄漢庭》,三國類新書,手機端下面有鏈接。